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5章老者嘱咐

    时间不等人,这时已经不容他们在拖拉了,大禹铁骑已经快要到了,此时,若是再不尽快作出决定。

    到时候,外有上官雄等铁骑大军,岐关内又有上官秋羽的铁卫等精锐大军。

    那时,两军夹击,内外夹攻之下,他们到时候再想逃,那机会可就大大减少了。

    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全军覆没于此,到时候,荒州境内的南蛮一众,不清楚岐关这边战况。

    到时,若是大禹军队不给其一点反应时间,径直的杀向荒州,其定然会被杀个措手不及。

    更重要的是,若是让上官雄一举占领了荒州,那么南蛮在天元城与南神候血通天僵峙的南蛮数百万大军。

    将会陷入被动,从而退路被断,陷入孤军奋战的局面,到时候天元城便会如同今日之岐关一般。

    成为死地,就算有坚城在手,但其亦非长久之策,其定然会陷入大禹南疆大军的包围中。

    渐渐消亡殆尽,到时候,失去军队庇护的南蛮一众,就算大禹不去找他们麻烦,南蛮定然也会被周边的小族吞并。

    那时候他们将会成为南蛮的罪人,想到这里,南蛮元帅哈尔巴总算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于是,开口道:

    “现今,咋们败局已定,其他的暂且不说,上官雄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想办法冲破岐关,逃脱此地。

    如今,大军覆灭是无法挽救得事实,咋们纵使拼死一战,也不过是多添了几条亡魂罢了,于事无补。

    而且,若是我们都死在了这里,那么我南蛮一族怕是会有灭族之祸。

    在荒州驻守的乌元帅,若是他没有得知咋们这里的消息,被上官雄派大军突袭。

    到时候,咋们好不容易收复的故土,很有可能会再一次被大禹抢走。

    到时候,远在天元城与大禹南神候对持的古元帅,他们便会陷入大禹军队的四面合围之中。

    孤军奋战,其下场如何,众人应该明白其结果会怎样。”

    众人一听,便知道南蛮元帅哈尔巴准备离开此地,却是不准备与这数百万族人同进退共生死。

    这完全是置数百万南蛮族人的生死于不顾,虽说其说的有道理,但是能这般果决的说出来,确实让一众南蛮首领心里很是不舒服。

    他哈尔巴能舍弃麾下数十万火神军而不顾,那是因为他就算没了这岐关城下数十万火神军。

    但他依旧还有数十万火神军在荒州境内,虽然麾下实力大损,但是,于自身却是没有太大的损失。

    因为火神军的士卒都是从各族中挑选出来的,其哈尔巴只不过是有这支部队的统帅权。

    并没有直接掌控的主导权,其只要各部落首领不支持他,那么他哈尔巴便会失去这火神军的统帅权。

    哈尔巴这么一说出口,一旁便有南蛮首领不悦道:

    “如今生死关头,莫非元帅打算丢下一众族人们不管不顾,让他们惨死再大禹的铁蹄之下。

    元帅之言,若让族人们听到,岂不是让一众族人们寒心。”

    面对那名首领的大义凌然,南蛮元帅哈尔巴冷笑的看了那名首领一眼,其很清楚,那人是想当了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

    如此说,就是想让他哈尔巴出来做这个替罪样,将这放弃数百万族人的事,都推到他身上。

    其险恶用心,让哈尔巴心下一冷,一道杀机不由从心底升起,此人若不是一部落的首领,又同为族人。

    其哈尔巴定然会将其斩杀当场,毕竟,这话要是传出去,他哈尔巴如何在南蛮一族中立足。

    其定然会被千夫所指,到时,他这元帅之职怕是当到头了。

    所以,其毫不掩饰的杀意,看的刚刚出言的那名首领直发毛,其心里暗自后悔。

    不说哈尔巴乃是南蛮元帅,其手掌最精锐的火神军,光光他那先天境的修为,便不是他能够随意诬陷的。

    不过,话已经说出来了,作为一方首领,其还是有点胆识,虽然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刚刚针对哈尔巴的话,但却并没有以此而道歉。

    哈尔巴知道,这里只有老者才有足够的威望决定这件事,于是不由对其问道:

    “老族长,你怎么说?”

    老者听到哈尔巴的话,摇了摇头,抬眼看向歪东倒西,少有人能够站立的一众南蛮士卒,不知心里再想些什么。

    “我老了,活不了多久了,跟着你们也是拖累。

    再说,大禹援军马上就要到了,总要有人留下来拦住他们,这时便交给老夫吧。

    我南蛮一族,就拜托诸位了。”

    说着老者躬身便要想向身旁众人行礼。

    听到老者这么一说,众人心里都轻松了许多,既然,连老者都同意自己等人离开,这让他们均有了离开的借口。

    毕竟,老者再蛮族中威望甚高,其一心为蛮族是众所周知的,这话从他嘴里面说出来。

    就算是族人们心中有不快,也们不会认为老者他费公念私,做出不利于族人的事。

    其既然做出这种决定,就肯定是为了蛮族着想,这样,这些首领们回到各自族群,也不会那么难堪。

    “哈元帅”这时,老者突然转头看向哈尔巴,对其叫道。

    “老族长”哈尔巴躬身道。

    老者点了点头,扶起哈尔巴,缓缓说道:

    “说句托大的话,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些年你做的一切,老夫都看在眼里。

    此番大难,我蛮族怕是无力在与大禹再图大禹了,其自保都甚难。

    老夫有一句话,还望哈元帅能够听进去,同时,帮老夫转告给族长和其他两位元帅。”

    哈尔巴知道,这是老者最后的交待了,其点头重重的道:

    “老族长,你说,我一定帮你转告给族长和其他两位元帅。”

    “此番我蛮族损失惨重,不易再与大禹为敌,也不能再与大禹交恶了。

    如今,大禹镇国公上官雄尚在南疆,其定然不会轻易放过我蛮族。

    所以,为了族人们着想,老夫希望族长能够带着族人们退出大禹南疆境内,重新退回山中,以保全我南蛮族一脉。”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