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0章南蛮举动

    很快,上官秋雨在伤兵营中所做的一切传遍了全军,一些将领对上官秋羽的行为有些不解。

    但那些普通士兵和从最低层爬上来的将领们,对上官秋羽却是发自内心的拥护。

    毕竟,没有谁敢保证自己哪天不会在战场上受伤,同样,不敢保证自己永远不会住进伤兵营,成为其中的一员。

    上官秋羽所做的举动,也让岐关内的一众士卒能够更加放心大胆的誓死拼杀。

    其不在因为害怕自己受了伤,而没有人搭理,自家上官对自己等人不闻不问,或是嫌麻烦直接一刀结束自己等人的生命。

    最让人意外的的,上官秋羽在同一众伤员们吃饭的时候,许诺此战结束之后,岐关内三十万大军。

    所有因伤而不能继续服役之人,退伍后,想回家的领赏回家。

    若是不想回家或是无家可归之人,可以跟着他上官秋羽,继续做他上官秋羽的手下。

    他上官秋羽给他们安排事情做,让他们不会因为自身残疾,而无法养活自己。

    这一做法让全军将士对上官秋羽的拥戴到了极点,没有人认为上官秋羽会说话不算话。

    就上官秋羽作为镇国公上官雄的孙儿这一身份,就让他们坚信上官秋羽不会说大话来骗他们。

    毕竟,上官雄的威望是深入人心的,他们自然不会认为上官秋羽会拿这种事来戏耍他们

    而且,就算这是上官秋羽的权宜之计,只是为了能够守住岐关,而事先许诺全军将士。

    但,既然从上官秋羽嘴中说出来,那么不论如何,若是他做不到其许下的承诺。

    那么,作为他的便宜爷爷镇国公上官雄,其定然会帮上官秋羽将其的许诺兑现。

    铁鹰和影老两人听了,并没有说什么,不论他们修为武功如何,在镇国公府的地位有多高。

    但他们毕竟只是手下,而上官秋羽作为主人,其根本就不需要与他们多解释什么。

    岐关外

    三十里处

    一群南蛮士卒正趁夜忙活着,一袋袋沙石被南蛮士卒连夜装袋送到南蛮岐关下的大营。

    细细数之下竟然有不下数十万计蛮人,其全部都是在暗中进行着,并没有搞得热火朝天,让岐关内的大禹士卒知晓。

    原本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瞒过上官秋羽,好待明日攻打岐关时,给上官秋羽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其殊不知上官秋羽早就知晓了他们的目的,从南蛮大军移动开始,上官秋羽便在系统地图上看到了这一切。

    只是知道了又如何,上官秋羽根本就阻止不了事情的发生,数百万南蛮大军在外,他还能出关偷袭他们不成。

    偷袭这样的行动,其必然需要像铁卫这样的精锐,但是,他很清楚,只要铁卫被他派出去偷袭这支部队。

    到时候,铁卫若是再想回来,就没有那么容易回到岐关了。

    南蛮定然会严防死守,不让铁卫重新回到岐关内,这样,上官秋羽便会暂时失去这么一股力量的援助。

    看见这么多南蛮士卒在夜间行动,其又怎么会没有防备,那里会让铁卫轻易得手。

    不过,南蛮有过墙梯,上官秋羽他自然也有予以应对的张良计。

    早在其上官秋羽猜到了南蛮的举动后,便已经想好了办法,到时候正好让南蛮自食其果。

    “元帅,这次那几个老顽固还挺干脆的嘛,要知道他们可是第一次这么卖力的听从元帅你的吩咐。”南蛮元帅哈尔巴的副将对其身前的元帅哈尔巴道。

    南蛮元帅哈尔巴听到自家副将如此说,其语气略带轻藐的说道:

    “此战关乎他们的身家性命,生死存亡的关键,他们怎能不急,又怎么能不卖力。”

    南蛮元帅哈尔巴的副将,不由为自家元帅抱不平道:

    “平日里,那些人面对元帅你的命令,其总是推三阻四的。

    如今在这种时候,才想将元帅你推出来,这让人见了着实气愤。”

    南蛮元帅哈尔巴摇了摇头,对自家副将说道:

    “呵呵,你啊,这脾气还是不知道改改,小心哪天吃大亏。”

    “嘿嘿,末将一直跟在元帅你身边,有什么亏能够让末将碰到。”

    哈尔巴见其不以为意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表示拿他没有办法。

    同时,自家副将如此性格,也很合他心意。

    不然哈尔巴也不会将其放在自己身边多年,自家副将的如影随形,赤胆忠心他却是很清楚明白的。

    正如自家副将所说,他跟在自己身边,虽然性格有些缺陷,但有自己在,他又怎么可能让自家副将吃亏。

    自家副将自然也明白这个粗浅的道理,其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

    早在昨日,南蛮元帅哈尔巴便已经想到了自家大军的不足,于是,请来军中的几名南蛮首领。

    道:如今攻程器械不足,现今之际,唯有以沙石填埋。

    堆彻出一条通向岐关城墙上的路,好让自家手下士卒能够一马平川,一涌而上,杀进歧关。

    这一主意得到了一众首领们的认同,于是,几家凑合在一起,各自抽调大军与哈尔巴,使其自行抉择。

    这时,南蛮元帅哈尔巴,突然想到在三军阵前,乌犇毫不给面子的扇了自己手下大将一巴掌。

    其心有所动道:

    “对了,乌犇部落的那个乌亘如何了,今日乌犇对着三军将士的面,打他脸,让他颜面大失,不知他私下里可有对乌犇心生怨言?”

    听到自家元帅这么一问,其摇了摇头,对自家元帅说道:

    “没有,那乌亘对乌犇忠心耿耿,虽然乌犇当众给了他一巴掌,但其却是不曾吐露半句怨言”

    听到自家手下回复说乌亘对乌犇并没有任何怨言,哈尔巴笑了笑,显得有些不以为意。

    蛮人性格刚毅,甚为血性,其就算是乌犇是乌亘的族长,他被其当着三军将士的面,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而且,乌亘本身并没有什么错,他亦是出于好意,才会向自家族长进言。

    然乌犇其不仅不理会,还狠狠的落了乌亘的面子,这让乌亘一个堂堂南蛮大将,其心里又如何好受。

    虽说不至于对其离心离德,但心中的怨言定然是有的,而如今自家副将说那乌亘竟然没有一点怨言。

    便说名了那乌亘并不是一个莽夫,而是一个能够藏的住事的人,如此大辱,其依旧能够忍而不发。

    想到这,南蛮元帅哈尔巴意有所指道:

    “不简单,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