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9章触动

    待铁一将上官秋羽所需要的清水,木板布条等东西都拿来之后,上官秋羽屏退旁人,独自一人帮那受伤的士卒清理、塑骨。

    为了能够治好其伤势,特意从系统中兑换了一份黑玉断续膏,贴敷在那名受伤士兵的腿上。

    最后,才用薄木板和布带帮其双腿固定起来,待做完这些,周围的人都齐齐的看向上官秋羽。

    刚刚上官秋羽那般不似作伪的认真模样,却是让一旁周围的伤员们心中不由自主的心生感动。

    他们没有想到上官秋羽竟然会为了他们这些士卒,亲自动手为他们治伤。

    受伤的士兵永远是军队最先遗弃的对象,这些大头兵当兵十数年,还从未见过上面的将军会对他们这些受伤的士兵这般。

    很多将领对于受伤的士兵都是采取不闻不问的方式,哪怕是像上官秋羽的便宜爷爷上官雄。

    他也只是在空闲的时候,偶尔过来慰问一下受伤的士兵,而且,其目的还是想要看看自己这边士兵损失到底如何?

    会不会因为伤亡过大,从而引起军心变动。

    像上官秋羽这样亲自动手为一小兵治伤的上官,他们却是从未见过。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所谓的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这么一说。

    很多人之所以选择当兵,其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想在军中立功,然后,以功劳换取朝廷所下发的功法。

    一个普通人,想要成为一个武者,那么功法是必不可缺少的,只有得到了功法,他们才能使自己变强,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强者走到哪都是受人尊重,而他们这种大头兵的生死,在上面的人眼中,其就犹如蝼蚁一般。

    大禹人口数量庞大,不怕没有人,更不怕招不到士兵,军中哪怕是再粗浅的武技,其亦是他们这些大头兵在外面所接触不到的,

    所以,只要那些将领能够稍稍为他们这些大头兵着想一些,处事公正无私,那么便会很容易得到他们这些底层士卒的拥戴支持。

    上官秋羽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呼了一口气,笑着对其说道:

    “好了,这段时间不要乱动,好生躺着修养一两个月,倒时候便可自行愈合。

    至于,能不能完全好利索,这个我却不能保证,但是一定能让你重新在站起来。”

    上官秋羽说得轻松,但其身前的两人,却是感激涕零。听到自己还能站起来,那断腿的士卒便要床给上官秋羽行礼。

    “砰砰”

    而他身旁的大汉听了,顿时直接跪倒在地,止不住的给上官秋羽磕头,口中感激涕零道:

    “小人多谢少将军,谢少将军大恩大德。”

    “哎,你别起来,刚刚不是说了吗?要你不要乱动,这么这么快就忘了。”

    上官秋羽一边拦下刚包扎好腿伤的士卒,一边向一旁的铁一使了下眼色,让他将受伤士兵的哥哥扶起来。

    “你可不要再乱动弹,我刚刚给你敷的那药可是很珍贵的,你若是因此好不了的话,那可就白费了我一番好意了。”

    上官秋雨夸大其词的对其说道,他倒不是心疼那一副黑玉断续膏,他只不过是不喜欢这种感恩来感恩去的场景。

    故意这么一说,其只不过是想让那名士兵不要乱动罢了。

    这种肉麻兮兮的场景,他身临其境下,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不得劲。

    说完,上官秋羽没有在此处多待,而是继续向其他伤员处而去,接下来,上官秋羽在又治好了几个伤员后,天色便已经渐渐暗去。

    “对了,医者够吗?药材可否充足?”刚出伤兵营,上官秋羽对身旁的伤兵营领事问道。

    一名年约四旬的中年文士点头向上官秋羽回道:

    “城中如今有千余名医者,其都是蛮族从荒州强掠过来的,城中药材充足,请少将军放心。”

    中年文士乃是上官秋羽攻下岐关之后,在岐关的大牢里面救出来的一名官员。

    听到一应药材都足够,上官秋羽随即对其说道:

    “那就好,我希望这些受伤的士兵最好都能活下来,只要有一线希望的,便不能放弃。”

    “是,下官明白。”

    虽然中年文士不明白上官秋羽为什么要救下这么多伤兵,这种明显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不过,他却是不会劝解上官秋羽,这种话不是他一个下属该问的,而且,也不是他的职责范围,他只需要听命行事便可。

    原本正在疾步而走的上官秋羽突然停了下来,随即对身旁的文士问道:

    “怎么?还没到晚饭时间吗?”

    文士听到上官秋羽的话,其心道不好,随即,连忙回道:

    “这个,下官这就命人去”

    上官秋羽自然知晓这是为什么,至于,为什么到此时还没有准备伤兵营的伙食,只怕是他也没有将伤兵营的事放在心上。

    对此,上官秋羽不由严厉道:

    “我在这告诉你,伤兵营中轻伤人员,若是死去超过百人,我便要你的脑袋,重伤人员若是死了三分之一,我亦要你的脑袋。

    还有,我要这些伤员尽快恢复伤势,所需要的食物必须的充足,他们每天的食物标准皆按全军士兵一样,不得有半点克扣。

    违者,死!”

    面对上官秋羽言词厉揭,文士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冷汗,随即躬身道:

    “是,下官遵命。”

    上官秋羽撇了他一眼,罢了罢手随口说道:

    “好了,你快下去准备吧,我今晚就在这伤兵营中用餐。”

    “是,下官这就去。”

    待中年文士离开之后,上官秋羽身旁的铁一不由叫道:

    “少将军”

    上官秋羽抬手,止住了铁一想要说的话,摇了摇头道:

    “不必多言,我自有主张,你派人去跟铁将军和韩将军说一声,让他们不用等我了。”

    “是,属下遵命。”铁一见上官秋羽这么说,随即,只得点了点头应是。

    在这伤兵营中,上官秋羽无时无刻不感受着这些士兵痛苦与无奈。

    这让他渐渐冰冷的心,逐渐回笼了过来,看到这些士卒的痛苦,他的心触动了。

    战场上的嗜血厮杀,生生死死,他皆能把持本心,但战后士卒们的痛苦,却是让其触动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