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7章攻城

    仇圣的男儿行中,上官秋羽最爱的便是下面几句。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素来无一真。

    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

    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

    宁教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名。

    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这几句道尽世间大丈夫,大好男儿该如何行事,杀人,杀人,杀人,杀尽前路一切阻碍自己的人。

    前世,上官秋羽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和平年代,法制社会却是不容他有这般想法,

    如今,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这个武者为尊的世界,他自然要以手中兵戈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千秋不朽业。

    在这条路上谁心软了,谁便输了,难以走到最后。乱世往往是枭雄之辈得战场,争雄,称雄皆在一念之间。

    英雄不适合乱世,也难以出现在英雄,其更多出现在国内平静,外族入侵之时。

    那时,往往才是英雄辈出的时代,他们保家卫国,被世人传颂,敬重,仰望,但英雄却往往难以得到善终。

    而乱世之中,那些被标榜英雄的人,他们的内心其实比之枭雄更加腹黑。

    所以,上官秋羽宁愿做一个真小人,也不愿故作姿态,做一个伪君子

    他奉行的一向是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自身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当然他也不会沽名学霸王,兵者,诡道也。自身实力加上计谋,两者结合就再好不过了。

    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那样最好不过。

    上官家本就是以杀伐证道,却是不需要做那些假仁假义之事。

    在大禹一众百姓看来,镇国公上官家的人,他们屠外族灭叛寇,做的就是保护他们的事,上官家的人在大禹百姓心中其就是英雄。

    不论他们杀多少人,大禹百姓口中都不会说出上官家屠夫之内的话语。

    杀杀杀

    杀杀杀

    南蛮士卒一个个举着简易的木梯,便向岐关城墙冲来,其不要命的凶性,却是将南蛮的血性展现的淋漓尽致。

    面对南蛮不要命的进攻,岐关城上的一众大禹士卒,却是十分的冷静,并没有被南蛮的凶性给吓倒。

    一个个如同机械一般投掷着石块,弓箭手一刻不停的轮流转换,向城下的南蛮士卒射击。

    岐关地势毕竟有限,南蛮空有数百万大军,却是只能一队一队的派遣上来,无法全部施展开来。

    岐关内的大禹士兵虽少,但却可以从容的面对一众南蛮士卒不要命的攻击。

    上官秋羽并没有上前帮忙,而是静静的站在一旁,一直呆在岐关城上,静静的看着铁鹰和韩庆虎两人是如何指挥,如何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这些现实中的战场经验,却是他从血域诀得幻境中学不到的,所以,他只能慢慢的积累经验,多向他人学习,借鉴,以此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而身旁的影老却是紧紧的跟在上官秋羽身后护卫着他,两千铁卫这时候并没有被派到城墙上帮忙。

    他们被铁鹰安排成了后备队,其只有在岐关最危险的时候,他们才会出现在城墙之上。

    今日,只不过是与南蛮交锋的第一战,若是连这都抗不下来了,需要用到铁卫的话。

    那后面的几天时间里,他们又如何能抗的住南蛮一众的猛攻。

    看着每分每秒都有人倒下去。上官秋羽的心早已经麻木了,虽然心中做不到平静如水,

    但也已经渐渐的变成了习惯,习惯是可怖的,不知是不是血域诀原因,上官秋羽每每面对战事的时候,其都有一种嗜血的念头。

    同时,随着上官秋羽运转体内的血域诀,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战场上无尽的杀气戾气均纷纷的向其涌来。

    这时候他才明白了为什么血域诀需要在战场上,军队中才能快速提升。

    其战场上因为敌我双方的厮杀,杀气和戾气是最存粹的,士兵们在这一刻心中唯一存有的便是杀杀杀。

    战场的残酷,使得他们不得不誓死拼杀,其片刻都不敢停下手中兵刃,因为只有杀到最后,他们才能够活下来。

    整整两个时辰过去,岐关城下的南蛮士卒已经堆积如山,严重的影响了南蛮士卒的进攻效率。

    但乌犇却是至始至终不发一言,直挺挺的站在岐关城下,面无表情的看着,丝毫没有下令停止进攻的决定。

    而城头上的大禹士卒早已经轮换了两三次了,整整两个时辰的不间断的猛烈进攻。

    城上的大禹士卒却是如同先前一般,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的作战而有丝毫懈怠。

    而城下的乌犇部落的士卒,却是因为长时间的攻城战,从开始的气势十足,到如今气势消失殆尽。

    这时,一名乌犇部落的将领来到乌犇身前对其说道:

    “族长,我们是不是该让族人们停下休息一会,这都两个时辰过去了,也该让其他部落的人上了,总不能光”

    “啪”那名将领还没把话说完,便被乌犇狠狠的一巴掌扇到在了地上。

    乌犇这一巴掌却是没有留手,其直接打的那名将领口吐鲜血,鲜红的手掌印,甚为醒目。

    那名将领之所以敢出言,最主要的便是乌犇平时十分的倚重和信任他。

    但是,如今刚刚失去丧子之痛的乌犇,又岂会容忍他人多言,哪怕他平时再怎么倚重信任自家这名手下。

    现如今却是没有半点留情,其如今失去了自家的独子,成为孤家寡人的乌犇,他又有什么好顾虑的。

    其只要能为自家孩儿报仇,那怕是将乌犇部落的所有族人都牺牲掉,他也在所不惜。

    不远处的南蛮元帅哈尔巴见了,不由得盯着那名被乌犇打伤在地的将领,其眼神中有种莫名的神色在里面。

    “元帅,你吩咐的属下都已经办妥了。”

    “给你一天时间,能装多少沙袋就给我装多少,我会与几位首领商量,让他们抽出人手帮你。”

    因为汲水河的原因,使得岐关附近涌入很多沙石,如今正好,不需费力挖掘土壤,便可以将现成的沙石装起来,以沙包的形式,填平岐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