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4章攻心

    城下的南蛮元帅哈尔巴,听到上官秋羽这般诛心之言,其脸色变了数遍,脸色涨红的犹如猪肝一般。

    这般口气,却是没有人想到会从一个未满双十的青年口中说出。

    ‘伏尸千万,流血万里’这话当真好大的口气,恐怕就是上官雄本人在此,亦是不敢说出这般狂妄的之语吧。

    然其孙子上官秋羽却是一点不在乎,而且还振振有词的说道。

    这简直就是在指着自己等人的鼻子,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等人,他上官秋羽想要将自己一干人,一网打尽的节奏。

    面对相关秋羽初生牛犊不怕虎,如此狂妄的后生,南蛮元帅哈尔巴竟然无言以对了。

    如今他还能说什么,人家都想将他们一干人等全部一网打尽,根本就没有留有余地,更没有一丝放他们离开的节奏。

    况且,两国两族之战,本就是关乎着生死存亡之道,其又有谁会留后手。

    只要能将对方消灭,其皆无所不用其极,就好似这次南蛮军师诸般阴谋算计,他那一步不是将上官雄等人往死里算计。

    以此来看,上官秋雨所说的话却是有很大的道理,只不过以他如今的年龄来看。

    说出这种话确实是有些口出狂言了,若是换了上官雄说这话,那还能让人接受一些。

    但是,同样的却没有任何人否定上官秋羽他说的话,毕竟,上官秋羽作为镇国公上官雄的孙子,大禹未来的镇国公。

    待其长成,其一言一行,日后定然会很大的影响着大禹军方的决策。

    这对于南蛮恩来说,其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此刻,南蛮元帅哈尔巴心中,他却是生出了必杀上官秋羽之心。

    他绝对不能让大禹有上官秋羽这样对南蛮有着如此深刻敌视之人,大禹八大国公府,其影响力覆盖着整个大禹皇朝内外。

    要是让上官秋羽日后继承了八大国公府的镇国公之位,其后果与影响却是让南蛮难以预料。

    危险最好灭杀在萌芽之内,只要有机会,南蛮元帅哈尔巴其定然不会放过上官秋羽。

    哪怕是丢了自己的性命,他也要让上官秋雨死在这里,南蛮元帅哈尔巴心里如是想到。

    “伏尸千万,流血万里”

    “伏尸千万,流血万里”

    “伏尸千万,流血万里”

    这时,上官秋羽话音刚落,一众大禹将士们,便纷纷高喝,士气瞬间爆棚。

    原本,那些将士对上官秋羽这个青年,其实是处于隔阂状态的,他们之所以听他上官秋羽的,其只不过是因为上官秋羽乃是镇国公上官雄的孙儿。

    因为镇国公上官雄的威望,所以他们才会听从上官秋羽的命令。

    如今,听到上官秋雨这般义正言辞,豪气干云的话,一众将士均对上官秋羽有了不小的认同感。

    军中本就是以强者为尊,其身份在军中士卒眼中却是没有太大的作用。

    其表面服你,但是心里不服者数不胜数,但是不少士兵也听说过上官秋羽的事迹。

    以十七岁之龄,武功便达到了二流巅峰境界,还是内外兼修的那种。

    同时,还能在南蛮火神军十大将领的酋力天手中逃脱性命,入灵域而安全归来。

    反之,南蛮的火神军十大将领之一的酋力天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按众人所想,其定然已经身死灵域了。

    至于,那酋力天是被上官秋羽所杀,还是自己死在了灵域之中,却是没有人会去考量。

    其不争得事实就是,上官秋羽活着出来了,而那修为比上官秋羽要高的酋力天却没有活着出来。

    世人都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就如群雄争锋,问鼎江山一般,胜者为王,败者寇。

    史书亦是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哪怕其中的不择手段,不正大光明,但是胜者就是胜者,败者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

    这也是为什么一众三十万大军,会听从上官秋羽这个未满双十的一个原因。

    其光光镇国公上官雄的名字只能让那些将领尊从,而他们那些小兵,却是需要上官秋羽用自身实际行动来征服他们。

    很显然,上官秋羽从攻下岐关到现在开始,一步步的实际行动,确实让一众大禹将士们深感认同。

    只要这次上官秋羽能带着他们,将一众南蛮士卒拦下,坚守住岐关。

    待其便宜爷爷上官雄带兵来援,将这数百万南蛮士卒一举留在岐关城下,那么他上官秋羽便会被大禹军方真正的认同。

    毕竟,上官秋羽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外面,并没有接受到自家爷爷的系统式教育。

    其能力却不是他偷袭一两次南蛮大军粮草能够弥补得。

    所以,大禹上下,包括大禹皇帝轩辕昇对于上官秋羽的印象都只仅限于上官秋羽最初的那番不惜生死的报国之言。

    这一仗对于上官秋羽来说,可谓是不容有失,其残酷却不是这段时间的攻城复地所能比拟的。

    而上官秋羽脸上的轻松也同样不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毕竟,任谁面对数百万南蛮士兵,其十倍之差之敌,又有谁能真正做到心如止水。

    哪怕是像韩庆虎这种沙场老将,从其紧握腰间兵刃的举动,便能看出其内心亦是没有万全把握。

    恐怕也只有自家爷爷那样的人,才能怡然的处于此种境地而不变色。

    同样,也只有像自家便宜爷爷那样的人,其只需一个眼神,一道背影,便能让一众跟随他的士兵们心安。

    这就是差距,这种差距却不是上官秋羽短时间内能够拉近的。

    这时,南蛮元帅哈尔巴身后不远处的乌犇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其打马上前,挥鞭向岐关城头的上官秋羽喝道:

    “小辈狂妄,竟然痴心妄想要我数百万大军之性命,其可是认为我蛮族兵刃不利?”

    在乌犇打马上前的时候,一旁的韩庆虎便向身前的上官秋羽告知了对方的身份。

    一听到来人正是助自己一臂之力的乌能他那便宜老爹,这不由让上官秋羽心中生出埋汰其一番的想法。

    于是,故作疑惑的喊道:

    “哦,你是何人,我与哈元帅畅言而谈,又岂是你这无名之辈,能够随意狂犬的。”

    “噗”上官秋羽身旁的韩庆虎连同铁鹰等人,均不由得被上官秋羽的话,给逗乐了。

    自家少将军竟然将南蛮一个部落的首领,比作犬类,这般侮辱的话语,却是让众人没有想到自家少将军竟然会有这般犀利话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