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3章一语双关

    看着兵临城下的南蛮士卒,其将岐关围得是水泄不通,一具具简易的攻城木梯,被南蛮前头部队给抬了出来。

    城上的官秋羽见了,不由得有些啼笑皆非。攻城,就这些破木梯,其又怎么可能攻的破岐关之险。

    这个道理,南蛮自然也都知道,只不过没有办法,原本南蛮一众人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

    从原本守城的变成了攻城的,优势荡然无存,反而空有百万大军,却有力无法往一处使。

    城下

    南蛮元帅哈尔巴见岐关上,一名青年被众人围绕着,此时,青年正对着自己等人指手划脚,谈笑风生。

    如此大战来临之前,那青年不仅没有丝毫紧张之色,反而好似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一般。

    如此,不用多想,哈尔巴便猜测到了,此人很有可能便是镇国公上官雄的孙儿上官秋羽。

    哈尔巴感叹上官秋羽年轻的同时,又感叹其面临大敌而临危不惧的本色。

    毕竟,面对数百万南蛮之众,如此年纪世间又有几人够做到这般从容而淡定。

    由此,原本他对上官秋羽很是恶劣的印象,如今却有了一丝欣赏的味道在里面。

    蛮人好战,同样的更好勇士,而上官秋羽这般,以及前面的种种事迹,却是当得上一个勇字。

    哪怕他作为南蛮的元帅,其也不免对上官秋羽这个后辈有着一丝欣赏之意。

    同时,他又想到上官秋羽作为镇国公上官雄的孙儿,注定其乃是蛮族的大敌,这让他又不得不对上官秋羽心生忌惮。

    一旁的铁鹰见到上前来的是南蛮元帅哈尔巴,其不由得对身前的上官秋羽说道:

    “少将军,此人便是南蛮三大元帅之一的哈尔巴,其统帅着南蛮近百万的火神军。

    少将军上次在一线峡烧毁南蛮百万军粮,又重创南蛮近十万火神军,使得这哈尔巴元帅不得不退兵返回蛮地。

    其后,这哈尔巴元帅便下令悬赏少将军的性命,得少将军性命者,便可得其一个承诺,这使得当时有不少蛮人进去靖州疯狂找寻少将军。

    若不是后来南神候为少将军上报请赏,南疆护龙卫和缉捕司看不下去,联手将那些南蛮武林人士驱除出大部分。

    恐怕就让这南蛮元帅哈尔巴阴谋得逞了。”

    当时,南蛮大军已经退兵,在临走之前,经过地毯式搜索之后,也没有找到上官秋羽,连同其手下残余势力。

    不得已,只能愤恨退兵,毕竟,为了上官秋羽一个人,却是不好再动兵戈,浪费巨大的人力物力。

    所以,他便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来号召南蛮境内的江湖势力,借其之手来对付上官秋羽。

    只不过那并没有什么效果,在得知上官秋雨进了灵域之后,同时,又面临着大禹的护龙卫和缉捕司的联手驱除,南蛮一众江湖人士皆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所以,此事便不了了之了。而后来上官秋羽从灵域回来了之后,这让不少人为之惊讶。

    起先,他本意是想派人来暗杀上官秋羽的,只不过当时南蛮军师,将此事揽了下来。

    于是,他便不再插手,任由南蛮军师处理。只是,面临南蛮军师的一番算计。

    如今。上官秋羽竟然依旧很好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让他心里不由得有些郁闷,特别是在看到上官秋羽那般谈笑风生,面容淡然的模样。

    不无感叹后生可畏。

    听完铁鹰的介绍,上官秋羽好生打量了一下城下的南蛮元帅哈尔巴,见其正盯着自己出神。

    其不由得摸了摸自己奶油小生般的俊脸,心道:‘看来自己还真是老幼通杀,男女不限啊’。

    不同于刚来这里的时候,上官秋羽那时候确实是活脱脱的一枚奶油小生。

    但经过天云湖一番历练和这段时间的军旅生涯,上官秋羽早已经脱胎换骨。

    略微显得有些古铜色的皮肤,使得他看起来格外的刚毅且不失英俊。

    上官秋羽站在城头朝下大声喊道:

    “下面之人,可是南蛮哈尔巴元帅?”

    “正是本元帅,你这毛头小子,可是上官雄那老匹夫的孙儿?”

    上官秋雨听到那哈尔巴一口一个毛头小子,随即,又出言无状骂自家那便宜爷爷老匹夫。

    这可谓是指着孙子骂爷爷,这不由让上官秋羽眉头一挑,心里有些不悦。

    “元帅可是看不起匹夫,须知匹夫不可夺志也。

    不知元帅可曾听说过匹夫之怒?”

    城下的哈尔巴见上官秋羽不仅没有动怒,反而反问他可否知晓匹夫之怒。

    匹夫一群好勇斗狠之人,又有何怒,于是哈尔巴不由有些轻藐的脱口道:

    “哦,本帅倒是想听听,你口中的匹夫之怒有何能耐。”

    上官秋羽不理哈尔巴口中轻藐的语气,其自顾自的正色道:

    “有道是,天子之怒,伏尸亿万,流血十万里。

    而匹夫之怒,伏尸数人,血溅五步,元帅如此看不起匹夫,可是想尝尝天下亿万匹夫之怒?

    况且,我爷爷乃是大禹的镇国公,他之怒虽不及天子之怒,但让尔等南蛮,伏尸千万,流血万里还是可以做到的。”

    上官秋羽这番话,其夹杂着体内九阳神功的内力,让其声音传遍了南蛮和大禹的大部分士卒的耳中。

    这让南蛮一众蛮人士卒听了不由得心生愤怒,而岐关内的大禹士卒们听将,却是彻底的激发了体内热血。

    他们穿上军服乃是一名士兵,同样,他们脱下军服时,其亦是一名匹夫。

    而哈尔巴如今看不起他们这些匹夫,这让他们怎能不怒,而上官秋羽的话,却是说到将他们的心里。

    我们虽然是一介匹夫,但亦有伏尸数人,血溅五步之力,尔作为南蛮元帅又怎敢轻视我等。

    上官秋羽的这番话,其中没有一个骂人之语,但却是字字诛心,狠狠的扎在了南蛮元帅哈尔巴心里。

    同时,不少人的心里却是想到,上官秋羽其话一语双关,貌似在意指他想要将这数百万南蛮士卒都留下。

    不然又如何对的起他刚刚替自家爷爷说的那‘伏尸千万,流血万里’之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