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9章兵者

    上官雄在经过仔细观察之后,见自家孙儿上官秋羽眼神坚定,不似说笑,便不由的暗自点了点头。

    想到自己从八岁时,便被父亲带到了军营,让其与一众士兵同吃同住,直到长大有能力立功之后。

    他才一步一步升上来,也许是因为他同底下士兵呆久了,知晓他们心里所想的是什么。

    所以,才会被一众士兵将领所爱戴,才会有那么多人在接到他的军令后,没有过多考虑便带着手下士兵来了。

    这种影响力,在大禹皇朝是五人可以比拟的。

    “孙儿却是没有说笑,甘愿从一小卒做起,虽然孙儿自认不差与他人。

    但,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孙儿自己胸中点墨,却也知道自己只是纸上谈兵,战场经验却是少的可怜。

    如此,事关国家大事,孙儿却是不敢拿此事来开玩笑。

    况且,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若是一个将领连自己手下的士兵心里想什么都不知道,试问他又如何能够带好兵。”

    说着上官秋羽看向自己面前的便宜爷爷继续道:

    “况且,是金子它迟早会发光的。若是孙儿真的有真材实料,到时候定然会立功受赏。

    若是孙儿不争气,没有本事,这样也可趁早离开军旅,免得倒是害人害己,反而坏了上官家千年声誉。”

    这时,众人不由的低下头,显得有些惭愧,刚刚自己等人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这话说的不由让众人又是惭愧又是敬佩。

    同时,他们也十分的认同上官秋羽那句‘是金子迟早会发光的’的话,他们均不由的点了点头。

    有本事的人,他迟早会发光,再说了,上官秋羽作为上官雄的孙子,他只要有能力,其定然不会被埋没。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不同于他人,这时,上官雄被上官秋羽说的这句话给深深的震撼到了,这句话几乎诠释了兵者的一切。

    他上官雄亦是到了如今的年纪才堪堪眀悟这个道理,不想自家这个孙儿竟然在如此年纪便明白了这个道理。

    这让他不由的有些沮丧的同时感叹自己‘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竟然还没有自家小小年纪的孙儿更明白这个道理。

    见上官雄不说话,低头沉思着,口中喃喃自语,其倾听之下,轩辕璟同南宫宇烈亦是纷纷体味到了其中三味。

    想到上官秋羽每每出口成章,小小年纪,其话中之语竟然如此蕴含至理。

    这让一旁的轩辕璟不由的看向上官秋羽身旁,那个一直都一脸目不转睛的望着上官秋羽的南宫诗洛。

    这时,他不由的有些后悔当初自己没事干嘛提上官秋羽同南宫诗洛的事。

    那时,两人只是得到南宫宇烈的口头承认,并没有什么字据为凭,也没有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的。

    其只要自家父亲一旨诏书,那上官秋羽不就成了自己的妹夫了吗?

    如今后悔也已经晚了,镇国公上官雄亲口定下了两人的事,更是将自身贴身佩剑‘残血’给了南宫宇烈当做信物。

    同时,更是定下了两人成婚之期,如今事情已经盖棺定论,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了。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他,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皇竟然有意将自家皇妹许配给上官秋羽。

    其实,仔细想想,如今天下暗流涌动,所有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大夏将倾的事情发生。

    如今,皇室自然要牢牢的抓紧自己身旁支持自己的人,其不说上官秋羽他人品才能如何,光他是镇国公的孙子。

    这个将来会接手上官家一切势力爵位的人,便值得皇室将他牢牢抓在手上。

    同时,也间接的看出了皇帝轩辕昇他对自己那个九公主轩辕冰语有多么的宠爱,若是换了其她公主。

    想必,其就算知道上官秋羽有喜欢的人了,皇帝轩辕昇也定然会毫不犹豫的下旨赐婚的。

    事已至此,轩辕璟不由的摇了摇头,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是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毕竟,上官家的利益与皇室,与朝廷是一致的,其婚姻不过是一件施恩的工具罢了。

    有没有都影响不到上官家与皇室的关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利益一致的时候,哪怕是生死仇敌之间,亦是会联合起来。

    利益敌对的时候,其再要好的朋友,都会有瞬间成为敌人的可能,即便没有翻脸,其关系也定然会渐渐淡去。

    只要大禹皇朝屹立不倒,上官家这些依附在其上面的家族,便会一直依附在其身边。

    从上官秋羽如今的表现来看,轩辕璟知道,上官家的影响力将会继续由上官秋羽传递下去。

    若不是他身为太子,不能明目张胆的与上官秋羽结交,不然他定要好好与上官秋羽论交知己。

    良久

    上官雄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好生打量一番上官秋羽之后,不由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吾家麒麟儿,吾家麒麟儿。”

    上官雄却是笑的合不拢嘴了。

    大笑之后,上官雄拿出自身携带的镇国公令牌,随即,聚气为笔。

    将上官秋羽刚刚说的‘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刻在了令牌的背面。

    见到上官雄这样,上官秋羽脸色不由自主的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惭愧之意。

    什么擅自盗用华夏前辈之语,纳其为己,话说,那些前辈立书传世。

    不就是给人读给人用的吗?不然他们立书传世做什么,咋新世纪大好中年,啊呸,貌似现在自己还未满十八。

    还是一枚奶油小生,其自然要为我华夏前辈好好传诵他们的心血。

    他们的大作我就免费为他们宣传宣传,至于人名嘛,说出来也没有人认识。

    所以,自己还得代劳一下,帮他们承受这世人的仰慕之意。

    毕竟,做个名人那也是一件很烦恼的事情,想想上官秋羽那天进城时,内裤都差点被汲水城的百姓拔掉,这就说明了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