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3章信物 残血

    上官雄笑了笑,看了一眼身旁的太子轩辕璟,见其面色如常,凝神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他也只是瞧瞧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自家孙儿的事,是自家的家事,他上官雄和上官家从来就不是靠献媚于上,才有今天的地位的。

    虽然,这样的举动很有可能引起皇帝轩辕昇不满,但他却没有太过在意。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他如今并没有君命在身,其就算有,为了自己唯一的孙子,他也同样会选择不受。

    随即,便对南宫宇烈道:

    “众所周知,我上官家男子未满二十不得成婚,如今秋羽才十七岁,还需等上三年。

    此剑乃‘残血’,跟随本将多年,一直伴本将身旁,今日吾便将它当做信物给予你。

    本将孙儿秋羽与尔女诗洛之事,本将应下了,三年后,秋羽年满二十岁时本将便即刻让他(她)成婚。

    吾上官家诺言不轻许,你可放心。”

    说完,便将手中的佩剑递向身前的南宫宇烈。

    南宫宇烈看着眼前的‘残血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接,要知道残血剑乃上官雄贴身佩剑,其意义可不是一把剑那么简单。

    残血剑作为上官雄一直以来的贴身佩剑,其乃是身份的象征,就如同尚方宝剑一般,见剑如见人。

    很大程度上,残血剑它代表的便是上官雄这个人,其无形的影响里是巨大的。

    如今上官雄却将其当做信物送给自己,这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至于上官雄说的要三年后,等上官秋羽年满二十岁后才能成婚的事,他知道,也了解,更能理解。

    上官家因为家传绝学血域诀的原因,造成其对身体的巨大伤害,所以不能早婚,必须得等到身体彻底长成之后。

    才能成婚生子,只有那样,身体才不会有损,现在看来上官秋羽当初说他修炼的武功比较特殊,不能马上与自家女儿成婚。

    这时,他才想到那其定然是因为血域诀的原因,难怪上官秋羽从天云湖回来之后,自己觉得他整个人都变了,武功进展的如此之快。

    原来是因为上官家血域诀的原因,想到这些,他心里的疑惑却是尽消。

    南宫宇烈这想法推理的倒是合情合理,只是有些事情就是如此巧合。

    现在,南宫宇烈他不知道该不该接上官雄递来的剑,毕竟,这残血剑意义非凡。

    上官雄见南宫宇烈迟疑不受,一时眉头不由一皱,略微思考便知道了南宫宇烈心里在想什么。

    同时,暗道‘自己真是老糊涂’,随即道:

    “你放心,我会让人将此事传达下去。这残雪剑只是一件信物,以后这残血剑却是没有见剑如见人这么一说了。”

    上官雄的话,让南宫宇烈打消了自己心中的顾虑,便不再推辞,上前接过了上官雄手中的残血剑。

    虽说这残血不会再有那号令大禹各大驻军的权力了,但其潜在的影响力还是有的。

    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有这残血剑在,那么大禹各方将领,其都会给他南宫宇烈一份面子。

    而且,残血剑不说其它,单是其本身作为一把地级下品的宝剑,其锋利无比,若是他拿着残血剑,实力必然提升很大。

    不过,这是上官雄给南宫家的信物,他却是没有打算要拿来用,其心里已经打算好了,等自家女儿嫁给上官秋羽时。

    再将残血当做嫁妆还回去,却是没有打算将其占为己有之意。

    处理完私事之后,上官雄随即便换了一副口气,向身前的南宫宇烈问道:

    “汲水城里的大军准备好了吗?”

    见上官雄说起公事,南宫宇烈亦是肃然起立道:

    “禀将军,除却留守的十万大军,其他的全部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上官雄听到后,点了点头,随即又道:

    “其他各处军队来了多少?”

    “禀将军,靖州共抽调了两百万郡兵,现已经驻扎在城外。彭州只到了一半郡兵,还有的正在赶来的路上。齐州因为太远,所以还没有人赶到。

    如今,汲水城已经集结了有近四百万军队,皆等候将军军令。”

    “南神候那边呢?”

    南宫宇烈回道:

    “侯爷已经将南州郡兵连同南神候府所属下的兵马全部集结到了南荒城,正在那等着将军下达军令。”

    南疆五州之地,分别为南州,靖州,齐州,彭州,荒州。

    五州就属荒州最大,隶属南蛮旧地,靖州第二,但如今却被南蛮夺取了三分之一。

    上次南蛮大举进攻,其荒州全州陷落,数千万大禹军民沦为南蛮奴隶。

    这让上官雄当时听到后便立即请旨,打算亲自邻兵前来好好教训南蛮一顿。

    不过,不巧的是,北虏在北境闹腾的慌,其大有再次入侵的打算,同时,其他周边各族都虎视眈眈。

    所以,相对于南蛮的切肤之痒,以骑兵称雄的北虏,其更加让大禹犹心一些。

    毕竟,不论南蛮在怎么打,他们都打不到禹城来,只需要下旨严防死守,那么南蛮连南疆都攻不破。

    这与来去如风的北虏相比,其差远了,虽说就算北虏打到禹城下了,其也无用,因为他们根本就攻不下禹城。

    不过,若是万一让北虏打到禹城来了,那么大禹皇朝的脸,到时候就丢尽了。

    说不得周边的各族便因此纷纷落井下石,张口向其露出獠牙。

    如今,南蛮不仅侵占了大禹的州郡,更是将爪牙伸到了他上官雄的孙子身上。

    这让他如何能忍,若不是有点顾虑到皇帝轩辕昇,他非将南方所有军队全部集结不可。

    如今集结五州所属的大部分兵力,虽然他没有把握将南蛮尽数灭杀。

    但将其重创很是能够做到的,同时,南蛮吃进肚里的东西亦是要原原本本的吐出来。

    大禹已经将荒州占据了百来年了,在其眼里荒州已经算是大禹的固有领土国土了,从来都不是什么南蛮旧地。

    这一次他不仅要将南蛮重创,同时,还要将荒州从南蛮手中给夺回来。

    公报私仇,他却是做的堂堂正正,一点也不怕别人在背后说闲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