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9章垂垂老矣

    当上官雄见到上官秋羽那一刻开始,其仿佛见到自家儿子上官宏烈一般。

    两父子如同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无论体型容貌皆十分的相似。

    想起当年一别自己跟自家儿子闹翻后,不想竟然至此天人永隔,这让上官雄原本无比挺拔的身板,瞬间微微有些弯曲。

    那一张积威甚严的脸庞,也同时松弛了下来,不复先前的严肃。

    “你们先下去吧。”上官雄摆了摆说道。

    “是”

    待众人出去后,上官雄将自身盔甲脱了下来,挂在一旁木架上后,才径直的走到床前,坐在了上官秋羽床沿上。

    脱下盔甲的那一刻,他便不再是一个将军了,此时,只是一个稀疏平常的寻常人家的爷爷。

    二十年来,在这段时间里他想了很多,很多。

    数十年的军旅生涯,让他不觉得寂寞,上官宏烈的离去并没有让他的生活发生任何改变。

    可,当他身体的旧疾渐渐开始发作,因功被皇帝召回禹城后,每每在哪偌大的国公府中。

    就他一个人住在里面,冷冷清清,冰冰凉凉,整个国公府依旧如同军营一样,没有一丝人情味。

    他老了,有时候他感到厌倦了,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让他有些怀念曾经自家儿子小时的场景。

    怀念最是消磨一个人的意志,曾经顽固不化的他,在听到自家儿子死去之后,其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直击他心头,若不是听闻其上官秋羽还在世上,怕是他听到消息后,便挺不住了。

    所以,他才会在得到消息后,便将铁鹰等人派了出来,让他们去护送上官秋羽回来。

    听到上官秋羽遇刺,其恨不得马上提兵去灭了百宗一众余孽。

    好在最后上官秋羽平安无事,但他其依旧要亲眼见到才肯放心。

    夫人早早去世,儿子也没了,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就只剩下一个孙儿了,这让他怎能不急,怎能不紧张。

    一波三折,如今,自家孙儿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这让这位征战沙场百战余生的老将,如何还能承受的了。

    此时,他用他那粗糙斑斓的手轻轻的握着上官秋羽的手,却是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上官秋羽。

    “秋羽,秋羽,你给孩子取名为秋羽,原来你心里一直想着家啊。”

    秋,意指秋季。羽,意指大雁。

    大雁秋季南飞,其不就是意指想回家吗?

    多年来,他上官雄一直认为自家儿子是再跟自己怄气,或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愿回来。

    其现在才明白,自家儿子心里却是这般想得。

    ‘若是当初自己没有说的那么决绝,宏烈他也不会,唉!’想到这,上官秋羽忍不住老泪纵横。

    “秋羽好,秋羽好,好,好,好…”上官雄喃喃自语道。

    识海中,小灵儿抬头看向自己主人,向其问道:

    “主人,你还不出去吗?”

    其实,早在上官雄来的时候,上官秋羽就醒了,不知是不是两人同修血域诀的原因,还是什么。

    上官秋羽在老者踏进房门的时候,便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那日,上官秋羽见到铁四等人为护着自己,一个个将生死置之度外,其伤重垂危。

    一时之间,戾气缠身,怒火攻心,这让他本就虚弱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了。

    所以,才会突然之间昏死过去。

    而刚刚他醒来之后,之所以没有起身,便是他想看看自己在这位便宜爷爷心里占据多大的份量。

    于是,意识跑到了系统里面,想看看这位镇国公老将军会做什么。

    现在看来,自己这位便宜爷爷对前任死去的老爹,好似心有亏欠,而这种亏欠如今好像是要补偿在自己身上。

    这样的话,那自己在其心里的份量倒是不轻,以后有什么事,应该可以跟他商量着来。

    “出去,当然要出去了,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对我什么态度,我当然要出去了。”

    就再上官秋羽要出去的时候,小灵儿突然对其说道:

    “主人,你最好找时间将复原丹给你爷爷,不然,他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上官秋羽一听到小灵儿这么一说,突然吓了一跳,这好不容易有了个大靠山,没想到就这么快要倒塌了。

    不由得疑惑不解道:

    “摁?小灵儿,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他活不了多久了?”

    小灵儿翻了翻白眼道:

    “那还不是因为主人你,这段时间主人你受了两次伏击,第一次,命大死里逃生。而这次,敌人根本无心杀你,不然小灵儿便要与主人你驾鹤西去了。”

    “额,你要不要说的那么好听,还驾鹤西去,要不轮回两遍得了。”上官秋羽无语道。

    不过,这两次刺杀,却是将上官秋羽吓得够呛,两次都可以说是死里逃生。

    而且,自己的生死都掌握在了别人的手里,其生死根本就不能自主。

    凡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若是再来一次,自己怕是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原本,按照你爷爷宗师巅峰境界的修为,不出意外的话,其差不再活过十年时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他因为得知你的消息和你父亲的消息后,悲喜交加,再有你两次被刺杀,又惊又怒。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就算换了旁人也受不了这刺激。

    要不是你爷爷从小经历战场洗礼,早已看透生死,否则,早已魂归轮回了。”

    听她这么一说,上官秋羽也落得有道理,若是换了南宫诗洛这样,他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的九阳神功可以与血域诀互补,随即道:

    “若是我将九阳神功交给他,同练九阳神功,这样能不能解决其身上的问题?”

    小灵儿摇了摇头道:

    “没用的,九阳神功暂时只能练到宗师境界,其后系统会根据主人最后所学的武功,将其融合到一起。

    促使九阳神功升级达到天级功法,那时,给其修炼亦无不可。

    但那要等主人你集齐十本地级上品的功法后,再将修为提升到先天境宗师级别的时候,系统才会帮你升级九阳神功。

    不过,主人你能保证自己十年内达到宗师境界,和集齐十本地级上品功法吗?

    其次,他就只能自废武功,从头开始修炼,不过,这恐怕有点难,你爷爷他也定然不会答应的。”

    上官秋羽睁大眼睛道:

    “你的意思是说,哪怕爷爷他服用了复原丹,其身体内的暗伤旧疾都好了,亦只有十年的时间。”

    小灵儿点了点头道:

    “是的,这次事情对他伤害很大,想必你爷爷已经自己感应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