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7章神秘军师 誓言

    听出男子的不满,黑袍军师没有说话,转头看了其一眼。

    仅仅一眼,原本一脸不满的男子,其瞬间感觉自身一僵,浑身冰冷,手中的弓箭哐当一下掉在了地上。

    虽然,黑袍男子面具蒙面,他那双不显一丝感情的双眼,却是让男子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心思。

    黑袍军师捡起男子掉在地上的弓箭,双手递给了男子,对其道:

    “若是你想南蛮灭绝,那便去杀杀看”。

    语气平淡之极,但这却让男子感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其立马就跪在了黑袍军师身前。

    不待他开口,黑袍军师便一掌打在了他的头颅上,临死之前,男子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黑袍军师,好似死不瞑目。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说着,只见男子的身体被一团黑气所包裹,片刻之后,只见原本已经死了的男子,竟然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不过,男子的模样却是大变,原本正常的肤色变的同身旁十名手持弓箭的蛮人一样,通体血红,一根根经脉清晰可见。

    只见男子起身后,活动活动了手脚,随即,原本黑色的双眼,变成了血红色。

    待男子重新看向黑袍军师时,迟疑了片刻,随即,便单膝下跪道:

    “主人”

    “撤”

    黑袍军师没有多说,只吐出一个之后,抬眼看了一眼从上官府急忙赶来的铁鹰等人,没有犹豫,便直接向汲水南城门而去。

    待铁鹰和赤彪虎赶到后,一众黑衣人早已经消失在了黑夜之中,临走之时,连尸体也没有给他们留下一具。

    一众十三鹰早已支撑不住了,但却一直坚持着,直到铁鹰到来后,他们才一个个径直的向前倒下。

    铁鹰见上官秋羽身上的衣服竟然到处都是刀伤,而且,浑身是血,没有一块完整的,这让铁鹰不由的吓了一跳,连忙翻看道:

    “公子,公子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上官秋羽摇了摇头,挣扎的想要起来,手中拿着九花玉露丸和在系统中兑换的白云熊丹丸,对其说道:

    “我没事,没事,铁叔,你快将这丹药给铁四他们服下,快给他们止血。”

    他倒是没有什么大事,从小灵儿将大蛇的蛇皮制作成内护软甲之后,他便一直贴身穿在身上。

    所以,刚刚那些蛮人砍在他身上除了疼之外,其刀是一点也没有砍进他的身体里面。

    不过,他刚刚因为一时鲁莽,以为铁四出事了,没多想,便冲动的冲了出来,被几名蛮人狠狠的砍在了背上。

    虽然没有受伤,但内骨却是齐刷刷的断了,这让他暂时根本就动不了,只能躺在地上。

    见十名铁卫护在他身边,其所受的伤再重都不曾倒下或是后退半步,这让他很无助,很羞愧,同时也很感动。

    他身上的血都是铁四和其他人的,他周围地上的血全是他们流下的,若是再不赶紧止血,其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好”

    铁鹰见上官秋羽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倒是没有受什么伤,这样他心里便放下了。

    见铁四等人受伤颇重,已经奄奄一息了,其立马接过上官秋羽递来的丹药,一人两颗给他们服了下去。

    铁鹰在见到他们身体内的箭支后,见其大部分全都是贯穿伤,这让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不能再耽搁,他连忙化气为刀。

    他知道,这些箭支不能久留在体内,随即,将箭尾切断后,将箭支纷纷向前震出,随即再止血。

    可这却让他们身上出现了一个个血洞,看起来分外恐怖。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这箭支由纯铁打造,箭头和箭身皆有倒勾,所以他只好将其来的更彻底一点。

    在赤彪虎的帮助下,上官秋羽体内的内骨已经都接上了,虽然还很疼,不能弯腰,但他还是起身向铁四等人走去。

    抬眼看向一个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十名铁卫,上官秋羽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戾气直涌心头。

    手中紧握着蛮人留下的箭支,上官秋羽眼中杀意凝然,猛然间,上官秋羽将手中利箭插入自身胸口。

    “噗”利箭入体,上官秋羽当即血洒天际。

    不待铁鹰和一旁的赤彪虎反应,其当即大喝道:

    “以吾之血,向天起誓,吾上官秋羽,此生定杀尽南蛮亿万血,屠尽南蛮生存地,以报我今日之恨之耻之仇。”

    “喝”

    说完上官秋羽便硬生生的将利箭拔了出来,随之便见一块快不小的肉从其体内连同箭头箭身一起被拔了出来。

    铁鹰和赤彪虎一脸担心的看着上官秋羽,不由叫道:

    “公子”

    上官秋羽伸手制止了两人,喘着粗气大喝道:

    “不用管我,我没事,你继续,我不希望他们有任何人死在我面前。”

    这时,一众铁卫也已经到了,但他们却站在一旁没敢上前,刚刚上官秋羽的举动不仅将铁鹰和赤彪虎吓了一跳。

    就连他们亦是被自家这个主人的孙子吓住了。

    直到上官秋羽起身一步一步向上官府走去时,他们才回过神来,其中一部分人紧跟在上官秋羽周围,其余的人帮铁鹰的忙。

    不远处,姬思怜和轩辕璟等人静静的看着上官秋羽离去的背影,一个个脸色各异,不知道再想什么。

    姬思怜几次想要上前,却都没敢上前,因为刚刚上官秋羽的举动,和誓言,亦是把她吓住了。

    她可不认为上官秋羽是说笑的,因为誓言这东西,对普通人没什么,但对于武者来是却是致命的。

    特别是先天境的高手,其讲究意尽通达,心中不能有什么事使的它成为牵绊,不然很容易滋生心魔。

    所以,一般武者是不会轻易发誓的,因为这会对他们日后武道之路上,凭空多出一道坎坷。

    平日她到是不在意,但此刻她却是不敢上前,哪怕是安慰一下,亦是没有上前开口。

    不同于姬思怜等人,此刻,轩辕璟心中却是十分的烦乱,久久不能平复,看着上官的背影,他不禁在心中问道。

    “杀尽南蛮亿万血,屠尽南蛮生存地。如此杀意,不知是我大禹之福,还是祸?”

    这时,轩辕璟心里不知怎么莫名的有些担忧,但又说不出来为什么。

    忌惮吗?

    上官家世代忠良,他担心上官秋羽做什么。

    何况,能说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话的人,自己又有什么担心的。

    或许是其杀意太重,不过,这到符合上官家的遗传,需知,每一代镇国公的威名,可都是脚踏尸山血海著造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