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2章加价

    面对公羊恒的失落,上官秋羽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自然知道公羊家打着什么算盘。

    若不是自己如今身份不一样了,这火凤火龙之血就算是自己得到了,也绝拿不出去。

    只是,如今他公羊恒吐槽归吐槽,却是没有办法,只得一个人独自生闷气,同时暗骂自己嘴贱,没事跟上官秋羽提这干嘛?

    不理公羊恒心里想什么,上官秋羽走过去朝下面看了看,见底下拍卖会进行的热火朝天,不由的问道:

    “下面正拍什么呢?这么热闹?”

    轩辕璟对一旁的侍女看了一眼,便见侍女高举了下牌,显然,太子轩辕璟亦是在竞拍底下的东西。

    “千丝结,亦名同心链,乃前朝武候与其妻子的定情之物,相传相恋的两个人,若是戴上此物,无论对方走多远,都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前朝时期,北虏入侵,武候奉命镇守北疆,百战余生,最后因北虏势大,北疆沦落,武候亦是伤重被俘。

    因誓死不降,北虏残忍,将武候尸身分离五节,葬于茫茫草原之上,使的武候尸首不全,英魂难眠。

    后其妻子北上草原,花整整整整二十年的时间,走边茫茫草原,历经千辛万苦才终于寻回武候残骸,使的他魂归故里。”

    “原来如此”

    听完姬思怜的述说后,上官秋羽亦是心有所感。

    随即,转头向一旁的侍女问道:

    “我的竞拍牌呢?”

    “公子”一名侍女递给了他一个刻着三号的牌子。

    “如今多少价格了?”

    “已经三千六百万两了。”侍女道。

    好家伙,这都赶上一个郡三分之一的税收了,这些大户还真有钱,原本上官秋羽还想掺和一下。

    但一听到这价格,其底气不足,阉了下来,无奈只得郁闷的一屁股坐下喝闷酒。

    “上官公子若是没有带钱,我先借你。”说着,姬思怜从空间戒中取出一大叠银票,上面每一张都写着一个大大的一百万两整的银票。

    这少说也有上百张,这直接晃花了上官秋羽的眼,上亿两银票就这么大赤赤的拿出来借给他。

    其就不怕他不还?上官秋羽摇了摇头,将双眼从银票上移开。

    心道:‘咋人穷志不短,可不能在其面前丢了面子。’

    见上官秋羽眼中十分的想要,但又装作一副清高的样子,姬思怜不由的白眼道:

    “那就当我送给你的好了。”

    “多谢”

    姬思怜话刚说完,便听到上官秋羽的谢意,随即,便见他以光速的速度将桌上的银票收走了,其一点推辞客气的话都没有。

    这让三人连同一旁的侍女看的是目瞪口呆,仿佛见了鬼一般。

    姬思怜眼珠子绕着上官秋羽的全身转了一圈,没有多说,嫣然一笑,好似再说我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竟然一点也没有心疼的样子。

    而公羊恒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服字,今天自己总算大开眼界了。

    可是,不待他多想,便听到上官秋羽以讨债的口气道:

    “那啥,公羊兄,上次你跟小弟说,要送我几件宝贝,想必这同心链必定是其中之一吧?”

    公羊恒张了张口,还没说话便又听到上官秋羽道:

    “如此,小弟我怎么好意思呢!

    要不咋们这样,我待会跟着拍,到时候你不算我钱就行了,如何?”

    “那个,上官公子,上次”

    公羊恒一听上官秋羽这意思,顿时,便知道他想要宰大户,其立马便开口想要辩解。

    原本老弟老弟的叫着,这时立马连称呼都变了,这让一旁的姬思怜不由撇了撇嘴。

    上官秋羽见其打算不认账,立马便向一旁的姬思怜问道:

    “姬姑娘,我记得上次公羊老哥说这话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的,你说说,他是不是说过这话?”

    姬思怜转头看向公羊恒,对与公羊恒说话不算话,眼中很是不屑。

    就连轩辕璟见了两人的反应后,亦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公羊恒,打算看他怎么说。

    见三人盯着自己,公羊恒现在算是彻底的认栽了,再一次不由的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暗骂己嘴贱。

    三人都不好得罪,他自是不敢说话不算话,只得一脸肉疼的赔笑道:

    “看我这脑子,若不是老弟你提醒,我都忘了。今天老弟只要喜欢,尽管拍,都算老哥账上。”

    嘴上说的大气,但心里却是在哇哇的滴血,这每年的拍卖会,其差不多占了奇宝斋一半的收入。

    听到公羊恒的话,上官秋羽笑了,随即将对一旁的侍女道:

    “五千万”

    “是”

    底下主持拍卖会的美女向楼上一看,顿时,眼前一亮,随即,高声道:

    “五千万,三号客人出价五千万。”

    轰

    一下子加了一千万,这让底下的一众吃瓜群众顿时一愣,但也不是很惊讶,这里大户不少,一千万不是太多,不少人都承受的起。

    没一会,便又人竞拍了,亦是加了整整一千万。

    上官官秋羽见了,笑了笑道:

    “六千万零一两”

    侍女见上官秋羽只加了一两,略微一愣,随即再次举排。

    地下的人见了不由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加一两,均觉得上官秋羽没钱了,才会如此。

    不过,刚刚与上官秋羽竞拍的人又再次加了一千万,显然对那同心链志在必得。

    “七千万零一两”

    “八千万零一两”

    “九千万零一两”

    看到这,众人觉得这三号牌后面的人是不是托,但想到公羊家的信誉,却是打消了这个怀疑。

    随即,底下一群吃瓜群众已经起了看热闹的心思,这种价格的竞价,他们在场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插上手了。

    都要破亿了,除了真正的大门派和大家族的子弟,为了一个手链,却是没有人愿意花这冤枉钱。

    在上官秋羽不远的一处包房里,一个青年男子,正一脸阴霾的看向上官秋羽所在的包间。

    其身旁坐着一男一女,一脸怡然的坐在一旁,亦是有些好奇与男子竞拍的人是谁。

    男子见青年一脸不悦之色,不由开口道:

    “世子,我看还是算了吧,妹妹也只是好奇罢了。”

    青年摇了摇头,看向一旁一言不发的女子,轻声道:

    “这怎么行,婉欣妹妹既然喜欢,我自然要将它拍下来送给婉妹。”

    说完,男子便对身旁的侍女冷声道:

    “去,一亿五千万两,本世子到要看看那人还敢不敢加价。”

    见青年如此,男子笑了笑没有阻止,而女子只是微微看了男子一眼,眼底下略带一丝厌恶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