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8章小心思

    不过,这让南宫宇烈有时候想跟他说说话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说话亦是权衡再三,变得有些客套。

    没办法,上官秋羽如今身份不一样了,单单一个镇国公唯一的孙子,其含金量比之一些皇子都要大。

    而作为武将世家的南宫家,他南宫宇烈又怎么会不知道镇国公三个字在大禹军方代表着什么。

    绝对的影响力,让如今身为镇国公的上官雄,在军队中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

    想到自己作为上官秋羽的伯父,而他又一口一个岳父岳母的叫着,这原本是件喜事,但南宫宇烈此时却是没有一丝高兴的意思。

    看向自家女儿房间时甚至流露出浓浓的担忧。

    就在前两日,上官秋羽醒来后,太子轩辕璟便来找过他了,除了恭贺他荣升之外,其最后还将朝堂上的事情与他说了一遍。

    南宫宇烈从太子的话中听出了其潜在的意思。

    ‘陛下有意招上官秋羽为婿。’

    南宫宇烈听后立马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虽说他一点也不在乎上官秋羽的身份高低贵贱。

    在他看来,只要自家女儿喜欢就好,以前,上官秋羽的身份明显是高攀了他南宫家,但他却是没有一点嫌弃上官秋羽的意思。

    不光是因为两家原本的交情,最重要的还是自家女儿喜欢上官秋羽。

    如今,眼见上官秋羽要带自家女儿一同进京,显然,上官秋羽并没有变心的意思,在得知自己身份后,亦是没有对南宫诗洛与之前有什么差别。

    这让他欣慰的同时,又有些纠结,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让自家女儿随上官秋羽一同前去。

    纠结了很久的南宫宇烈将事情的经过当着上官秋羽的面说了出来,打算将选择权交给上官秋羽。

    虽然,他知道这种事情很有可能上官秋羽根本就做出了主,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家女儿的性格。

    其说什么也不会离开上官秋羽的,除非上官秋羽不要她了,否则,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听自己的话的。

    而且,如今上官秋羽若是真的要带走自家女儿,他怕是没有办法阻止。

    听到南宫宇烈的一番话,上官秋羽不由的有些皱眉,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大禹皇帝看上。

    这让他无奈的同时又有些无语,他也知道大禹如今的社会情况与前世的封建王朝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里男女的婚姻之事,亦是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而门第之见更是根深蒂固,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像南宫宇烈这种人几乎是很少见的。

    这里可不是二十一世纪,可不兴自由恋爱那一套。

    不过,南宫宇烈之所以会这样,其原因便是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自由恋爱主义者。

    所以,他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当然,若是上官秋羽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那么想必南宫宇烈定然也不会同意自家女儿和上官秋羽的事。

    他亦是看中了上官秋羽的潜力,认为上官秋羽以后一定能够给自家女儿幸福,所以才默认的。

    其中,南宫诗洛的选择占据的很大一部分因素。

    明白自家岳父的担忧,没有多犹豫,上官秋羽保证道:

    “伯父放心,若是镇国公不同意我与诗洛的事,大不了我上官秋羽不攀他镇国公府的高枝便是。”

    说实话,他对镇国公孙子的事一点都不感冒,毕竟,无缘无故成了别人的孙子,这让他多少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在想到百宗的人想要杀自己,那么自己不得已之下,只能找一个靠山了。

    而镇国公这时候冲进来,其身份势力刚刚好,于是,上官秋羽也没有矫情,欣然接受了。

    在他看来,两者属于利益关系,他上官秋羽需要一个暂时可以保护自己的靠山,而镇国公需要一个亲人,一个继承人。

    两者一拍即合,自然是皆大欢喜。

    若是因为这个身份,自己名义上的爷爷若是逼着他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那么,很抱歉,他是一定会拒绝的。

    反正,照他看来,镇国公只有他这根独苗苗,那么这便是上官秋羽任性的资本。

    对面的南宫宇烈和自家夫人没有想到上官秋羽会这么说,一时之间却是知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过,他们不开口,院门口的铁鹰却是忍不住了,其突然出现在上官秋羽三人面前,嗡声道:

    “公子,以后这话还是少说为妙,你是主人的孙子,这是不容改变的。”

    上官秋羽抬了抬眼皮,故作不悦道:

    “那又如何,我从小到大从未见见过你口中主人一面,父亲死时,他不也没有出现吗?”

    面对上官秋羽不悦的神情,铁鹰亦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都是主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迟疑了一下道:

    “这,主人他自有苦衷。”

    这时,上官秋羽突然想到,那些大家族府中可是出了名的规矩多,像自己这种自由散漫习惯了,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所以,他突然不想那么快前往禹城了,自己眼巴巴的去,人家还不得挑肥拣瘦啊。

    所以,他准备待价而沽,毕竟,有些东西,热脸贴过去比冷着脸让别人凑上来,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苦衷,反正那不关我的事,不过,要我回上官家也可以,但我不希望我那爷爷用我与别人做交易,我的事,只能由我自己决定。”

    “主人是不会拿公子与别人做交易的。”

    铁鹰亦是听出了上官秋羽的弦外之音,对于这个自家主人的孙子,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上官秋羽摇了摇头,对其吐槽道:

    “那可说不定,我还没见到他面呢?这媳妇都要准备给我定下了,这让我家诗洛如何自处。”

    说完便向南宫诗洛的房间走去,不再搭理三人。

    “公子”

    见上官秋羽直接撂挑子走人了,铁鹰不由的看向亭中的南宫宇烈,眼神中略带一丝怒意。

    不过,南宫宇烈虽然有些紧张,但却并没有丝毫胆怯,向自家夫人使了使眼皮,便起身向铁鹰告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