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7章离开地牢

    额

    听到老者的声音,他这时才回过神来,脸色瞬间有些尴尬,连忙抽出放在裤子里面的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后。

    “咳咳”

    咳嗽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才重新转身对两人道:

    “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

    随即,见两人小主,小主的叫着,感觉有些别扭,又不好让他们叫自己少主。

    毕竟,那称呼是前任他老爹的,所以,上官秋羽对两人提议道:

    “你们就别一直小主小主的叫了,我听起来怪别扭的,你们干脆叫我少爷或者公子得了。”

    两人对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随即,上官秋羽瞧见三个狱卒正在地上躺尸,一动也不动,不由问道:

    “他们这是怎么了?不会是你们把他们?”说着上官秋羽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公子,他们只是晕过去了。”老者说道,然后,一挥手三人便醒了过来。

    不过,在三人醒来之前,上官秋羽却是将原先那两名狱卒的蛋蛋给踩爆了。

    这让原本已经醒过来的两人又重新晕死了过去,上官秋羽的举动,让老者和铁鹰两人眼皮不由一跳。

    而那名带路的狱卒再听到两人的惨叫声后,打了一个机灵,原本还有些迷糊,这一下却是被吓得立马清醒了过来。

    握着自己的大兄弟,立马跪地求饶道:

    “大人,大人,饶命啊,大人。”

    一脸惊恐之色,却是实打实的磕头于地,没有半点作伪,没几下额头上便磕出血来。

    这让原本就没打算动他的上官秋羽不由有些郁闷,心道:‘我有那么恐怖吗?’

    “好了,给我闭嘴,再嚷嚷我让你跟他们一样。”

    上官秋羽此话一出,那狱卒立马便不敢吭声了,乖乖的躲在一旁,让自己尽量避开上官秋羽的视线。

    不过,见上官秋羽双眼一直盯着自己打转,这让他不由的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今天怕是不保了。

    正当狱卒在权衡自己是要命还是要自己小兄弟时,便上官秋羽不耐烦的说道:

    “你还蹲在那干嘛?还不快点带我们出去,还有,将这密室给我关起来,以后任何人不要在来这里了。”

    “大人,那他们两个怎么办?”狱卒虽然有些害怕,但毕竟同僚多年,他不由的多问了一句。

    “他们?他们就让他们在这里面待着吧,两个废物,审问这么多天也没问出一点消息。”

    上官秋羽却是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貌似还算合理的借口,不官别人信不信,反正。他身后的老者和铁鹰是不会相信他的鬼话的。

    见上官秋羽这么一说,狱卒也不敢再多问。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再狱卒看来,自己的小命和大兄弟保住了,别人的死活他却是管不了那么多。

    再深的交情,难道还能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吗?

    而上官秋羽显然对两名狱卒这种插人大兄弟的行为深痛恶绝,于是,将自己在血域诀的幻境中所受的罪都强加在了两人身上。

    “……”

    重新回到地面后,上官秋羽心情才舒畅了许多,在地牢里,虽然明面上只是短短的一个时辰。

    但上官秋羽却是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一般漫长岁月,那非人的经历虽然是虚幻的,但却让人感到十分的真实。

    其仿若深深的刻画在他的脑海中一般,消耗了他很大的脑力。

    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上官秋羽回到屋后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傍晚他还在睡。

    好在他在睡梦中没有梦到自己小弟弟被扎的场景,否则,他应该睡不了这么香甜。

    傍晚,南宫诗洛见他整整睡了一天多时间,其还在睡,顿时有些着急了。

    好在铁鹰告诉她上官秋羽只是太累了,需要睡觉,而她也没发现上官秋羽有什么问题。。

    所以,才一直没有叫醒他,不过她却是今早来后,便一直守在上官秋羽床头没有离开。

    这时,睡得迷迷糊糊糊上官秋羽感觉自己鼻子处痒的十分的难受,喷嚏一直想喷又喷不出来。

    很是不情愿的睁开眼睛,见南宫诗洛正调皮的用自己的发梢逗弄自己的鼻子,这让上官秋羽不由的露出苦笑。

    “呀,羽,你终于醒了。”看到上官秋羽被自己弄醒了,南宫诗洛连忙将自己的头发甩到后面。

    打算掩藏证据,好在上官秋羽还有些迷迷糊糊,没有捉弄她,不过在南宫诗洛的催促下,上官秋羽还是不情不愿的起床了。

    经过一番洗漱后,上官秋羽才随南宫诗洛来到了客厅,只见南宫宇烈夫妇和老者好似谈些什么。

    不用想,上官秋羽也知道他们再说些什么,没有多问,领着南宫诗洛上桌。

    随后,南宫宇烈才下人开饭。

    一席晚饭过后,上官秋羽得知自己明日便要启程前往禹城了,汲水却是不能在多待了,免得老爷子等急了。

    “……”

    饭后

    南宫诗洛庭院内,上官秋羽看着自家岳父岳母两人,暗自猜测两人的来意。

    三人沉默良久,却是没有一人起先开口,均默默的坐着不发一言。

    南宫宇烈看着自己面前的青年,这个令他一次又一次吃惊不已的晚辈,其身世竟然如此的令人咋舌。

    原本,他还在想着上官秋羽的后台到底是谁,如今却是终于水落石出了,只是这结果让他有些吃惊罢了。

    他实在想象不到,大名鼎鼎的镇国公的孙子竟然一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作为缉捕司的一员,他竟然是最后才知道的,若不是自己顶头上司州捕使告诉他,他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看着日渐成熟的上官秋羽,南宫宇烈不由的叹道:

    “秋羽,伯父却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镇国公的孙子,这着时令人意外。”

    “确实挺意外的。”

    上官秋羽看了一眼守在院门口的铁鹰,难以想象这个有着宗师境界的高手,竟然会像士兵一样,一直守在他身旁。

    如今,基本上是上官秋羽走到哪,铁鹰和十三鹰便跟到哪,几乎是寸步不离。

    因为他们害怕暗中还潜伏着百宗之人,上官秋羽的安全存在很大的隐患。

    而上官秋羽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为了自己小命着想,便任由他们跟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