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2章百宗长老俨傲

    因为,上面催得紧,所以,他们只能轮班倒,日夜不停的折磨这犯人,好让其早日开口。

    但他们都知道分寸,却是没有往死里整,怕整死了不好交代,所以,各种酷刑施展了不少,但就是没有要了这人的性命。

    上官秋羽对两人点了点头,询问道:

    “没开口?”

    一狱卒一脸尴尬的说道:

    “这老头嘴硬的狠,无论下官们怎么逼问,不就是不吐半句话,若不是他实在忍不了酷刑,张口惨叫,下官都以为他是哑巴。”

    “呵呵,想个办法,让他醒过了。”上官秋羽笑了笑道。

    “是”狱卒躬身应道。

    随即,一名狱卒端着一盆不知名的水向老者泼去,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人身上的皮肉好似活了一般。

    一片片薄薄的皮肉,杂然,好似炸薯条一般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便是老者声嘶力竭的嘶哄声,原本,两名狱卒折腾累了,他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却不想猛然被这样弄醒。

    其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吃人般的看向面前的狱卒,不想,他吃人般的眼神不仅没有吓退那狱卒。

    反而,引起狱卒的不满,随即,又往其身上泼了几盆特制的药水,让其不敢再盯着狱卒看,只得咬牙切齿浑身打颤强忍着。

    显然,他亦是有些难以忍受这刑法。

    不过,显然狱卒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其露出残忍之色,低头看向老者下身插着银针的兄弟。

    伸手拔出银针,狠狠的来回插了几次后,才重新又插了回去。

    上官秋羽见此,不由的感到下身一凉,小兄弟不由的跳动了一下。

    虽然那人没有声嘶力竭,但从其身体的反应,便能猜测到他有多么痛苦,其表情便能知晓他忍的是有多么的幸苦。

    上官秋羽并没有呵斥狱卒的行为,毕竟,这人差点杀死自己,他就算再不忍心,也不会为他多说半句。

    见对方原本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先天境高手,如今,却被两名武功低微的狱卒折磨成这副模样,这让上官秋羽原本的愤怒却是消了不少。

    原本,他还想试着看看能不能收服老者,毕竟,作为先天境虚伪,如后世的核武器一般。

    有些战略威慑作用,现在看到他这模样,其别说收服了,他心里指不定想杀死自己千百次的心都有了。

    然,又怎么可能投靠他,所以,上官秋羽便在一旁默不出声,静静的看着。

    而上官秋羽身后的老者和铁鹰见他不说话,也就跟着没有说话,更没有阻止狱卒的行为。

    哪狱卒见了,几位大人没有说话,便更是发狠起来,各种各样的酷刑都往其身上招呼。

    俨傲

    年龄:八十二

    修为:先天境,宗师中期。

    功法:幽冥决(地级下品)玄冰掌(玄级玄级上品)

    状态:重伤、中毒

    身份:百宗之幽冥宗传人,百宗长老。

    ‘呵呵’知晓他身份的上官秋羽,不由的冷笑了一声,想道:‘看来老者猜的不错,这人还真是百宗的人。’

    不过,让他想不通的是,这人明明有些宗师中级的修为,其为何会被抓住。

    按理说就算老者三人联手,但他一心若是想逃,拼尽全力还是有机会逃跑的。

    显然,老者在救自己的时候,扔出来的暗器带有剧毒。

    “影老,你可曾听说过幽冥宗这个教派?”因为众人都是这么叫老者的,所以,他也就跟着众人一起这样称呼老者。

    “幽冥宗?”影老想了想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人一眼,随即冷笑道:

    “原来如此,小主,这幽冥宗乃是当年上官家先祖奉命灭宗的众多宗门之一。

    当年与大禹作对的各大宗门势力,其大部分都是由如今八大国公府的先辈们清剿的。

    数百年来,八家国公府的世子和族中子弟有不少人便是死在百宗之人手里的。”

    说完,他便一脸疑惑的看向上官秋羽,他不明白上官秋羽为什么会知道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人的身份。

    而且,还直接道出了四人的宗门流派,随即想到,他这些天在南宫宇烈那得到的消息,这让他怀疑上官秋羽身后之人怕是早就知道了上官秋羽的身份。

    而且,还有可能想要以上官秋羽的身份来大做文章,甚至从而掌控上官家,越想老者便越觉得有可能,随即,不由问道:

    “小主可有修炼‘血域诀’?”

    “血域诀?那是什么?”上官秋羽不由问道。

    见上官秋羽并不知晓上官家的绝学,老者眉心间的忧郁之色渐浓,随即,又问道:

    “小主身上可有少主给你的玉佩?”

    他救下上官秋羽时,见上官秋羽与上官雄年轻时差不多有八分相像,再有太子等人的确认,他亦是没有确认便潜意识的认同了上官秋羽的身份。

    如今,见上官秋羽连自家绝学都不知道,再者他想到了上官秋羽不久前连练体境都没到。

    如今的修为都是在自家少主死之后才爆发出来的,原本他还以为是因为上官秋羽修炼了自家绝学‘血域诀’才会有这么快的提升的。

    但,很显然上官秋羽并没有修炼,虽然上官秋羽身上的杀气很重,但却不同与血域诀修炼出来的那般。

    上官秋羽亦是感觉到了老者的变化,随即从系统空间中将那刻有上官二字的虎狼玉佩取了出来,对其说道:

    “玉佩?你是说这个吗?”

    老者接过玉佩,发现这玉佩确实上官家世代相传的虎狼玉佩,随即眼神一变,不由分说。

    老者手指一凝,向上官秋羽的手心划过一道血痕,然后将玉佩放在上官秋羽手掌之下。

    让上官秋羽流下的鲜血滴落在玉佩上,随即,便见玉佩发出两道嘶哄声。

    一虎一狼的虚影出现在密室之中,声声嘶哄之声,让密室为之一震。

    上官秋羽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却是惊呆了,与他一同吃惊的还有密室中的其他人。

    其中,老者和铁鹰见到那一虎一狼咆哮的场景,其看向上官秋羽不由的炽热了几分。

    待一虎一狼咆哮完后,便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上官秋羽的眉心处消失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