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5章镇国公 上官雄

    一天时间,整个皇城再一次因为上官秋羽四个字掀起了剧烈风暴。

    所有原本等着看上官家笑话的人,这一刻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原本他们还以为只要等到上官雄百年之后,那么上官家所属的势力,将会被自己等人瓜分。

    而其他国公府却是同时松了一口气,虽然八家各自有各自的矛盾,但他们却是不希望自己等人其中任何一家出事。

    毕竟,兔死狐悲,整个大禹皇朝就他们八家国公府是世袭制,可以算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蚱。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虽然他们八家代表着大禹最顶尖的家族势力,势力大的没边,可他们势力再大,那也是有限的。

    大禹皇朝疆土太大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能力吃下去,而且,世袭制有利亦有弊。

    八家国公府并不能保证自家子孙每一任都能当大任,所以,猛虎再强,但数量有限,其终究抵不过狼多。

    如今,原本他们一致认为八柱国将要变成七柱国的时候,其上官家的继承人又硬生生的冒了出来。

    这让猛虎欣喜,野狼懊恼。

    至于,半路暗杀,别逗了,你当上官家是吃素的,需知上官家至始至终都是一脉单传,有谁敢去摸老虎屁股。

    别说他们了,就是皇族之人敢生出那样的心思,别看上官家世代忠良,其亦是分分钟反叛给你看。

    镇国公府

    这座八柱国之首的镇国公府,其千年来它一直没有更换过主人,从开始之初到如今,它一直都是姓上官。

    从开始之初,它便是八柱国之首,一直屹立皇城千年之久,门口两座石狮,张牙舞张的守护在镇国公府门前。

    门前两队黑衣铁甲的侍卫,一个个散发着铁血煞气,让人望而生畏,这便是镇国公府唯一的守卫。

    铁卫,一个很普通大众的名字,但它却让所有与之对阵的军队闻风丧胆。

    三千铁卫,每一个都有着二流境界,它们是上官家的私军,它们是上官家传承千年屹立不倒的保障。

    每次大战后遗留下来的孤儿,上官家都会领望一些资质不错的,从小赔养,他们从小就被灌输忠诚上官家的思想。

    如同死士一般,他们虽然有着自己的感情,但却是一切以上官家利益为主。

    老将军上官雄从宫内回来后,刚到门口,便对身旁的两名中年将官厉声命令道:

    “铁鹰,你们即刻带领十三鹰和一千铁卫赶往南疆汲水城,将老夫的孙儿完好无损的带回来,若有差池,所有人提头来见。”

    “是,主人”一名将官轰然应诺。

    回到府中后,上官雄依旧有些不放心,在大堂内来回走动。

    此时,他已经年过半百了,六十岁的年纪,宗师巅峰境界的修为,放在一些门派中差不多可以活过一两百年没有一点问题。

    但是,凡事练武之人,又有那个不动武的,年纪到了一定程度,只要一动武,便会流逝自己的生命力。

    无论你天赋多高,若是不经过磨练捶打,战斗厮杀,那么你想要武功突破,无疑是痴心妄想。

    一些活的久的先天高手,其武功绝对不是那些从厮杀中晋升的先天境高手的对手。

    像上官雄这种半身沉浮在战场上的老将。其身上的创伤不知凡几,身上大大小小的暗伤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他虽然是宗师巅峰境界高手不假,但别说能活一两百岁了,就连八十岁都够呛。

    所以,到了现在,他已经开始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了。

    有时候他也暗怒‘’自家儿子上官宇烈不争气,若是当时上官宇烈强硬一点,自己就他那么一个儿子,难道还能真的不让他回家不成。’

    想着想着,他也想到了自己的火爆脾气,怕是那时自己的态度让自家儿子不敢在家多待。

    所以,才会生出与那人离家出走的举动吧。

    同时,他也接到了自家儿子已死的消息,不由的铁拳紧握,口中不由厉声道:

    “百宗余孽,老夫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想到百宗之人的难缠,他亦是不由的揉了揉发涨的头,对一旁角落处道:

    “影叔,我有点不放心,麻烦你去一趟汲水,我不希望秋羽他有事。”

    “是,老爷”大堂角落里传来一道沧桑的声音,也不见人影,好似没有发生过什么一般。

    得到那苍桑的声音回答后,上官雄才终于放下心来。

    禹城南城门,这时一队黑衣黑甲的军队径直的在禹城大街上飞驰而过,不由引得街道两旁行人纷纷避让。

    需知,大禹皇城几乎很少有这样大队人马,横冲直撞在禹城街道上飞驰的。

    不过,人们虽然心里不爽,但却没有人向那群人说三道四,或是扔东西什么的。

    众人都明白,感在禹城这样狂妄的人,其后台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够得罪的。

    就算是一些王孙贵族子弟亦是不敢这样在大街上横冲直撞。

    同时,有不少人认出了这群黑衣人的身份,镇国公府的铁卫,这让众人均是大吃一惊。

    整整上千铁卫出城,这让众人纷纷猜测,不知是什么地方又发生叛乱了。

    禹城南城门处,守城将领见大批人马奔驰而来,其立马上前大喝道:

    “来着何人,竟敢在禹城擅自纵马飞驰,可识王法?”

    这南城门守门将领却是刚刚从外地晋功调上来的,所以不识镇国公府的铁卫。

    中年将官没有多话,高举着一枚铜令,大喝道:

    “让开”

    南城门守将抬眼一看,只见铜令上面刻写着镇国公三个大字,见到镇国公三个字,南城门守将不由的瞳孔张大。

    其立马一挥手,让手下人退了开来,待一众铁卫擦身而过后,守将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出了一层冷汗。

    这个原本的沙场悍将,在战场上誓死拼杀,血流千里都没有让他紧张的沙场,再看到中年男子手中的令牌后,竟然生不起一丝拒绝之心。

    他不是害怕,而是敬重,区区一块令牌又怎么会让他这秉持沙场的悍将而心生畏惧呢?

    他敬重的是那令牌上面,刻写着镇国公三个字,这三个字是上官家历代用战功铸就的,是真正用敌人的鲜血染成的。

    凡事大禹得军人,无人没有听说过镇国公上官家历任家主的传说。

    虽说镇国公这一名号是世袭得来的,但上官家却是从没有辱没过这镇国公三个字。

    其历任上官家家主,所立战功却是没有人认为他们配不上这镇国公这一爵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