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2章摄魂大法

    南宫沐雪收回自己身的杀气,没有再针对两名侍女,这让两名侍女大肆松了一口气。

    其实,按照南宫沐雪所想,那便是杀之以绝后患,从小在官宦之家长大,她自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祸从口出更是如此,所以像是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她亦是经历过不少,所以,才会因为刚刚她们听到不该听的。

    从而想杀人灭口,以免两名侍女乱咬舌根,给官秋羽惹来祸患。

    不过,这毕竟是官府,不是她自己家,她却是不好插手,也没有理由插手,充其量好心提醒一下官秋羽。

    至于,人家听不听那就是他的事了,她也管不着,也没兴趣管。

    不过,想到自家表妹和叔父,南宫沐雪还是再次好心提醒道:

    “官秋羽,你要知道现在你不是一个人,若是你不想表妹和叔父他们因为你出事,以后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一言一行。”

    被南宫沐雪一顿说教,官秋羽罕见的没有发火,沉默的静静的沉思刚刚南宫沐雪的话。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自大的有点过头了,自以为自己身负系统,心气便渐渐高傲了起来。

    人可以有傲骨,但不可有傲气。

    傲骨者,不为五斗米折腰,铮铮铁骨百折不挠,纵使千难万难,亦难以让其屈服。

    傲气者,自大妄为,自以为是,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从而目中无人,祸患降临是迟早的事。

    如今,自己心里虽然没有对轩辕璟不敬的意思,可若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轩辕璟本人会怎么想。

    若是让其不悦,不用轩辕璟发话,便有不知多少人会不请自来,来找自己麻烦。

    现在的自己,任何一个二流势力出手都足以将他覆灭,更何况身为太子殿下的轩辕璟了。

    想到自己不禁没有想着去交好人家,反而故作清高,这不由的让他觉得自己很是可笑。

    其实,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强,面对如今汲水城中稍微有点实力的势力,他都没有办法自保。

    这让他不得不谨小慎微,做事束手束脚,甚至很大的程度,他还需要城主府的南宫宇烈罩着。

    说一片道一万,最后还是取决于实力啊,若是自己像姬思怜一样,背后有个顶级势力,那么他还真不用搭理轩辕璟他们。

    也无虚对他们低人一等,这一刻他却是从未对力量有过这么大的渴望。

    低头看了一眼南宫诗洛,见她好似没有听到两人说话一般,静静的依偎在他身旁吃着碗中的食物,她已经吃不少了,许是昨日没有吃东西才会如此。

    随即,官秋羽看向身旁的两名侍女,双眼盯着两人,对其说道:

    “看着我的眼睛。”

    两名侍女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向自家主人,一看之下,好似被官秋羽的眼神吸引住了一般,一动也不动,仿佛没有了灵魂。

    “刚刚你们什么也没听见,知道吗?”

    官秋羽却是运用了九阴真经里面的摄魂**,将二女刚刚的记忆抹去了。

    “我们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两女木纳的摇了摇头,好似被官秋羽控住了一般。

    见此,官秋羽才点了点头,解除了两女的控制。

    两名侍女好一会才回过神,一脸的迷茫,微微皱眉,见官秋羽等人还在进食。

    便如先前那般,静静的站在一旁伺候着,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相对于官秋羽的淡然,身旁的南宫诗洛一脸疑惑的看着官秋羽,见他没说什么,便低着头继续小口小口进食。

    而一旁的南宫沐雪却是淡定不下来了,一脸惊恐的看着官秋羽,却是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看了看两名侍女的反应,和官秋羽刚刚的举动,她狠狠的咽了几大口口水,吞吞吐吐道:

    “你刚刚对,对她们做了什么?”

    官秋羽露出大白牙,微笑着说道:

    “你不是怕她们听了不该听得吗?现在不用担心了。”

    随即,又道:

    “你应该不是大嘴巴吧?要不要我也”

    不待他说完后,南宫沐雪猛的从椅子跳起来,一脸戒备的看着官秋羽,语气中带着惊恐道:

    “你敢”

    刚刚官秋羽的摄魂**太邪门,竟然能控制人的心神抹去人的记忆,这让她有些害怕,甚至是恐惧。

    见自家表姐被官秋羽吓得不轻,南宫诗洛双手扯着官秋羽的衣袖轻声道:

    “秋羽”

    见官秋羽恐吓自家表姐,一旁的南宫诗洛坐不住了,语气中略带一丝撒娇的味道,有些不满官秋羽吓唬自家表姐。

    要知道整个南宫家年轻一辈,就南宫沐雪这个表姐待她最好了,她却是不希望官秋羽与她的关系闹僵。

    官秋羽原本就是想吓吓她罢了,他感激南宫沐雪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为难她。

    于是,用略微歉意的语气对其说道:

    “表姐,我就说说笑而已,你别介意。”

    官秋羽努力的对其露出自己最善意的笑容。

    却不想适得其反,这让南宫沐雪见了更加的向后退了几步,不敢看官秋羽的眼睛。

    额

    南宫沐雪的表现,让官秋羽顿时尴尬不已,摸了摸鼻子,对南宫诗洛怂了怂肩,表示自己尽力了。

    随即,大口大口的吃着丰盛的早餐,没有再去理会南宫沐雪。

    南宫诗洛起身走到自家表姐身边,轻声道:

    “表姐”

    见官秋羽没看自己了,南宫沐雪才松了一口气,毕竟,刚刚的情景太诡异,让她有点适应不了。

    重新回到桌后,南宫沐雪沉默许久后,再次问道:

    “你真的不去吗?”

    官秋羽却是想通了,当今天下有什么势力能够与大禹皇朝相庭抗衡的?

    没有,除非天下宗门联手对付大禹皇朝,否则,单对单,没有一个势力是大禹皇朝的对手。

    而自己若是想要快速积累实力,创建势力,那么,挖大禹皇朝这座大山的墙角是最合适不过的。

    如今,自己要声望有声望,要战功有战功,只不过出身有点不合人心意。

    不论何时何地,人的出身是非常的重要的,他可以直接或间接的给人带来无形的影响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