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4章忍

    门外

    上官秋羽一进城主府便着急着想要去看南宫诗洛,刚到门口,却不想被城主府的大管家拦了下来。

    说南宫宇烈要见他,没办法,未来老丈人要见自己,自己总不能不给面子不去吧。

    于是,他不情不愿的跟在大管家身后随他来见南宫宇烈,一到门口,上官秋羽见南宫宇烈那模样。

    顿时,便心有余悸,这跟刚刚那些城门口的士兵和百姓一个模样,这让上官秋羽大感受不了,连忙想要离开这里。

    但却被南宫宇烈拦下,两人一番拉扯,却是让大厅里的轩辕璟和血通天两人认为南宫宇烈在巴结他上官秋羽。

    而南宫宇烈又以为他见自家女儿心切,却是不好说什么,反而为自家女儿感到高兴,所以自然不会计较那么多。

    “秋羽,你先进去跟我见两个人之后再去看诗洛。”南宫宇烈道。

    “谁啊?”上官秋羽皱眉道。

    南宫宇烈向后面厅内看了一眼后,转过头来说道:

    “当朝太子殿下,还有南神候。”

    摁?

    上官秋羽一听,眼神微微一变,有些疑惑的看向南宫宇烈,他不明白自己这老丈人没事带他去见两尊大佛做什么。

    要知道他现在就一个平头老百姓,哪里有资格去面见一国的太子和权倾一方的侯爷。

    见到上官秋羽面有疑色,但却表现的很平静,好似在沉思什么,一点没有惊喜和诧异之色。

    要知道,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要跟两人混个脸熟,若是能与之说上两句话,那便会感觉是天大的荣幸,三生有幸。

    然而,上官秋羽听后,好似没有一点该有的表示,反而,似乎有些不是很在意里面的两位。

    这让南宫宇烈心中不由暗想,自己这从小见到大的未来女婿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

    竟然让一个人变化如此之大,随即想到这样也好,如此一来,里面两位会更加看重上官秋羽。

    “好了,咋们进去吧,可不能让那两位久等了。”说着便不再多聊,领着上官秋羽进了大厅。

    进了大厅,上官秋羽见上首位坐着一个差不多大他十岁左右的温润青年,一身明黄色蟒袍,再加上一身贵气逼人。

    让人一见之下,不由的心生自卑之感,不敢与之媲美。

    此时,他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上官秋羽,给人温润如玉之感,这让上官秋羽不由对这太子产生一丝好感。

    随即,他的眼神又转向一旁那名锋芒毕露的中年男子身上,只见中年男子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看着他。

    一身黑色鳞甲着身,浑身散发着若隐若现的杀气,即使他再怎么收敛,其身上的杀气却是无论如何也消散不了。

    眼神中的尸山血海,让上官秋羽为之动容,差一点便陷下去了。

    若不是寒冰玉刚刚传来一道凉意,让他清醒过好,上官秋羽怕是已经着了南神候血通天的道了。

    两人对视不过三秒钟,从一开始南神候血通天便起了试探上官秋羽之心。

    于是,在上官秋羽看向他时,他便用意念让上官秋羽陷入自己的杀戮中,若是上官秋羽心智不够坚定。

    那么,很有可能引发心底深处的杀戮之心,从而一念成魔,变成一个只知道杀人的狂魔。

    不过,南神候也紧紧只是试探一番,却是没有想要害上官秋羽的意思,他只是想要看看上官秋羽到底有几斤几两罢了。

    见上官秋羽只用了不到三秒钟便自行清醒了过来,南神候眼神微微一跳,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不待他多想,便见上官秋羽不卑不亢的对轩辕璟躬身道:

    “草民上官秋羽见过太子殿下。”

    说完有转向南神候血通天继续道:

    “见过侯爷。”

    刚刚南神候的一番试探,上官秋羽虽然心中很是不爽,但却丝毫没有办法,只能压在心里忍着,同时,还不得不笑脸相迎。

    没办法,不忍不行啊,谁让人家不仅官大压死人,而且拳头也比自家硬,不忍能行吗?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官字两个口,想怎么说都可以,若是惹毛了人家,人家微微动动小手指,便够自己死好几遍的了。

    ‘不过,莫欺少年穷,今日之事,来日必当十倍奉还。’上官秋羽暗自发誓道。

    毕竟,刚刚自己要不是有寒冰玉在身,那么后果会怎样。谁也无法预料。

    若是南神候血通天对他有意见,以他入魔为借口,直接将他宰了,那么谁又会为一死人而去得罪位高权重的南神候呢?

    显然,上官秋羽没弄清楚南神候血通天的用意,不过,就算上官秋羽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他心里亦是会记下南神候血通天。

    面对着上官秋羽的不卑不亢,轩辕璟倒是没有摆什么臭架子,一脸笑意的对上官秋羽点了点头道:

    “不必多礼”

    说完,见上官秋羽真的没有再多礼,直接挺起身子,就这般静静站在原地看着他。

    上官秋羽的表现,不由的让轩辕璟嘴角一阵抽搐,心道‘这上官秋羽是真不懂规矩,还是假不懂规矩。’

    连声谢都不说,就这般大赤赤的盯着自己看,这让轩辕璟有些无所适从。

    要说,上官秋羽一个白身草民,虽说武功还可以,也立下了大功,但在见到当朝太子之后,就算不下跪,但恭敬一点也是应该的吧。

    就连南神候血通天在见到自己时,亦是礼遇十足,表面工作做的也是相当到位的。

    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大禹皇朝千百年的积威,却是没有人敢小觑。

    不过,现在看来,上官秋羽貌似像看平常人一样看他,这让原本走到那里都被恭维的轩辕璟感到有些不适应。

    不过,他却没有因此而发怒,反而对上官秋羽有种出乎意料的好感。

    人都有喜新厌旧的心理,再好吃好看的东西,天天吃,天天看,总会腻味的。

    偶尔来点小清新,清淡一点的,反而让人眼前一亮,吸人眼球。

    而轩辕璟作为大禹的太子殿下,身边之人恭维他的人不知凡几,能不在意身份跟他知心相交的人却是没有一个。

    哪怕是自己的妻儿父皇母后,他亦是不能对他们吐露自己的心声。

    如今,难得出现一个不把他当回事的上官秋羽,他自然也就心生感触,生出好奇之心。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