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8章蛮将酋力天

    他从小就是孤儿,不论前世还是如今,他都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感觉,所以,他骨子里便很是冷血。

    无关紧要的人,他们得生死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在乎自己在乎的,只要他在乎的他愿意尽力去守护它。

    而齐嫣儿,作为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见到的人,他对她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他打心里在乎齐嫣儿的感受和想法。

    同时,也很享受和她在一起的生活,只是,南宫诗洛的出现,让他不自觉的想要逃避齐嫣儿。

    这不是反感,只是感觉亏欠了她一点什么,所以,这让他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不敢跟她待太久。

    见她身体不是很好,上官秋羽便将易经锻骨篇教给了她,同时教她用练体散锤炼身体。

    这段时间下来,齐嫣儿从一个柔柔弱弱不会武功的人,变成了一个练体境的练皮巅峰武者。

    以前动不动便容易生病的她,如今却是没有以前那般身娇体弱了。

    齐嫣儿不知再想什么,身体轻轻的靠在了上官秋羽的身上,轻声道:

    “我想和你一起去,好吗?”

    以前,她从来没有反驳过上官秋羽说过的每一句话,更是从没有跟上官秋羽提过什么要求,但这次她不知怎么便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她不想和上官秋羽分开,她害怕这一去,他(她)们就真的形同陌路了。

    上官秋羽没有抱住齐嫣儿,而是将她轻轻推开,虎着脸说道:

    “这次很危险,我自己都不敢保证能不能活着回来,我不能带你去。

    而且,我没跟你开玩笑,我走后,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南蛮大军退了,再回来,明白吗?

    我不希望到时候在汲水城,看不到你的身影。”

    “可”齐嫣儿还想开口说点什么。

    不待她再说话,上官秋羽便怒目而视,吓得齐嫣儿低着头,不敢再说一句话。

    随即,上官秋羽转头向四人吩咐道:

    “东西南北,你们给我好好保护齐姑娘和齐大夫,待我离开后,你们立刻带着他(她)们稍稍离开水寨,明白吗?”

    “是,属下遵命”东西南北齐声道。

    “嗯,下去吧”上官秋羽挥了挥手,示意四人下去。

    然后,上官秋羽重新转头来,见齐嫣儿怯生生的抬着头看着自己,上官秋羽有点不敢与之对视。

    趁上官秋羽眼神飘忽不定,没有注意,齐嫣儿突然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

    “你要小心”

    说完便捂着脸跑出了大厅,头也不敢回。

    大厅中,上官秋羽摸了摸脸,看着齐嫣儿离开的背影,他眉头不由的一皱,心里有些纠结,不知是喜是忧。

    汲水河中,此时正有一支庞大的船队正浩浩荡荡朝天云湖这便而来。

    最前面的一艘大船上,一个蛮人正躺胸露乳,坐在船头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身旁一个文士打扮的大禹人躬身对男人问道:

    “将军,明日就要进入天云湖了,听说那一代水寇众多,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派人将他们剿了,以免发生意外。”

    男人没有搭理他,依旧自顾自的喝着酒吃着肉,仿佛没有听到文士说了什么。

    这时,一名蛮人将校大步走了过来,对着吃肉的蛮人和文士道:

    “将军,先生,属下派人查看一线峡的士兵回来了,没有什么问题。”

    蛮人将军边吃便挥了挥手对其说道:

    “知道了,下去吧!”

    蛮人啃完手中的鸡腿后,舔了舔手指,起身拍了拍文士的肩膀说道:

    “军师,你现在放心了吧?我就说没事了,你还一定非要多此一举。

    如今汲水城被团团围住,连只苍蝇都别想飞出来。而南神候府的大军亦在数百里之外,这时候,有谁会来劫我军粮草。

    就那些小鱼小虾的水寇,来再多也翻不起什么浪来,我火神军可不是浪得虚名,那可是一刀一枪杀出来的。”

    说到着,酋力天不由有些郁闷,他堂堂火神军十大将军之一,连同他的手下,竟然这般大材小用。

    被自家军师大人派来当运粮官,这让他面子里子都差不多丢尽了,想到自己只是不小心顶了军师一句话,便被差遣来运粮,这让他感觉十分的憋屈。

    但军师在南蛮族中地位崇高,他却是不敢对其说一句不满,但这让他对文人墨客产生了一丝厌恶。

    所以,他身旁这名军师派来的文士,他一向是爱搭不理的。

    文士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油印,眉头皱了皱,微微有些不喜,但依旧坚持道:

    “酋将军,我还是觉得绕道一线峡比较妥当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里怪怪的,好似有什么事要发生,这让他心里有了一丝警惕,随着便想到了酋力天擅自改变路线的事。

    原本他们是打算不走一线峡的,准备绕道而行,不过,两日前接到前线的催粮信后。

    酋力天便决定走一线峡,这样可以早一日到达汲水城。

    而因为心有警示之感,文士不同意,随后一番妥协下,酋力天派人前去查看,若是没问题便走一线峡。

    这时,上官秋羽等人才刚离开水寨,自然没有与蛮人相遇。

    酋力天见文士依旧固执,且不温不火的话,酋力天便觉得异常的不爽,挥了挥手,对其道:

    “大帅已经传信来,言军中粮草以尽,催促我们尽快运粮过去,若我们晚去一日便会让族人饿肚子,饿着肚子如何打仗。

    去去去,我意已决,就这么定了。”

    说着,便坐在船头继续大吃大喝起来,貌似只有这样,才能消散他心中的不爽。

    文士见此,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言,朝着自己的船舱而去,到了自己的房间,文士摊开一张纸,提笔写了一封信。

    随即,叫来门口的亲兵,对其说道:

    “你将这封信,送到军师哪里,记住,要亲手交到军师手上,明白吗?”

    “是”亲兵点头应道。

    待亲兵离开,文士喃声道:

    “希望军师能救我一命吧,”

    自从路线改变后,他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而且离一线峡越近这种感觉便越强烈。

    可是,做为大禹人,如今却成了蛮人的狗腿子,他的地位可想而知,若不是他口中的军师,他岂会在这听一个莽夫大言不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