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3章深夜难眠

    城主府内

    南宫诗洛亦是被城内的喊杀声给惊醒了,一个月前的深夜亦是如同今日一般情况。

    上次,上官家覆灭,其残骸断壁,火灾后的场景她一直清楚的记得,那场景让她难以入眠。

    起床开门见城主府内,灯火不息,几名丫鬟连同她的贴身丫鬟怜儿亦是紧张的守在门口。

    庭院外,一个个身着甲胄的士兵,神情严肃的守卫在院门口。

    “小姐,你醒了!”怜儿见自家小姐起身开门走了出来,近前道。

    南宫诗洛皱眉道:

    “怜儿,这是怎么回事,是哪里来的喊杀声,莫非又事那几家吃饱了没事干,瞎折腾?”

    “这个,奴婢不知,只是刚刚老爷吩咐下来,让我们守在门口,同时,要小姐不要出屋,待天亮再说。”

    听自家丫鬟亦是不知,又见一个个士兵守在院门口,南宫诗洛无奈的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脸不爽的看着染红了半边天的火焰,满怀着心事,低头叹道。

    城主府大厅内,南宫宇烈正坐在椅上,手指敲打着木椅,好似在等什么人。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小,南宫宇烈脸上的笑意便越来越浓。

    这时,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大厅,单膝跪地道:

    “并主人,两帮两会之人尽数被灭,凤舞会冷月如率手下人尽数投靠上官秋羽,上官家其势以成。”

    “嗯,摁?”南宫宇烈听到上官秋羽将两帮两会之人尽数覆灭后,笑意非常。但一听上官秋羽收纳凤舞会之后,他脸色便是一顿。

    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人下去,便微微皱眉沉思。

    黑衣人刚退到门口,便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从一旁走了过来,黑衣人一见妇人,便立马快速消失了。

    而妇人只是看了黑衣人一眼后,没有开口,径直的走进了大厅。

    妇人刚进来,南宫宇烈便回过神来了,露出微笑道:

    “夫人”

    妇人没有说话,径直的来到自家丈夫身后,伸手为其按压头部,使自家丈夫放松下来。

    半晌,外面的喊杀声再次响起,这次却是比前面三次动静要小的多,一会便消停了下来。

    “夫君,是秋羽那孩子回来了?”

    妇人轻声问道。

    南宫宇烈没好气道:

    “就是那小子,大晚上的扰人清梦。”却是没有瞒着自家夫人。

    妇人有些担心道:

    “那,他不会有事吧?”

    在他看来,上官秋羽逃出去的时候,就只有黑衣卫那百来号人,而自身武功也不高,如今不到两个月便来报仇,这让她心里有些担心。

    毕竟,上官秋羽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她没有儿子,每次看到上官秋羽,便不自觉的很是喜欢。

    特别是看到上官秋羽和自家女儿在一起的时候,见自家女儿喜欢,便早已认定了上官秋羽这个未来女婿。

    一个多月前的事情,她亦是有些恼怒自家丈夫的举动。

    但,不管怎么样,丈夫毕竟是丈夫,在南宫宇烈百般解释下,她才终于气消,饶过了自家丈夫。

    南宫宇烈摇了摇道:

    “放心吧,有事的是别人不是他。那小子,到了天云湖之后,收纳了一帮水寇,武功也已经达到了后天境界,更有一名后天三流修为的手下。”

    “如今,他大仇得报,上官家也重新再他手上崛起了。却是为夫小觑了他,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便做到了,上官宏烈死而无憾了。”

    说到这,南宫宇烈好似身上的担子减轻了不少,眉宇间掺杂这一丝可惜。

    随即,便听妇人认真道:

    “那你是不是应该将那信交给秋羽那孩子了,不然他一直误会下去,说不得诗洛见到他时,两个孩子最后~”

    “这”南宫宇烈听到自家夫人的话,有些犹豫,他内心很纠结。

    不知道该不该将信交给上官秋羽,若是交了,两家误会解开,自家女儿怕是又不会如他的意前往国府学院修习了。

    但若是不交给他吧,以现在上官秋羽展示出来的狠辣,以后说不定误会将会越来越深,到时候就算将信交出来给他。

    也怕他不会相信了,从而反目成仇亦是有可能的。

    见自家丈夫犹豫不决,妇人有些不悦了,对其说道:

    “什么这的,哪的,既然你都觉得秋羽那孩儿不错,如今小小年纪就已经是后天境的修为了,那你还犹豫什么,到时候你将武功传给他,还怕他突破不到一流境界不成。”

    随即,妇人又质问道,大有一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的感觉,对自家丈夫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干了什么,刚刚南宫血出去时我都看到了。

    哼,好呀,你当年是怎么跟我说的,他不是死了吗?现在怎么又活过来了?摁?”

    额

    南宫宇烈见自家夫人如此,脑门上一股冷汗冒了出来,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家夫人。

    连忙起身,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了自家夫人,让其坐下,顺带着帮她捏了捏肩膀。

    连声道:

    “好好好,我明早就让咋们女儿叫他过来,到时候将信交给他。”

    随即,又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说道:

    “至于,国府学院的事,这件事没的商量,必须得去,不过,我让秋羽同咋们女儿一起去,这总行了吧。”

    妇人见自家丈夫注意已定,便不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

    “那好吧,有秋羽那孩子在,我也就不怕咋们女儿被人欺负了。”

    ‘呼’

    见自家夫人同意了,南宫宇烈心便放下了,他最怕自家夫人与自己意见不一致了。

    虽然这种事情很少发生,但只要发生了,到最后一定是他做出让步。

    就在南宫宇烈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后,妇人突然又问道:

    “那南宫血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南宫宇烈见自家夫人话风一转,心中苦笑道:‘果然,自家夫人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掩藏的了,于是便开口对自家夫人道:

    “自我们来到汲水县,诗洛出生后,我便利用城主的身份,让南宫血暗地里招纳人手,以成势力。

    当年因为父亲的原因,我被贬到了汲水,一路上让你陪我吃尽了苦头,这让我很是自责。

    从那时候起,我便发誓,以后定不让你娘俩受任何委屈,于是,我便将自身所学尽数交给了上官血他们四人。

    让他们成长起来,如今他们四个都已经有着二流巅峰境界了,比之你已经丝毫不差了。”

    ……

    妇人静静的听着自家丈夫的述说,其间没有任何打断的意思,更没有愤怒自家丈夫瞒着自己,只是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自家丈夫的怀里。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