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6章南宫宇烈

    这让南宫宇烈见了,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沉思良久,才离开了自家女儿的房间。

    待自家父亲离开后,南宫诗洛立刻便将被子掀开了,就刚刚那么一会儿,她好像是被扔进蒸笼里面了一般。

    其满身的香汗,此刻她却是顾不上身上的汗水,其快步下床,从一个暗格中取出一个暗盒,里面共两样东西,一把匕首,一张人皮面具。

    匕首很是精致,上面还刻着诗洛两个字,却是她在十五岁那年上官秋羽送给她的。

    她明白自家父亲刚刚为什么要对自己说那番话,其意思是告诉她,这件事他无能为力,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自家父亲会跟她说他跟娘的事,既然选择权不再自己手上,那么便上拥有选择权的人,改变自己的选择。

    “生便伴君旁,死亦为君魂。”南宫诗洛抚摸着手中的匕首,喃喃自语道。

    而尚在门口的南宫宇烈听到自家女儿这番决绝的话语,脸色一变,随即面色一冷,悄然离去。

    只见屋内南宫诗洛将匕首插在腰间后,又拿起了暗盒中的人皮面具,对着镜子敷贴了起来。

    这是她小时好奇,从自家母亲哪里要来的,贴在脸上便可幻化出五个不同样貌的模样。

    此时,南宫诗洛见镜子中出现一个清秀可爱的少女,与南宫诗洛本人相差甚大,这让她很是欣喜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自我感觉很是满意,随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觉得有些不妥,便将自己平时出门乔装打扮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这样一下来,南宫诗洛此时便像一个小户人家的小姐装扮了。

    西城外

    一座无名山峰上,一个脸戴铁面具的男子静静的屹立在山顶上,一眼俯身望去,汲水县城尽数收入眼帘。

    不多时,一阵清风拂面而来,一个身穿黑袍看不清脸的神秘男子出现在了铁面男子身后。

    “你来了”铁面男子道。

    “有何事找我?”一道尖锐且沙哑的声音从黑袍男子口中传出。

    “帮我杀两个人”铁面男子没有废话,直接冷冽道。

    原本低着头的黑袍男子,抬起头来有些诧异的问道:

    “杀人?你铁面需要别人帮你杀人?我没听错吧?”

    铁面男子没好气道:

    “废话少说,愿不愿意?不愿意滚蛋!”

    铁面男子一听黑袍男子诧异的语气,便有些不爽,心想‘老子要是能出手,还需要叫你来吗?’

    黑煞男子随即一本正经道:

    “愿意,怎么不愿意,你都开口了,我怎好拒绝。说说吧,什么人?”

    铁面男子语气淡然的说道:

    “南神候府挥下三大将之一安浩然的孙子安魚俢。

    另一个是南宫家的大长老南宫冥。”

    “南宫冥,他可是有一流后期的修为,虽说杀他不是什么难事,但你确定你以后不会因此找我麻烦?”黑袍男子戏调道。

    “哼,若是你心情好,可以帮我把他一脉的人全杀了最好,就是不知道你行不行?”铁面男子冷笑道,一点也没有为黑袍男子说得话生气。

    说着,铁面男子将两卷画卷递给了黑袍男子,随即脚下一动,便消失不见了。

    黑袍男子打开画卷看了两眼之后,将画卷往空中一抛,便见两幅画像升起一股青烟化为了灰烬。

    看了一眼铁面男子离开的地方,黑煞男子自言自语道:

    “有意思!”

    …………

    城主府地下密室

    只见南宫宇烈端坐在一张木椅上,他面前站立着四名黑衣男子,一个个不断在给他汇报着什么,而自始至终南宫宇烈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突然,南宫宇烈打断手下人的汇报,对其中一位问道:

    “上官秋羽现在再做什么?”

    一个黑衣人站出来回道:

    “他自从将天云湖南边的水寇清剿一空后,便一直训练自己的手下。不过他身边好像有高手,每一次我的人想要靠近都会被他发觉。

    而且,他手下所修炼的功法看上去好像不凡,最主要的是他手上还有提升他手下修为的药剂。

    那些水寇如今被他训的服服帖帖的,属下原本想抓一个人过来逼问,但怕打草惊蛇,所以…”

    南宫宇烈眼神一冷,冽声道:

    “记住,你只需派人盯着就好,若是让我知道你敢擅作主张,后果你知道的。”

    “是,属下明白。”

    见自己手下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南宫宇烈随口道:

    “说说看,你觉得那小子如何?”

    “审时度势,杀伐果断,心狠手辣,野心勃勃”黑衣人立刻便出言回道。

    随即,犹豫了一下继续道:

    “非池中之物,与以前判若两人。”

    “非池中之物吗?”南宫宇烈喃喃自语道。上官秋羽从逃出上官家开始,其行踪便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上官秋羽在天云湖所做的事他都洞若旁观。

    从上官秋羽到天云湖所做的这些事,南宫宇烈亦是同自家手下一样这么认为的。

    心道:‘不简单啊不简单,我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随即,南宫宇烈对着另外一名手下问道:

    “对了,那女人招了吗?”

    黑衣人点了点头道:

    “招了,黑虎帮帮主的亲妹妹,都说上官家主识人有术,不想到头来竟然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就连主人你给他的破界丹都给了那个女人,几次三番可以成功突破练体境却都被那女人破坏了。

    如此明显的举动,也不知道上官家主被她灌了什么**药。”

    ‘情爱一字,谁又能说的清楚呢?’南宫宇烈内心叹道。

    当年,南宫宇烈与自家父亲闹翻后,被罚到了这汲水县当城主,路途中南宫宇烈与自己的夫人被人劫杀。

    是上官秋羽的父亲上官宏烈挺身相救,最后好在劫杀他(她)们的人并没有真的想要杀他(她)们,好像只是想给他(她)们一点教训。

    南宫宇烈和自己的夫人只受了一点伤,但救他(她)们的上官宏烈却是被来人打成了重伤。

    更是伤到了本源,至使后来上官宏烈突破困难,这让南宫宇烈夫妇俩一直觉得愧疚于他。

    想到上官家被灭,上官秋羽不知道在背后骂了自己多少次回,南宫宇烈便没好气道:

    “不要弄死了,找机会将她送去给那小子,剩的他埋怨老子。”

    想到自己下来密室的时间不早了,南宫宇烈便挥手让自己的手下离开了,而他怂了怂肩后离开了地下密室。

    南宫宇烈的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夫人一向不喜欢他打打杀杀,可一个男人手上没有势力,拿什么来保护自己的家人。

    于是,他很多事情都是瞒着自家夫人和女儿的,看着她们母女俩快快乐乐生活,这就是他最大的喜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