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章青心竹

    其实,她这手上的伤是因为早上采摘青心竹的嫩芽时造成的,青心竹一般可以长到三米多高。

    而青心竹的嫩芽又属其竹尖处的嫩芽最好,所以,她需要架着梯子才能采摘得到。

    而一大早的,黑衣卫众人都要去训练,她又哪里能找到人帮她的忙啊。所以,她就只能自己动手了,再快要采摘到足够的嫩芽后。

    她一时高兴,没有站稳便直接从上面摔了下来,好在离地面不高,再加上她在掉下来时,抓住了一根竹条。

    所以,她除了腿上被摔破了一点皮之外,就只剩下右手处因为竹枝的原因,拉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当时便流了不少血,而且还不小心沾了一些在嫩芽上面,使的原本可以有一大盘的心竹,却是少了许多。

    上官秋羽没有理会齐嫣儿的挣扎,反而是将纱布慢慢的拆开,只见里面的纱布上血迹很是明显,这让他在拆的时候更加小心了。

    “嘶”

    许是时间久了,伤口和纱布粘在了一起,这让齐嫣儿感到一阵皮肉被撕下来的疼痛。

    “怎么,很疼吗?忍着点,一会就好了。”

    上官秋羽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手上更加的轻柔,生怕再次弄疼她,同时,低头向她的手心吹气,以减轻她的疼痛。

    见上官秋羽这般认真模样,齐嫣儿看的有些痴了,手上传来清凉的感觉,痒痒的,让她不再那么的疼痛了。

    待将纱布全部拆开后,上官秋羽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小伤啊,整个伤口横穿在手掌心上,而且,伤口还有些深,若是处理不好,这白嫩的玉手怕是会留下疤痕。

    这样一件如同完美的艺术品一般的玉手,若是出现了一道裂痕瑕疵,那样会该多么的不美观啊!

    整个伤口只是简简单单上了下药,便直接包扎了起来,没有经过好好处理一番。

    原本上官秋羽还想责怪她两句,其突然想到昨日老者跟他说,带来的药已经没有了,希望他告诉黑衣卫他们练习的时候,尽量不要再弄伤了。

    这让他责怪的话,都到嘴边了,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将桌上的酒壶拿起来倒了一碗酒,从自己衣服上撕了一块

    布下来,粘着酒水后,对着齐嫣儿道:

    “待会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齐嫣儿知道上官秋羽要做什么,吸了一口气后对其点了点头。

    见此,上官秋羽便将她的玉手放在了酒碗上方,看了她一眼后,快速的帮她清洗着伤口。

    手心火辣辣的疼痛,使的她右手止不住的想要抽回来,但她还是忍住了,白嫩的脸颊,一颗颗香汗不断的流下,酒红色脸颊如同被火烧过一般。

    待用酒水清洗后,上官秋羽从怀里面掏出来了一个小药瓶。

    ‘金疮药’这是他这个月抽奖抽出来的,像齐嫣儿手上的伤口只要用它,便可以保证不留下疤痕。

    当然,只能对付小伤口,却是没有办法保证可以对上官秋羽那种深可见骨的刀伤起作用,没办法保证不留伤疤。

    白色粉末状的金疮药一遇到齐嫣儿手上的伤口,便立刻溶解了,一股炽热感让齐嫣儿感到好奇,她没想到这金疮药这么好用,这么快她的伤口便开始长肉了。

    于是,一脸好奇的看着上官秋羽手中的药瓶。

    再次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条布,为她重新包扎后,上官秋羽又问道:

    “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让我看看!”

    “没没,没有了。”齐嫣儿赶紧摇了摇头,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算腿上有伤口,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上官秋羽见她连谎都不会撒,摇了摇头,也不拆穿她,将金疮药塞在了她手里说道: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喽,这个你拿着。这几天不要再忙了,等你的伤好了再说,不然手上留下伤疤就不好看了。”

    “嗯”齐嫣儿也害怕自己手上留下伤疤,于是便点头应下了。

    毕竟,爱美之心是女人的天性!

    上官秋羽亲自盛好饭,好生放到了她面前道:

    “好了,我们吃饭吧,需不需要我喂你?”

    齐嫣儿脸色刷的一下子又红了,左手拿起筷子,低着头吃了起来,不敢抬起头来。

    见她左手依旧拿的很顺溜,上官秋羽给她碗里夹了道菜,便不再啰嗦,开动起来。

    快结束的时候,上官秋羽停了下来,然后对其说道:

    “你这两天收拾一下,看看有什么需要带的,过几天我会带人出去一趟,到时候我们需要换个地方住。”

    齐嫣儿听他这么一说,便以为他要带人去汲水县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便出言问道:

    “你要回去吗?”

    上官秋羽却是没有打算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她,又想到她同她爷爷都是自己手下私自掠来的。

    说不定她本人并不想跟自己等人待在一起,只是迫于无奈才不得不讨好自己。一想到这些,上官秋羽便开口说道:

    “这些你就别管了,收拾好东西,到时候我会来接你,若是你不想跟我走,想要回汲水县,我会叫人送你们回去的。”

    见上官秋羽并不想告诉自己太多,又见他准备把自己送走,这让齐嫣儿心里有些失落。

    心中想到,难道自己做这些难道还不够明显吗?他竟然还要送自己回去。她将筷子一放,低着头沉默着。

    上官秋羽见她这样低着头不说话,还以为她不相信,认为自己再试探她,便开口解释道:

    “你放心,我是真的打算送你跟齐老伯回去的,并没有别的意思。上次将你们掠来,虽然他们有错,但他们也是为了我着想,所以才鲁莽行事,这段时间幸苦你了。”

    其实,他心里是很希望齐嫣儿可以留下来的,但一想到前面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等着他呢!

    再想到,以他们爷孙俩再汲水县的名声,其就算被两帮的人知道了他(她)们被自己等人掠了过来,其亦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所以,不论如何,他都不会伤害他(她)们的,就算是这几天齐嫣儿让他感受到家的感觉他便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举动。

    上官秋羽将齐嫣儿低着的头捧了起来,很是认真的对其说道:

    “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伤害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