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章汲水县 城主府

    上官秋羽没有去看上官玄那双懵逼了的双眼,其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不可能。

    若不是因为上官秋羽是他的主人,他这时候可能会认为上官秋羽疯了,要是在白天他便会认为自家少主再做白日梦。

    至于现在嘛?比做白日梦好上那么一点,他认为自家少主现在再做睡梦。

    上官秋羽看着上官玄,对其说道: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若是你连想都不敢想,那么你这辈子就真的没有希望了。但若是你敢想,那万一实现了怎么办呢?”

    不管自己手下是怎么想的,既然老天让自己重活了一次,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好的机会,若是自己不努力,哪就真的对不起老天对自己的厚待了。

    ‘天予而不取,必遭天谴也?。’

    上官玄没有想到自家少主竟有这般志向,其亦是被其所想给惊呆了,此时,他感觉自己智商有点不够用,使劲摇了摇头,将这些不该他想的想法通通抛出了脑外。

    反正,在他看来,不管他以后是什么修为,其都是上官秋羽带给他的,他只要听命行事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却不是他该操心和该管的。

    见上官玄一脸无所谓,一脸你拿注意就行了,上官秋羽摇了摇头没有再跟上官玄废话。

    临走前对其说道:

    “明天,叫黑衣卫全部人都到这里来练拳练刀,让他们浸身在湖水中练武,你指点他们一下。”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准备继续练武的上官玄留在哪里。

    汲水县

    城主府

    城主府后院,依稀能够听到断断续续的琴声,长夜漫漫亦不知何人无心睡眠,正借琴声诉说着自己的相思。

    一曲终了,只见一名身着白衣,肌肤如雪的少女正在院中抚琴哀叹,一脸愁容的看着天上的月光。

    任谁见了都会生出心怜之意,女子身旁的贴身丫鬟见自家小姐满面愁容,其忍不住道:

    “小姐,你放心,上官公子他定然吉人自有天相的。”

    女子幽幽道:

    “还没有他的消息吗?”

    “还没有,听人说,那日上官公子受伤后,被手下的人护佑着向天云湖方向去了。

    奴婢已经派人去找了,可是至今还没有一点消息。”

    “唉”

    见自家小姐这样,一旁的贴身丫鬟又道:

    “小姐,这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了,你想想,若是连我们都没有找到上官公子他们,这就说明了上官公子暂时是安全的。

    所以,小姐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贴身丫鬟再次劝道:

    “哎呀,小姐你就别这样了,不然要是让大人看到了,小姐你又要被大人训了。”

    见自家贴身丫鬟提起自家父亲,女子心中不免有些怨言,当时,自己苦苦哀求自家父亲,让他出兵相救上官家。

    不曾想平日里关系甚深的两家,到头来自家父亲竟然见死不救,还叫人把自己看守起来,不得出府门半步,至使上官家满门尽覆。

    这让少女感到无言再见他,但又止不住担心和思念,想要知道他的下落,可如今又寥寥无音。

    也不知对方到底身在何处,听闻他受了重伤,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一切的一切她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的发生,而她自己却无能为力,甚至连自家后院都出不去,这让少女感到一阵无力。

    随即,少女对自家贴身丫鬟问道:

    “怜儿,我让你给表姐送的信,你送去了吗?”

    怜儿轻声问道:

    “小姐,我已经托人送去了,小姐你是想找表小姐帮忙吗?”

    少女只是抬头看着天上那皎洁的月光,心中默念道:

    “你在哪里?你一定要活着!”

    少女不知道的是,其实在不远处的阁楼上,有两人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少女,一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和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

    男子正是汲水县城的城主,南宫宇烈,而妇人正是他唯一的夫人。

    此时,妇人满是心疼的望着自家女儿,见自家女儿这般,妇人不禁有些怨言道:

    “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

    南宫宇烈一生只娶了妇人一人,两人有过同生死共患难的经历,因为妇人在生南宫诗洛时难产,至此,便不能再生育了。

    但即便如此,南宫宇烈却是一直没有纳妾,不论外人怎么说,包括自己父亲一样,他都没有理会,他这一生却是只对妇人动心。

    面对自家夫人的满腹怨言,南宫宇烈无奈道:

    “我何尝愿意如此,可是不这样怎么办呢?我早就要她去国府学院了,可是她一再儿女情长,不愿意离开汲水县,硬要天天呆在这里。

    现在出了这种事,若是她听我的话早去了国府学院,我也不会袖手旁观,坐看上官家覆灭。”

    妇人难得任性道:

    “既然,女儿她不愿意前去国府学院,我们依她便是,难道你这个做父亲的还护不了自己的女儿吗?”

    南宫宇烈好似想到了什么,不由自嘲道:

    “呵呵呵,你说对,我南宫宇烈真是没用,竟然连自己唯一的女儿也护不住,”

    妇人见自家丈夫这般,一脸担忧道:

    “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南宫宇烈揽过自家夫人,轻声说道:

    “南宫家的子女,一向是身不由己的,诗洛她若是不去国府学院,成为后天境的武者,那么就算我是他的父亲,她的婚姻也由不得她自己,更由不得我们。

    父亲传下话了,说族中已经有人打诗洛的注意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逼着女儿,要她尽快前往国府学院的原因。

    以诗洛的天赋,不需几年,其定能达到后天境,那时她才有拒绝族中话语的权力,否则就算是父亲,他亦是无能为力。”

    随即,南宫宇烈又道:

    “你以为上官家遭难,我真的不想出手相救吗?可是我身为一城之主,一天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为夫。

    而上官家只是江湖中人,并非官府之人,两帮同时对付他们,就连三会之人亦是再一旁虎视眈眈。

    官府向来不管江湖中争斗,你要我如何插手,拿什么理由来出手。这些年,若不是城主府一直暗中帮衬着,他上官家岂会如此安逸。

    这也是为什么上官宏烈这么着急想要突破练体境的原因,可惜,功亏一篑,功亏一篑。”

    其实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哪就是他这次出手了,那么族中打南宫诗洛注意的人便会借此向他发难。

    一边是自家女儿,一边是外人,你要他如何选。

    “希望诗洛能早日明白我的苦心吧!”南宫宇烈看着自家女儿日渐消瘦的身躯,心中亦是万分不忍。

    “夫君放心,妾身会好好开导我们的女儿的”妇人轻声道。

    清冷的夜,无心睡眠之人,各自均有着自己的心事,一些无法对人言的心事,其正好与明月述说一二,以缓解心中所烦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