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章 天云湖水寨

    大禹皇朝

    这个自太祖武皇帝一统天下以来,已经历时近千年了,其间已经经过十数代皇位的更替。

    大禹皇朝国土辽阔,其共分为三十五个州,其每个州的面积都有华夏领土的五分之一大。

    州府下面还有郡县制,这大禹皇朝的制度跟秦汉时期的制度差不多是一样的,只不过州郡的面积比秦汉时期的要大上许多。

    其周边亦是外族林立,各族之间彼此纷争不断,厮杀不休,这同时也导致了大禹皇朝边地将领个个佣兵自重。

    而且,传承了千百年的皇朝,其内部早已腐朽不堪,朝堂上充尔虞我诈,党争频发,层出不穷。

    不过,这些都影响不到边地将领的地位。

    反而,朝廷内部人员为了能够得到边地将领的拥戴,其赏赐不断,高官厚禄,从不含糊。

    这也使得边地将领一个个位高权重,就连朝廷都不敢轻动。

    大禹皇朝最南面

    靖州

    天拢郡

    沂水县

    三十里外有一个八百里天云湖,天云湖中大小岛屿上百,纵横交错,水势十分的复杂。

    其中盘踞着大大小小的二三十股水寇,而这些水寇们少则近百人数百人,多则数千人,实力相差较大。

    天云湖边缘处,有一个盘踞着约莫百十人的水寨岛屿,往日里这座岛屿因为人气少所以显得非常的冷清。

    而且,因为它地处天云湖的最外围最边脚处,所以,这座水寨易主是常有的事,天云湖和汲水县的官府之人根本就不会来关注他们的死活。

    今日,这座水寨再一次被一群外来人给占据了,而且水寨内的水寇们无一生还,全部被一群黑衣人给杀害了,其手段十分的狠辣。

    水寨内,那原本水寇头领所住的房间内,一名黑衣大汉正一眼不眨的盯着一个老年医者。

    屋外一群黑衣大汉一个个沉默的聚拢在屋外,眼神齐齐的望着水寨内唯一一间比较像样的木屋。

    屋内

    老者一脸恐惧的为躺在床上的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英俊青年把脉,少年身上所穿的衣物上满是血迹。

    其中,最让人惊骇的是,他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刀伤不下数十处,有些刀伤深可见骨,交错纵横,分外恐怖。

    老者整整忙活了两个多时辰,才将少年身上的刀伤一一清洗干净,待抹上药包扎好后。

    老者依旧感到有些不放心,抬手再一次为青年把了一下脉后,才略微放下心来。

    青年脉象虽然很弱,但却十分的平稳有序,显然是已无大碍。

    这亏得是青年自身身体条件好,否则换了别人,恐怕早咽气了。

    作为汲水县有名的大夫,老者自然认识床上躺着的人是谁,其更是清楚自己身后的黑衣大汉是什么人。

    他知道,要是自己救不活这床上面躺着的青年公子,那么等待他的便只有死亡了,其不会再有其他。

    “齐大夫,我家公子…”见老者再次把完脉后,黑衣大汉焦急的沉声问道。

    倒不是他对老者有什么不满,而是他性格本就是如此。

    老者不敢有一丝不满,其微躬着身体说道:

    “上官统领请放心,上官公子已无大碍,想必,过两日便可醒过来。”

    “如此,多谢齐大夫了。”说着大汉便带着老者出了屋内。

    黑衣大汉同老者一出来,一直守候在门口的三个与黑衣大汉同样穿着的汉子同声问道:

    “老大,怎么样,少主醒过来没有?”语气中的急切,不比刚刚的黑衣大汉少。

    四人乃是汲水县第一世家上官家的黑衣卫统领,黑衣卫所有成员都是由上官家收拢的孤儿从小养大的,其忠心无比,可谓死士一般。

    四人因为武功出众,所以被上官家主赐姓上官,取名天、地、玄、黄。

    刚刚同老者一其出门的便是黑衣卫四大统领中的老大上官天,四人皆有炼骨境的实力。

    武者分为三大境界,分别为练体境,后天境和先天境。传说中先天境之上还有一个境界。

    不过却是不得世人知晓,而且也从没有人听说过有人突破到那种境界,这只是人们的猜测而已。

    武者最初经历的是练体境,练体境又分为三个小境界,这三个小境界分别为练皮,炼经,炼骨。

    练体境乃是武者最最基础的,它就如同高楼大厦底部的基石一般,你能建多高,其取决于你的基础有多深厚。

    所以说,练体境对于武者乃是是十分的重要的。

    练皮境以后便是后天境界,武者在突破练皮境后,便可以吸收天地灵气,从而用天地灵气孕养肉身和炼化灵气与己用。

    后天境界不同于练体境,它有四个小境界,分别为三流,二流,一流和超一流这四个境界。

    只有踏入后天境界的武者,它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了武者的修炼之路,才配的上这武者之名。

    而后天境之上便是那先天境,能达到先天境界的武者可谓是凤毛麟角,天下能达到这个境界的武者明面上不超过双手之数。

    其先天境只分为两个小境界,其分别为宗师境界和大宗师境界。

    能达到先天境的武者他们每一个要么是顶级门派之主,要么是一方诸侯,又或是皇朝中的供奉之类的人物,他们每一个人就算是打个喷嚏都会让天下震三震。

    而这上官世家也就只能在这汲水县才敢称之为第一世家,这要是放在别的地方,其连一个强一点的不入流势力都能碾压它十几遍,而且还不带喘气的。

    “少主还没醒,不过已经没事了。”上官天好似松了一口气一般,沉声的对三人说道。

    他说完后,其明显的感觉到了另外三人连同屋外的其他人都略微松了一口气,这让原本紧张的气氛,随即有了一丝生气。

    毕竟,上官家对他们有养育之恩,他们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上官家,吃穿用度都是来自于上官家,而如今上官家就只剩下了这个少主。

    所以,房屋内的青年已经是他们唯一可以效忠和跟随的人了,如同主心骨一般,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希望他出问题的,其都希望他能够没事。

    待众人情绪稳定下来后,上官天对这四人中最小的一个说道:

    “老四,你带齐大夫下去休息一下,好生招呼,不要怠慢。”

    “是,老大”老四上官黄点头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