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7章存亡7齿寒

    说到这,上官雄突然停顿了下来,随即意有所指般说道:

    “不过,这些都不是皇室让国府学院一家势大的真正原因。”

    听到自家便宜爷爷这般言语,上官秋羽若有所思后问道:

    “爷爷的意思是说,国府学院有今日之势,乃是因为皇室有意为之?”

    上官雄点了点头,再次询问道:

    “羽儿可之为何?”

    见自家便宜爷爷有意考校自己,上官秋羽不由低头沉思不语。

    想到大禹皇朝一众文官体系几乎被国府学院出身的学子垄断。

    上官秋羽心底亦是对国府学院生出一丝忌殚。

    虽然这个世界以武为尊,但是,对于一个国家,一方势力来说,文人同样是不可缺少的。

    大禹皇朝疆域辽阔,亿万普通百姓,需要文人引导,需要文人治理地方。

    这些不是光凭武力和拳头就能够解决的,所以,任何一个势力,都不会看轻文人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让上官秋羽稍微忌殚罢了,若是仅凭借这些便想让上官秋羽对其妥协,却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上官家可不同于别的势力,除却上官家,其余七大家族各自都有着属于自家的封地和私兵。

    有封地,自然就需要文人治理,封地之民对于八大家族来说乃是根基所在。

    自身基业又岂能交由外人治理。

    所以,八大家族封地内几乎没有国府学院的士子存在,都有培养属于自家的专用人才。

    特别是像上官家这样,皇室所封之地直接超过半州区域,这么大的地盘,所需文武官员不知凡几。

    如此,上官家培养出来的人才自然也是最多的,而这些被上官家培养出来的人才。

    他们比之那些地方官员要更加懂的如何治理地方。

    因为上官家培养他们出来,为得便是让他们治理封地百姓,首先讲究的是实干,而非那些大多数只会夸夸其谈的世家子弟。

    若是上官家愿意,南疆五州之地,即便半数以上官员全部被罢免,上官家亦是能够凑出足够接替的人才。

    这便是上官家潜在的底蕴,不光上官家如此,余下七大家族亦是如此。

    一想到这些,上官秋羽心底突然冒出来四个字‘门阀’‘世家’。

    坐在上面的上官雄,见自家孙儿露出的表情,便知道他明白了,随即露出满意的笑容。

    想到前世各朝各代,大多数的王朝最后灭亡的真正原因,无一不是因为受世家之累。

    每逢乱世,其中最主要原因,便是各地方老百姓吃不饱饭,最后一众贫苦百姓为了生存不得不奋起反抗,揭竿而起。

    而百姓吃不饱饭的原因,除却天灾**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乃是因为天下土地,十之**被地方豪强,世家大族占据。

    以至于民无可耕之地,民无充饥之粮,民无生存之本。

    所以,每当王朝末期天下大乱,世家豪强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不过,世家虽厉,但是比之隋唐时期的门阀,却是差之远矣。

    世家大族虽然厉害,但本身实力却是有限,一般强势一点的君王,即便再强大的世家,只要这个王朝还没有灭亡。

    那么皇帝一句话,依旧能够下旨将你满门抄斩。

    然而,门阀就不一样了,门阀他们有兵有权有人才,进可以推翻朝廷自立,退可以拥兵自重,让朝廷不敢轻易对它下手。

    现今的八大世袭国公家族,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封地,有着属于保卫封地的强大私兵,有着治理封地的各种人才。

    他们比之华夏时期的门阀势力更甚,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世界武者的力量超出人们想象。

    宗门势力强大到能够与朝廷抗衡的地步,所以,这使得皇室与门阀之间的问题并没有太过突显出来。

    不过,没有突显出来,并不是说没有这个问题。

    只是,这个问题被更大的问题掩盖住了,从而让人们刻意的去选择性遗忘。

    然而,别人可以忘,甚至装聋作哑,但是主宰天下的皇室却不能忘。

    八大家族虽然与皇室同气连枝,但是皇室却不能无视八大家族的强大势力。

    帝王心术,意在平衡左右各方势力,从而使得自身超脱于外,抑长补短。

    皇室之所以任用国府学院的学子为官,其中还有一部份原因乃是为了制衡八大家族。

    有了国府学院的学子充入朝廷中下层文官体系,这样一来,即便八大家族把持朝堂,亦要乖乖听从皇室的命令。

    想到这,上官秋羽心底的疑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清晰明了的看待问题。

    这时候,上官秋羽终于明白,为什么各大家族,包括皇室在内,均派出自家弟子进入国府学院。

    这是各方势力最后在面对逐渐强势的宗门势力时,做出来的妥协。

    虽然有点挂羊头卖狗肉的味道在里面,但是国府学院乃至皇室都吃这一套。

    这样不仅避免了八大家族和各个地方世家大族的矛盾,同时也间接的消减了国府学院对皇室的影响力。

    想想那些出身世家大族的家族子弟,他们虽然身为国府学院的学子。

    但是,他们同样身后还站着家族势力,所以,为了家族着想,他们不可能事事按照学院的意思行事。

    这样也同样抑制了国府学院对皇朝的控制。

    不过,不管怎么说,最后整件事情背后,获利最大的依旧还是国府学院。

    见自家孙儿彻底明白了,上官雄才开口道:

    “域外天门开启在即,若是里面幸存的上古门派势大,国府学院又岂能置身事外。

    要知道,不光朝廷不容于那些宗门势力,同样的,国府学院亦不容于那些自视甚高的宗门弟子眼中。”

    对此,上官秋羽点了点头,心下轻松不少,随即道:

    “孙儿明白了,面对宗门之势,国府学院要帮的不是皇室,而是它们自己。”

    “对,就是他们自己,存亡齿寒。”

    说着,上官雄语气中带着一丝告诫。

    想要告诉自家孙儿,不要忘记存亡齿寒的道理,大禹要是完了,上官家即便再强,也无法单独抗衡宗门之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