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3章隔阂开始

    虽然戏凡尘没有明说为什么要集结自己隐藏在禹城外的西府卫。

    但是连祁武从刚刚两人的对话中,清楚的明白了自己等人即便是出了城也不见的处境会好到哪里去。

    而且看样子能不能活着回到西川也是一个未知数。

    戏凡尘离开后,兄妹俩陷入一阵沉默中。

    良久

    连祁武深吸一口气,面色略带一丝轻松的语气,向自己身旁的连婉欣道:

    “小妹,咋们还是先吃饭吧,最起码,接下来的三天,咋们还是安全的。”

    见自家大兄故作轻松,连婉欣不由疑惑道:

    “大兄,什么西府卫?难道父亲派了西府卫来救我们吗?易叔呢?你让他去干什么了?”

    语气中参杂着一丝质问,明显带有一丝不悦。

    早在戏凡尘说出让连祁武联系西府卫时,连婉欣便猜测到了自家父亲恐怕在自己两人进京的时候。

    就派了一队西府卫随同她们兄妹两人一同进京,然而这一切她都不知情,被瞒在鼓里。

    当时,她随自己兄长跟着吴国公世子一同进京时,两人身边的护卫并不多。

    这让她一度以为自家父亲狠心,竟然连护卫都不给自家大兄配制,这摆明了是让大兄到禹城送死。

    所以,她才会死活要跟着连祁武进京。

    毕竟,从小她便与连祁武亲近,为此她还特意写信让师门派人来帮她的忙。

    戏凡尘的到来,让她感觉自己终于能够帮助自己大兄一次了。

    甚至,她看出自家大兄有心交好吴家,于是不惜拉下脸来,向吴不已那个纨绔子弟示好。

    西府卫在西川候府麾下的地位,就好比上官家的铁卫一样的存在。

    虽然战力不一定比上官家的铁卫强,但是它代表着西川候府麾下最强战力,自然不是一般军队能够比拟的。

    这样一只人马跟着自己兄妹到了禹城,她却一点也不知情,这让连婉欣对自家大兄的刻意隐瞒极度不满。

    在她看来,有着西府卫护卫,只要他们出了城,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连祁武自然听出了自家小妹语气中的不快,随即不由苦笑道:

    “小妹,为兄也不是有意瞒着你的,当时为兄不也是为了交好那吴世子吗?

    而且,若是让朝廷知道父亲派西府卫跟着咋们兄妹一同进京,为兄怕一众随咋们来的西府卫可能一个也别想再回到西川了。”

    当然,他还有一个最重点的没有说,那就是若是让连婉欣知道有西府卫跟着。

    她一定不愿意与吴不已那个纨绔一路,那样他们也不可能交好吴不已这个吴国公世子。

    这样一来,他们来到禹城的这些日子,也就不会过的那么舒服了。

    毕竟,千百年下来,禹城内达官显贵多不甚数,其中像吴不已那样的纨绔子弟更是车载斗量。

    如此,他们兄妹两个外来的,虽然一个贵为西川候世子,一个贵为西川候长女。

    也许有见识的人不会平白无故招惹他们,但是那些胆大包天的纨绔子弟却不一定会吃那一套。

    再加上连婉欣的性格,若是没有一个熟人撑腰,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两人来此,便是为了尽量不惹上面哪位注意,最好是所有人无视他们那样最好。

    这样说不定他们就不用那么麻烦,能够平安回西川了。

    然而,很可惜,在连祁武多番打探下,身为皇帝的轩辕昇和朝廷重臣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放他们回西川的打算。

    同时,暗地里更是有逼迫西川造反的趋势。

    对此,不得已一下,连祁武开始在禹城搞风搞雨,甚至弄出了绑架公主的行动。

    不过可惜,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却不想跑出来个上官秋羽,让他们的计划彻底付出东流。

    最后,甚至将天剑宗逼了出来营救他们,虽然这次逃出了重重包围的府邸。

    然而,依旧处于别人的视线内,危险依旧存在,甚至更大的危险才刚刚出现,正在前面等着他们兄妹俩。

    听到自家兄长的解释,连婉欣寒着的脸才渐渐回暖过来。

    见自家小妹脸色好转,连祁武才继续道:

    “易叔我让他去联络隐藏在城外的西府卫了。

    父亲说过,天剑宗只能依靠其一时,却是不能完全信任他们。

    大兄身为父亲长子,西川候府上下的世子,他们没办法控制父亲,便想从为兄身上着手。”

    说着,连祁武停下不在言语,盯着面前脸色阴晴不定的妹妹,他清楚这话从别人口中说不来。

    包括从父亲口中说出来,自己这个妹妹都不一定听的进去。

    毕竟,自家小妹因为自家父亲想要交好天剑宗,以至于让其拜入天剑宗门下学艺。

    一直以来,天剑宗为了维护两方关系,对于连婉欣这个西川候长女给予了真传弟子的待遇。

    真传弟子,这只比戏凡尘这个少宗主差一点而已。

    所以,这让连婉欣对于天剑宗的态度,不同于西川候府上下的忌殚,却是很是亲近。

    如今,经过连祁武之口,连婉欣才真正清楚了培养自己的宗门,和自己身后的家族,两者之间的利益关系。

    虽然自家大兄没有明说,但是她又不傻,她清除自家大兄话中的意思。

    他们兄妹俩人感情深厚,所以天剑宗才会如此大力气的培养她,甚至不惜前来解救深陷禹城的两人。

    但是,即便如此,自家大兄依旧对此不买账,或者说自家父亲乃至整个西川候府上下都是这样的心理。

    从自己众多兄弟姐妹中,只有她一人拜入天剑宗门下,便能看出自家父亲有多么忌殚自己身后的师门。

    一边是培养自己的师门,一边是至亲家族,这让连婉欣不由感到一阵为难。

    苦笑自己身为一个女子,特别是一个大家族中的女子,她清楚自己恐怕永远都不可能主宰自己的人生。

    自己做的再好,到最后不过是双方利益之间的钮扣。

    看着一脸关爱自己的大兄,连婉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自然能够感受到自家大兄对自己的关爱不是假的,这份关爱从小如此,并不是后来才形成的。

    不过,不知怎么,她心理还是有些不舒服,甚至对原本亲密无间的兄长,产生了一种抗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