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0章金蝉脱壳

    似乎感觉到连婉欣的紧张,戏凡尘不禁用着轻松的语气与其说道:

    “嘿嘿,那些护龙卫的鼻子比狗还灵,若是没有天香囊,又怎么可能避开他们。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得益于你连家的易容术,不然就算有天香囊,怕也逃不过那老太监的法眼。”

    这话戏凡尘倒是没有说假,虽然天香囊能够掩饰改变武者身上的气息。

    但若不是连氏兄妹易容术的高超,在老太监不注意他们的瞬间,骗过了对方。

    不然,即便有天香囊,也无法逃过老太监的法眼。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后面天剑宗的强者拦住了老太监,为两人逃脱制造了机会。

    总体来说,两人能够平安逃出来,最主要的还是得益于戏凡尘的帮助。

    所以,这让平日里,对自身易容术极其自负的连婉欣也没有在戏凡尘面前露出得色。

    “对了,戏师兄,这里是哪里?”

    刚刚两人只顾逃跑,在与天剑宗的人接头后,两人便被雪藏可起来,一直到了这里才见到戏凡尘。

    所以,此刻他们还不很清楚自己如今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出没有出禹城。

    见两人好奇,戏凡尘朝身后的屏风看去,随即在连氏兄妹的好奇下,开口道:

    “公羊兄出来吧。”

    “公羊?”一听到戏凡尘的称呼,连氏兄妹心底不由一惊,心中闪过一丝诧异。

    随即,屏风后面,出现的人让连氏兄妹大跌眼镜,只见来人出来后,向身前的戏凡尘躬身一礼。

    “少宗主”

    “公羊恒”连氏兄妹一脸诧异的呼道。

    公羊恒见两人见到自己很是意外,对其面带微笑,并没有将两人的诧异放在心上。

    点了点头,向两人招呼道:

    “祁武,婉欣小姐,两位别来无恙?”

    “公羊兄你这是?”连祁武满脸的疑惑。

    连祁武见公羊恒出来后,对戏凡尘的礼节,再加上他对自己现在的态度。

    显然,这完全是属于对上级的态度,当然,这上下级态度自然不是对他连祁武,而是对一旁的戏凡尘。

    于此,这让连祁武不由心声好奇。

    对于连祁武的疑惑,公羊恒笑而不答,一旁的戏凡尘也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

    对此,连祁武也识趣的没有再多问,显然公羊家或者说公羊恒自身可能已经暗中投奔天剑宗或是戏凡尘了。

    如此,才能说的通,为什么公羊恒会对戏凡尘那样的态度。

    一旁戏凡尘见连祁武站在一旁沉思自己和公羊恒的关系,也没有打扰,只是向身后的公羊恒问道:

    “如今城中是什么情况?”

    “如今禹城全城已经暗中戒严,祁武和婉欣小姐两人若是想要此刻出城,却是不大可能。”

    早在来时,公羊恒便已经派出人手在外面打探消息去了。

    如今禹城内的牛鬼蛇神虽然少了许多,但是像公羊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却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该做的生意一样不差,同时因为这种莫名的紧张感,从而使得禹城一众商家人流爆棚。

    虽然护龙卫在暗中搜查连氏兄妹下落,但这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弄得满城风雨。

    这样一来,像公羊家这样的势力,护龙卫却是没有怎么严查。

    毕竟,像四大商业家族,东方,赫连,尉迟,公羊这样掌握着皇朝经济命脉的势力。

    护龙卫即便再强势,也不会为所欲为,不给其面子。

    同时按朝廷想来,像公羊家这样的势力,不会不清楚形势。

    像公羊家这样依靠大禹皇朝生存的家族,护龙卫不认为他们会帮助一个叛臣子女。

    毕竟,在国家机器面前,像公羊家这样的商业家族,若是没有一个大势力庇护。

    那它就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所以,按理说,只要大禹皇朝还没有倒塌。

    四大商业家族便不会作出不利于大禹皇朝的事情。

    所以,包庇连氏兄妹,勾连天剑宗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只是公羊恒自己私下的决定。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公羊恒虽然是公羊家的嫡系子弟,但是对于公羊的继承权,他却是完全没有机会触碰。

    因为他只是一个次子,按照大势力为了家族的延续平衡,一般情况下几乎一致采取立嫡立长。

    所以,像公羊恒这样的嫡系子弟,虽然会得到家族的重用,但是家族的大权几乎是与之无缘的。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一定的打压。

    见一旁连氏兄妹心忧,公羊恒随即开口道:

    “祁武放心,奇宝斋隶属公羊家产业,护龙卫即便全城搜查,为兄也能够让祁武和婉欣小姐平安无事。”

    公羊家扎根禹城千百年,想要藏匿两个人,不被别人找到,这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如此,讨扰公羊兄了。”

    见公羊恒拍着胸口保证,连祁武心里稍稍轻松了些许。

    这倒不是说连祁武胆小,实在是换作任何一个人,在禹城,被护龙卫追杀。

    想必在牛逼的人也不会淡定,何况如今的连祁武在面对护龙卫一众高手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这让连祁武极其对自身安危很是着急。

    将自身安危,交付于他人的时候,心里的不确定感,让任何人都不免心生警惕。

    更重要的是公羊恒的态度,虽然他以前与公羊恒交情还算不错。

    但是那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还远远达不到生死之交的份上。

    如今护龙卫已经开始对自己兄妹俩展开追杀,显然是自家父亲在西川做了什么,引的皇帝发怒。

    又或是自家父亲已经举旗造反,所以朝廷容不下自己兄妹二人,想要自己兄妹的性命。

    如今,公羊恒为了自己兄妹俩,冒着杀头大罪,这怎么也说不通。

    不管连祁武怎么想的,戏凡尘并没有挑明自身与公羊恒的关系。

    连氏兄妹一脸疲惫的模样,显然这几天被监视的让他们睡不着觉,以至于没有好生休息一下。

    再加上现如今暂时算是安全了,身心放松下,更加显得疲倦。

    于是,戏凡尘随即开口道:

    “世子,婉欣师妹,想必你们也累了,先下去休息一下吧。”

    说着不待两人推辞,便向一旁的公羊恒道:

    “公羊兄,麻烦你带世子和师妹他们下去洗漱休息一下。”

    “少宗主客气,恒这就去办。”

    公羊恒点了点头,随即带着连氏兄妹两人离开了阁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