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3章禹城风云

    一连三日,禹城整个内外外松内紧,护龙卫、缉捕司、禁军三大势力齐力在暗中进行全面清查。

    禹城所有可疑之处,不论与两位公主被袭之事有没有关联,尽皆全部被三大势力一一清除。

    不少势力暗地里的钉子,被三家不问缘由得全部缉拿,可谓损失惨重。

    为了避免自家损失,一众暗中势力要么隐藏不出,要么暂时迁离禹城以避风头。

    如此,几乎一夜之间,禹城的众多牛鬼蛇神齐齐消失,倒是让整个禹城清静不少。

    在这几天时间里,上官秋羽一直躲在府中闭门不出。

    有了先前系统升级大礼包的奖励,上官秋羽总算可以进行全面提升自身实力。

    天刀八式和不死印法,这都是大唐双龙里面数一数二的绝学,任何一部拿出去必将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虽然天刀八式和不死印法比不上天魔策和战神图录那般四大奇书。

    但是,天刀宋缺和邪王两位作为一代武学宗师,天刀八式和不死印法又是两人最强的依仗,如此自然不容小觑。

    虽然之前上官秋羽因为学了九阴真经和九阳神功,从中得到不少各类武学。

    但是那些与天刀八式和不死印法相较起来,却是相差甚远。

    以前是没有,如今,有了更好更高的武学,上官秋羽自然不容错过。

    他很清楚,只有自身强大了才是真正的强大,其他任何都是虚的。

    现在它不光有了强大的武技,同时还有系统奖励的三次顿悟机会。

    如此一来两部绝学倾刻之间他便能将其融会贯通。

    接连三日,镇国公府后院校场,刀光闪动,人影幢幢,动静十分的大。

    若不是府中驻扎数万战兵,校场够大,不然还真不够他折腾。

    如今他一身浑厚内力比之铁四等人强的不是一心半点,虽然数量差不多,但是质量却不是一个级别。

    再加上九阳神功的恢复速度,使得天刀八式在其手中得到了最大的加持,威力十分强大,以至于铁四等人都不敢与之正面硬抗。

    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还是上官秋羽学会不死印法之后,转化他人真气为己用。

    不死印法以真气测敌、知敌、惑敌,奥义在于借力。

    利用生死二气的极速转换来借劲化劲,将别人攻来的真气死气转化为生气,回复自己的气血。

    从而使得自己的真气内力生生不息永不衰竭。

    原本上官秋羽就身负九阳神功,如此在配合上不死印法,这使得他本人完全成了如同不知疲倦的人形机器。

    如今的他,即便是怼上铁鹰那样得先天境宗师强者,也不会轻易败下阵来。

    而且,即便败了,想要逃脱却是再简单不过,九阴真经的轻功身法外加不死印法的幻魔身法。

    这将上官秋羽的身法几乎推上了顶峰,打不过就跑,这是上官秋羽做人的原则。

    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上官秋羽对于自己的小命还是十分看重的。

    连续顿悟两天两夜,这在世人看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却是真是出现在了上官秋羽身上。

    三次顿悟全部用尽,使得上官秋羽认识到自身的严重不足。

    经过顿悟,使得自身所学重新归纳整理后。

    上官秋羽虽然内力修为没有增长分毫,但是战力却是提升了十倍不止。

    以前面对铁四等人,若是对方全力配合起来,三四人便能够让他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然而如今铁四等人,外加天隐这个躲在暗地里偷袭的人,上官秋羽却是能够轻松应对。

    不死印法那种借力打力的无赖手法,让铁四等人有苦难言。

    上官秋羽根本不需要怎么消耗,便将他们一个个弄的灰头土脸。

    除了像铁鹰那样先天境宗师强者,以绝对的实力力压上官秋羽外。

    先天境以下的,上官秋羽几乎可以完虐他们。

    虽然无法与铁鹰硬碰硬,但是上官秋羽那出神入化的身法,却是让铁鹰只有被动挨打得份。

    从而致使铁鹰一听到上官秋羽找他切磋,他便一个劲的摇头不干。

    当然,铁鹰之所以拒绝,其很大原因还是因为上官秋羽利用屠龙刀,将其陪伴多年的宝刀一击报废。

    屠龙刀的锋利,使得上官秋羽即便愿意跟铁鹰硬拼,铁鹰也不乐意奉陪。

    有道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铁鹰即便是身为镇国公的副将,又是使刀的高手。

    但是仅仅一天的功夫,其收藏一生的宝刀,都报废在上官秋羽手中的屠龙刀上了。

    为此,铁鹰心疼的差点没哭了,若不是上官秋羽的便宜爷爷看不下去了,将自身珍藏多年的宝刀给了铁鹰,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不过,即便得了上官秋羽便宜爷爷珍藏的宝刀,铁鹰也不敢用来与上官秋羽手中的屠龙刀硬拼,生怕一个不好又报废了。

    为此,上官秋羽只能找铁四等人麻烦,当然,屠龙刀是没办法用了。

    毕竟,那玩意太过于锋利,以至于上官秋羽也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将他们废了。

    练功房

    上官雄还在为自己将陪伴自身多年的宝刀送出去而心疼。

    此刻,见到自家这个宝贝孙儿屁颠颠的跑来,顿时也没什么好脸色。

    这让上官秋羽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自己这位便宜爷爷了。

    再则,进来前见原本对自己避之不及的铁鹰,一副奴才像,上官秋羽更是感觉弄名其妙。

    他却是不清楚,因为自己的原因,从而使得铁鹰惦记多年的宝刀终于得手,因此自然不会再避瘟神一样避着他。

    房内,爷孙俩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谁也不先开口。

    最后,上官秋羽实在受不了自家便宜爷爷那双幽怨的眼神,于是开口不解得问道:

    “爷爷,可是孙儿做错了什么惹你老人家生气了。

    若是有,你说出来,不用这样盯着孙儿不说话吧,怪渗人得。”

    “唉”听到自家孙儿这么说,上官雄老脸一红,心道自己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跟自家孙儿斗起气来了。

    随即,摇了摇头,重新端正态度,向自家孙儿问道:

    “孙儿来着找爷爷有事?”

    一般情况下,若是事情不是很紧急,自己在练功房时,自家这个孙儿是不会来打扰自己的。

    如今既然来了,自然一定是找自己有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