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25章千机五毒散

    两日后

    老太监再查清楚一切后,向轩辕昇禀明了一切,随即老太监带着一众供奉团的强者向禹王府逼近。

    “王爷,陛下的意思想必王爷已经明白了,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看着眼前依旧不愿将便衣大汉交出的轩辕傲天,老太监不禁有些头疼。

    虽然今天他有备而来,但是轩辕傲天的实力老太监依旧还是十分的忌殚。

    即便轩辕傲天十数年不曾与人真正动手,但是,轩辕傲天当年的种种战绩,至今却是没有人敢忘记。

    若是可以老太监还真不愿意与之交恶,同样皇帝轩辕昇也不愿意将事情闹大。

    不过,有些事该沉入谷底的时候,便不能再出现在世人面前。

    所以,为此老太监也是带着死命令来的。

    “陛下他信不过本王吗?”轩辕傲天沉声问道。

    对于皇帝轩辕昇,轩辕傲天也算是了解,清楚其并不是咄咄逼人之辈。

    如今时隔十数年,什么事都应该已经放下了,何必为难一个后辈。

    老太监摇了摇头道:

    “王爷多虑了,陛下只是不希望那件事被外人再次提及,王爷也应该体谅陛下才是。”

    自从轩辕昇当上皇帝起,大禹皇朝从原本的风雨飘摇,再次出现一丝喘息的机会。

    皇帝的努力老太监等人都看在眼里,但是有些人依旧不死心,在暗地搞风搞雨。

    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大禹皇朝能够直面应付各方势力和强大的周边外族,大禹皇室同样能够直面任何势力的威胁。

    然而,这一切都要源于大禹朝廷是否团结,大禹皇室是否团结。

    自相残杀只会让外人得利,当年皇帝轩辕昇为了大禹着想,做出自断臂膀的决定,为得便是让大禹皇族多一份团结少一分内斗。

    将一切以雷霆手段直接消除,如今便衣大汉的出现,很显然这是他自己本身的意愿。

    不然,他大可永远留在禹王府,过他的安生日子。

    毕竟,禹王府有轩辕傲天在,任何势力都不可能将手伸进来,他想要自保自然毫无问题。

    不过,既然对方已经站出来了,很显然是因为有人注意到他了,他不想成为对方的棋子。

    如今自动现身为得便是方便皇帝轩辕昇下手。

    见老太监态度坚决,轩辕傲天内心挣扎,随即最后坚持道:

    “他是当时只是一个孩子,能懂什么何必赶尽杀绝,本王保证,没有人能够在本王手中将他带走,如此陛下可放心本王。”

    老太监见轩辕傲天这么一说,内心微微一喜,不过嘴上却道:

    “陛下说了,除非王爷能够以禹王府一脉生家性命担保,倒是不无不可。

    若是王爷不愿,便请王爷不要再插手此事。”

    老太监心里清楚,皇帝本人也同样不希望便衣大汉死,毕竟对方说实在话,却属无辜。

    不过,世上无辜的人多了,硬要算下了来谁说的清。

    可若是有轩辕傲天全力担保,这事也不是不可行。

    毕竟老太监不是也知道当年的内幕吗?到如今他不是也活的好好的。

    而且轩辕傲天现在也知道了,同样的道理,皇帝也不是没有生出杀他之意吗?

    所以,最主要的此事得看轩辕傲天的态度,只要轩辕傲天的态度是与皇帝一致的,那便衣大汉死与不死都是一样的。

    轩辕傲天怜悯的看了便衣大汉一眼,随即咬牙坚定道:

    “好,本王应下了。”

    “不可”轩辕傲天话音刚落,便衣大汉亦是语气坚决反对道。

    十数年来,轩辕傲天对他照顾有加,如今为了自己的性命,更是愿意堵上禹王府一脉性命。

    这让他原本早已冷却得心,顿时感到一阵暖流涌过。

    “噗”

    便衣大汉喊完不可后,随即不禁喷出一口鲜血,周身气息极速下降,眉心生出一道黑气,显然是深种剧毒。

    见便衣大汉一口黑血喷出,轩辕傲天顿时大惊,一个箭步,扶住了将要倒下的便衣大汉。

    “孩子,你怎么…”说着便要运功为他逼毒。

    便衣大汉抓住轩辕傲天的手,强撑着痛苦,一脸满足道:

    “九爷爷,这些年来,我一直想亲口这样叫你一声,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当年,若不是九爷爷相救,我怕是早就已经死了,如今多活了十数年,再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傻孩子,你放心,九爷爷一定会救你的,你先别说话了。”

    轩辕傲天想要打断其说话,为其逼毒,但是,便衣大汉却摇了摇头道:

    “没用的,千机五毒散无药可解,九爷爷别白费力气了。”

    轩辕傲天听其服的是千机门的千机五毒散,顿时心头便是一凉,随即道:

    “你,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傻,怎么能服千机五毒散。

    你不知道你四皇叔他不会真的想要你的命吗?

    他当年之所以如此,也只是为了大局着想,并不是真的想杀你父王。”

    便衣大汉强撑着离开轩辕傲天的依扶,好似回光返照一般,脸色涨红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当年父王临死前早已与我说过了,我不怪四皇叔,真的一点都不怪他。

    要怪只怪当时父王无能,只怪他落败之后还妄图与四皇叔作对。

    若是父王他有四皇叔一半的才能,到最后也不会落个身死之局。

    父王的结局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四皇叔,那他自找的。

    但是我恨四皇叔,真的很恨他。

    不恨他杀父王,只恨他为什么杀了父王之后,为什么连我的母妃她们都不放过。

    若是我与父王碍了他的眼,挡了他的道,他杀了也就杀了,我无怨可言。

    但他杀我母妃,杀我弟妹,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帝王之家无亲情,父王当初若不是心有不忍,又何常有他轩辕昇的今天。”

    听其述说心中不满,轩辕傲天和老太监都沉默了,两人不知道该如何阻止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皇位之争,本就如此,当年之事谁又能说的清道的明。

    不过成王败寇罢了,原本没有那么多事的,而且当今皇帝轩辕昇也不是嗜杀无情之辈。

    从当年轩辕昇登基之后,并没有对一众兄弟下手就能够看出,他并没有秋后算账的意思。

    只是后来一众王爷不甘心,自寻死路,这又如何怪得了身为帝王的轩辕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