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22章脱困

    轩辕傲天一句反问,直接让老太监噎住了。

    ‘我想怎么样?’貌似自己即便想怎么样,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低着头的老太监听到轩辕傲天语气,心下大恨,想发怒,不过这念头只在心里一闪而逝。

    老太监清楚即便自己将这事告到皇帝哪去,如他所说,自己能把他怎么样?同样的道理,皇帝能把他怎么样?

    难道皇帝会为了一个太监,而开罪眼前这位爷吗?

    很显然,是不会的,不说自己手下,即便是对方打杀了自己,皇帝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要知道自己身后的当今圣上见了这位也要恭称一声九爷。

    就算皇帝十分忌殚眼前这位,但是,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姓轩辕,与皇帝同源。

    自己说白了就是皇帝身边的奴才,一个奴才如何能够与其皇亲国戚相比。

    官大一级压死人,同样的道理,实力高过对手一线的一样能够压死人。

    在身份和实力都不如对方的情况下,老太监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此刻,地宫一处狱室之中,一位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盘膝端坐在木床上修炼。

    此人正是被老太监潜藏在地宫天牢里面的血煞独子血不仁。

    血不仁,血杀盟少尊主,其人性格与其父年轻时一模一样。

    冷血无情,让人闻之生畏,特别是那双天生鹰眼,让人一见之下便难以忘记。

    不同于其他被关押在地宫里的人,血不仁并没有被封锁周身穴道。

    一身气息内敛,显然一身修为并不低,不过,眉宇间浓浓的忧郁犹如万年寒玉一般,凝而不化。

    血不仁身处的地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脏乱差,周围收拾的很干净,显然是经常有人打扫。

    这里乃是地宫的中层,一般中层关押的都是一些造反的叛军首领和一些有价值的江湖人士。

    这些人之所以能够被关押在这里,而不是直接被下旨处决,其中自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

    不然,皇室也不会费力将其关押在地宫之中,养着这群人白吃白喝,成天混吃等死。

    之所以让他们拥有这样的居住环境和待遇,为得自然是想让他们屈服。

    作为一方叛军首领,进来之前,自然是享受了别人享受不倒的生活。

    从一方头领,到最后进了这鸟不拉屎的地宫天牢,这样的落差可想而知。

    一个稍微舒适的环境,对于这些人来说,比那种故意折磨他们,又脏又乱的环境要让他们有憧憬的多。

    毕竟,人处在一定的环境下,本能的能够从周围的环境,猜测到自己以后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结果。

    舒适的环境,能够让这些叛军首领心中微微生出一丝希望。

    若是将他们扔进一个脏乱差的环境里,那给他的印象莫过于死亡判决。

    既然知道了自己所面临的结局,这些敢于挺身造大禹皇朝反的枭雄们,自然会咬紧牙关什么也不会说。

    能够被关押在这里的人,其本身就说明了这些人的不凡,每个人必然都是心智坚硬之辈,因此他们又怎么会轻易屈服。

    所以,一旦让他们心生绝望的心理,那么任谁也没有办法从他们口中探出半点消息。

    要是好吃好喝的供着,也许开始没什么效果,但是久而久之,其意志便会被慢慢消磨。

    一个人没有受到任何外界的折磨,不受饥饿所困扰,成天只能待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地牢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一长难免心里会想七想八。

    有道是饱暖思**,一个人在不需要为吃饱饭而努力,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会衍生出无数念头想法。

    想法一多,念头一起,其意志便会逐渐动摇,这样一来就好对付多了。

    作为一名杀手,血不仁子承父业,自然不会因为自身被关押在这里,便受其影响。

    当然,最主要得还是因为他武功没有被封,每日能够以修炼来让打发时间,不然时间久了他也会受不了。

    “咔嚓”

    铁门外三两脚步声和铁门开启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地牢中响起。

    这让原本正闭着双眼的血不仁霎时闪过一道精光。

    不知怎么的,他心底微微有一丝触动,感觉外面的人是冲自己来的。

    激动之色一闪而逝,瞬间便消失了,没有在表露出来。

    “嘭”

    星辰铁所打造的厚重铁门被人从外面打了开来,进来的一共有三人。

    两个地宫守卫的侍卫,一个是身穿便服的中年。

    三人进来后为首身穿便服的中年沉声向依旧盘膝而坐的血不仁道:

    “血少尊主,请随我出去吧。”

    “你是何人?”血不仁不动声色的向其问道。

    “我的身份你暂时不需要知道,等你见到血盟主之后,若是血盟主肯告诉你自然会知晓。”

    中年大汉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而且将其直接转移到血不仁父亲身上。

    见对方不肯告知身份,血不仁在仔细打量面前三人后,起身没有丝毫犹豫便随着三人出了狱室。

    杀手的直觉告诉他,这是离开这里的唯一机会,自己若是因此错过,到时候还不知道会被关到猴年马月。

    听对方所说,自己有机会见到自家父亲,这样一来可能是自家父亲救自己出去的。

    自从被人抓到这里,血不仁便不负当年那般意气风发。

    原本自视甚高的他,在栽了这一跟头后,才发现曾经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

    一路上,中年大汉带着血不仁出了地宫,便朝着宫外而去。

    出了宫中年大汉没有多说半句,便直接转身离开了,没有再管面色有些激动的血不仁。

    “少尊主”

    不多时,一名鬼面人出现在血不仁身旁,躬身一礼道。

    血不仁见到来人,随即开口问道:

    “我父在那?”

    “尊主正在血阁等着少尊主”鬼面人淡漠道。

    “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血不仁点了点头,挥手让鬼面人离开,随即一个人向城南方向赶去。

    便衣大汉将血不仁送出宫后,直接朝着老太监和轩辕傲天所在而去。

    “王爷”

    见到座上的轩辕傲天自顾自的的喝着酒,便衣大汉进来后躬身一礼拜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