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5章山有木兮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听着满城鞭炮齐鸣的声音,上官秋羽第一次对着个世界产生了认同感。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竟然也同样能够听到这种熟悉的爆竹声。

    前世听到这种爆竹声他并没有多大感触,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

    有没有过节,过不过年对他来说都与平日里差不多,这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只是,偶尔在夜深时,感受着周围无比孤寂的环境,心底会稍稍有些失落。

    然而,触动多了,久了,心就没了感觉。

    有时候,也许在某一天某一刻,轻轻触动了一下,让人刻骨铭心。

    但亦是很短暂,很短暂。

    同样的月圆,同样的聚合,前世没有的一切,在这里他亲身体会到了一切。

    时间过的真的很快,总在人们再不经意间悄然而逝。

    认真算起来,来这里也已经大半年快一年了。

    从最初的不适应,忍受黑夜的寂寞,到对一切新事物的憧憬。

    在这短短大半年的时间里,其间几次生生死死,此刻回想起来让上官秋羽感觉如同做梦一般。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沉浸在梦中,还是真的存在于这方世界。

    短短大半年的时间,他感觉自己过的比前世二三十年所经历的一切加起来还要充实。

    这种充实让他留恋,让他渐渐融入到了其中,越来越难以割舍。

    有时候他在想若是这一切都是梦,那么他宁愿自己一直沉睡下去,永远也不要醒来。

    “表妹,你说那家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一句话都不说,就跑到屋顶对着月亮发呆?”

    遥对相望,即便是南宫沐雪也能感受到上官秋羽背影深处的孤寂。

    她不明白平日有说有笑,没事还爱**她一下的上官秋羽,竟然会有如此孤寂的一面。

    一旁的南诗洛没有说话,径直飞上了屋顶。

    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得坐在其身边,依靠在上官秋羽的肩膀上,无声的安慰着身旁的男人。

    过年的这几天,上官秋羽虽然表面上很正常一点事也没有。

    然而,心细如发的她又怎么会发现不了上官秋羽心底隐隐藏着什么一份不愿诉说的心事。

    对此,她并没有追问,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让对方感受到,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她都一直在身边陪着他。

    世说鲛人之语深海而居织绡绮丽

    向来如梦佳期若许曾经虽死何惜

    从天真无忧无虑到万物尽收眼底

    谁能笑容明亮一如往昔

    从竹马青梅之谊到并肩不离不弃

    再多风雨何所畏惧

    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身无双翼却心有一点灵犀

    愿世间春秋与天地眼中唯有一个你

    苦乐悲喜得失中尽致淋漓

    世说长生不熄巍峨殿阙孤烛流离

    向来难测人心花开一季碾作尘泥

    从歧途误入迷局到尽处真相浮起

    才惊觉谜底竟然是自己

    从碧落黄泉寻觅到末路抉择瞬息

    执手相依最难期许

    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身无双翼却心有一点灵犀

    愿世间春秋与天地眼中唯有一个你

    苦乐悲喜得失中尽致淋漓

    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天涯海角皆随你

    纵然回忆才明了不如归去

    愿世间春秋与天地眼中唯有一个你

    苦乐悲喜得失中尽致淋漓

    你我情意当如此尽致淋漓

    回过神来的上官秋羽感受到身旁伊人的依靠,心底深处的那片孤寂随之消失。

    一时悸动,上官秋羽突然对着南宫诗洛唱出了前世自己十分喜欢的一首古风歌曲‘山有木兮’。

    这首在这个世界听起来也许会显得有些别样,甚至是直白。

    但是歌中的内容却一直深深的触动着上官秋羽的心灵,同时,在这一刻也同样彻底的融入了南宫诗洛的心灵。

    ‘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天涯海角皆随你

    愿世间春秋与天地眼中唯有一个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一刻,上官秋羽并不觉得自己是孤独的。

    因为现在有一个人一直默默的陪伴他的身边,一个愿意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倾听他述说的人在身边。

    也许她并不是最完美的,但是,她却是如同船舶的避风港。

    无论船舶飘向哪里,飘的有多远,都始终会上岸。

    生生死死他经历过了几次,他并不喜欢什么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他只喜欢平平淡淡最真实的生活。

    揽过依靠在自己肩上的南宫诗洛,上官秋羽在其耳边轻声呢喃。

    “好听吗?”

    良久,南宫诗洛才回过味来,眼中满是柔情。

    “摁”

    “喜欢吗?”

    “很特别,很喜欢。”南宫诗洛在其怀中点了点头道。

    说完,下意识的抬头看着上官秋羽,对其问道:

    “这首歌有名字吗?”

    “山有木兮”上官秋羽道。

    “山有木兮”南宫诗洛轻声念道。

    “心有诗洛。”南宫诗洛念完上官秋羽有紧接着续道。

    上官秋羽这般直白的表白,让平日里已经习惯上官秋羽宠溺的南宫诗洛依旧羞红了脸。

    ……

    底下,听完上官秋羽为自家表妹唱的这首歌,南宫沐雪不禁苦笑着喃喃自语道:

    “我是不是该回学院了?”

    上官秋羽刚刚唱歌并没有刻意压抑着,这首歌虽然很轻柔。

    但是在这大晚上的,即便不时的传来爆竹声,但还是清楚的传遍了小院的每一个角落。

    这让一众人,连带着底下的南宫沐雪再一次被狠狠的虐的体无完肤。

    虽然歌很直白,但是却真的非常打动人心,不说南宫诗洛本人。

    即便是小院里的一众侍女都被其感动的稀里哗啦。

    这首歌带给她们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即便上官秋羽已经唱完,但众人依旧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俩人这种杀人不见血,无意间直至人心底的秀恩爱,让南宫沐雪实在受不了了。

    她生怕自己再这样下去,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毕竟,人都是有对比心理得,在见过自家表妹与上官秋羽俩人的爱情之后。

    她作为旁观者自然而然的间接会受到影响。

    这种影响是非常可怕的,因为这世界有几个男人会像上官秋羽这样直白的宠溺自己喜欢的人。

    这种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人必然会在其心中隐隐留下评判的标准。

    以后,自己该找什么样的人,这成了南宫沐雪的心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