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0章易容伪装术

    禹城,作为大禹皇朝的都城,若是皇室连禹城的一举一动都掌握不了。

    那大禹皇朝恐怕早就已经倒塌崩溃了。

    而且,他们在禹城一点根基都没有,想要出去谈何容易。

    虽然兄妹俩都会易容伪装术,但是再面对大禹护龙卫和缉捕司两大势力的监控下。

    他们哪点小手段又怎么可能逃脱得了那些人的眼线。

    逃脱不出两方的视线,他们的伪装术再强也没用。

    若是换作扎根禹城千百年的八大国公府的人那还差不多,凭借他们在禹城根生蒂固的势力和影响力。

    想要在皇室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送离禹城,这倒有几分把握。

    毕竟,皇帝轮流做,每一个皇帝对整个朝廷和皇室都无法做到百分之得掌控。

    而八大国公府千百年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势力,自然能够在禹城中瞒着皇帝做很多事。

    这也是当初,他们为什么会与吴国公世子吴不已走在一块的原因所在。

    多个朋友多条路,即便他们心底十分看不起吴不已那个靠爹吃饭的二世祖。

    但是,谁让对方有一个当丞相的老爹呢?而且吴家作为大禹八大国公家族之一。

    在这大禹皇城中的能量还是相当大的,若是吴家能够帮忙他们兄妹俩人自然能够躲开两大势力的监视,从而顺利出城。

    不过,八大国公家族与皇室荣辱以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即便两家以前关系不错,但若是西川要是与朝廷作对,吴家恐怕对他们避之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可能帮他们。

    不想这些还好,一想到这,两兄妹不禁齐齐苦笑。

    早在入京之前连祁武便已经想到了这种局面,所以,再有了充分的心里准备后。

    对此,连祁武也不愿意在多做它想,随即,向自家小妹问道:

    “小妹,今天皇宫有发生什么事吗?”

    连婉欣听到自家大哥问起皇宫的事,顿时来了精神,随即将事情的经过一一与自家大哥说了一遍。

    从中特别提到了与上官秋羽同车回来的经过。

    对于上官秋羽,连婉欣在经过今天同车之后,不禁对其有些失望。

    “怎么,小妹觉得那上官家的少将军与传闻中的不大一样是吗??”

    作为自家小妹的大哥,连祁武自然知道自己小妹语气中的含义。

    “小妹觉得他有些名不副实。”连婉欣没有隐瞒什么,直言道。

    虽然她非常清楚自己的易容伪装能力,整个连家即便面对自家父亲她都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所以,她心里对上官秋羽并没有轻视,只是稍稍感到有些失望罢了。

    要知道当时因为吴不已的原因,他们兄妹将在南疆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们对上官秋羽的了解,绝对比禹城中道听途说要准确的多。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让她心底对上官秋羽有着很高的期望。

    原本今天她叫住上官秋羽,邀请其同车,便是想看看上官秋羽能不能识破她的易容术。

    同时,借着上官秋羽让上官家对自家有所看轻。

    很显然,后者成功了,她成功通过自己的演技骗过了上官秋羽,甚至让上官秋羽对自家大哥生出了强烈的排斥心理。

    不过相对于前者的期望,上官秋羽显然没有识破自己的易容术,这让她稍稍感到有些失望。

    这就好像天下第一,总想着求败的心理,因为他们没有了追赶得目标。

    人生如同失去方向一般,不知道努力还有何意义,而连婉欣便是有着这样的心理。

    这时,不待连祁武说话,一旁的老者淡淡道:

    “小姐,哪位少将军最后发现你了。”

    当时他在驾车离开时,上官秋羽低声骂娘被他听进了耳中。

    他不清楚是不是镇国公上官雄暗中告诉上官秋羽的,还是对方自己发现的。

    但是,两者不管怎么说,自家小姐的易容术被人识破,这让老者还是感到有些意外。

    “易叔,你可别骗我,他怎么可能看穿我的易容伪装术。”

    显然,连婉欣对自己的能力很是自负。

    一旁的连祁武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清楚自己面前的老者不会无故放言。

    而且,偌大的禹城,自家小妹的易容伪装即便再厉害,也不可能骗过所有人。

    来时自家父亲便说过,自己两人的易容伪装再强,也瞒不过大宗师境界的强者。

    至于大宗师境界以下,也是一半一半,只要对方仔细观察,还是能够看出些许端倪的。

    不过,自家易容伪装术在上官家面前,不论是他们还是自家父亲亲自前来,都无法逃过镇国公的双眼。

    因为上官家的血域诀有点特殊,只要自己等人以真面目与之相见过一次后。

    再次出现在对方面前,无论自家易容术多么的高明,都很难骗过对方。

    上官秋羽作为上官家少将军,不用说都知道对方肯定练了血域诀。

    再加上当初自己等人在汲水与之见过面,虽然只是点头之交。

    但是,按照自家父亲所言,对方能够识破自家小妹的易容术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连婉欣见自家大哥沉默不语,又想到老者不是那种无故放言的人。

    心底也不禁疑惑自己的易容伪装术是不是真的被对方识破了,对方当时对自己不屑多言。

    其实是不想与自己这个假货多言,若是真的哪样,自己还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见自家小妹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连祁武连声安慰道:

    “好了小妹,父亲说过上官家的血域诀对武者的气息很是敏感。

    当初我们在汲水的时候,与那上官少将军见过一面,你被她认出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要在意那些小节。”

    听到自家大哥这么说,连婉欣心底反而生出逆反心理,颇为有些不服气道:

    “哼,我才不信那个邪,我偏偏要看看那个上官少将军是不是真的能够看穿我连家的易容伪装术。”

    说完,连婉欣接着对一旁的老者央求道:

    “易叔,你要帮我。”

    “这”老者自然知道自家小姐要求自己做什么,不过他并没有立马答应。

    而是转头看向一旁的连祁武,若是连祁武不同意,他是绝对不会帮忙的。

    连祁武见此,不禁感到有些头疼,清楚自家小妹性格的他,知道这时候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自家小妹这样子显然是主意已定,自己无论如何也劝不住。

    对此,他只能当做没看到,不点头也不摇头,反正不表态,一切看自己小妹自己能不能说服老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