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6章出宫2

    有道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老子英雄儿好汉,虽然这两句不完全正确。

    但是再怎么说身为堂堂西川候世子,竟然连人都没有杀过,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让上官秋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

    心中不禁怀疑,连祁武的父亲西川候真的是一个英熊。

    额,是的,是英熊,不然怎么解释对方生出一个这样的儿子。

    空有一身好修为,也不知道花了多少资源堆上来的。

    想到这里上官秋羽已经没有兴趣与之交谈了,同时还有几分后悔刚刚自己为什么要上他的车。

    刚刚自家便宜爷爷之所以直接离开,恐怕其中的原因是不想被对方纠缠。

    所以,才特意将他这个便宜孙儿丢下解决麻烦。

    在没正式接触连祁武时,上官秋羽还不认为对方不敢哪样。

    毕竟,自家便宜爷爷贵为大禹镇国公,位高权重,一般人哪里敢拦着。

    但是,他在见识到连祁武的厚脸皮后,他却是不那么坚定的认为了。

    毕竟,对方同样贵为一方边镇侯爷之子,自家便宜爷爷虽然贵为镇国公。

    但若是连祁武硬是厚着脸皮跟着,自家便宜爷爷怕也不会把对方怎么样。

    所以,对于这种人,一般不想与之深交的人,会十分的厌恶。

    就好比现在的上官秋羽,他就是一刻也不想与之同处一车。

    沉默,既然不想再与之交谈,上官秋羽便直接沉默应对。

    也许是感受到了上官秋羽对自己的不耐烦,甚至说是厌恶。

    车内的连祁武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也不再多话,闭口不在言语。

    不过,在上官秋羽看不见的地方,车内的连祁武对上官秋羽透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

    不过,这让重新将视线转移到车外高墙上的上官秋羽并没有看到。

    更没有丝毫察觉背后连祁武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嘲讽。

    直到马车停下来,上官秋羽便迫不及待的下了车。

    对于上官秋羽急急忙忙下车,连祁武也跟着下车相送道:

    “上官少将军,咋们改日再见,记得替我向镇国公问好。”

    上官秋羽听到对方还想着下次见面,心里不禁摇了摇头。

    ‘下次,呵呵,我可不想再有下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上官秋羽下意识的转头看了过去,正巧对方转身上车。

    摁?

    ‘系统,给我查一下对方资料。’

    连婉欣

    年龄:十八

    资质:优秀

    修为:二流后期(伪一流巅峰)

    状态:健康

    身份:西川候之女

    好感:三十

    “靠,竟然被一个娘们耍了。”上官秋羽看完系统显示的资料后,不禁低声骂娘道。

    此刻,上官秋羽怔怔的站在原地,一脸涨红难看到了极点。

    要不是刚刚他鬼使神差的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的背影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他说不定真的被其蒙骗过去了,不过,应该说若是没有系统,他最多也只是疑惑,甚至连怀疑都不会怀疑。

    这让平时有些自负的上官秋羽心中羞愧到了极点。

    想到自己刚刚在马车内那番对别人的不屑一顾,这让上官秋羽觉得很是尴尬。

    一想到当时对方说不定在自己背后鄙视自己自己还不知道,便越发觉得自己这次当真是糗大发了。

    下了马车的上官雄并没有直接进府,而是站在下车的位置等上官秋羽。

    见上官秋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对方离去的马车。

    “羽儿”

    听到自家便宜爷爷叫自己,上官秋羽这才反应过来,随即摇了摇头,连忙快步走了过来。

    见来到自己身边的孙儿,脸色有些难看,上官雄不禁意外道:

    “摁?没想到那小丫头竟然没骗过羽儿你?”

    额

    见自家便宜爷爷很是意外的表情,上官秋羽感到很无语,很无语。

    感情自家便宜爷爷早就看出了对方是假扮的。

    对此,上官秋羽不由对自家便宜爷爷翻了翻白眼,随即吐槽道:

    “爷爷早就看出来了,怎么不事先跟孙儿说一声啊。”

    要知道上官雄作为先天境宗师强者,想要瞒过别人事先告诉自己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自家便宜爷爷明明知道却不告诉自己,使得自己在别人面前出尽洋相,心中微微有些不痛快。

    上官雄尴尬笑了笑,随即打着哈哈道:

    “孙儿你不是自己看出来了嘛?”

    上官秋羽苦笑着说道:

    “是,看是看出来了,可是孙儿是在下车的时候才看出来的,这能一样吗?”

    上官雄见自家孙儿一脸不知足的模样,不禁摇头自嘲道:

    “孙儿你能在下车前发现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要知道,若不是爷爷我修炼血域诀,说不定也发现不了那小丫头的装扮,今天整个席间能看穿那丫头假扮身份的不超过四个人。”

    “这么厉害吗?”

    听到自家便宜爷爷这么说,上官秋羽不禁有些吃惊,有点觉得不可思议。

    他完全没有想到,整个席间竟然只有区区四人看穿对方假扮的身份。

    要知道今天大禹朝中大臣几乎全到,虽然这些人中的高手强者只占大禹朝廷的小部分。

    但这不敢让人小觑了,然而就是这样的场面,自家便宜爷爷却告诉自己其中竟然只有区区四人看穿对方假扮的身份,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你可不要小瞧了西南哪一位,那才是真真正正的老狐狸。

    身为他的儿女,她又岂是泛泛之辈。

    若是爷爷没有猜错,对方刚刚给你的印象一定是不屑一顾吧?连带着你对其父亦是不屑一顾吧?”

    被自家便宜爷爷这么一说,上官秋羽不禁再次脸红。

    上官雄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自家孙儿,见其脸上的变化,便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于是,接着说道:

    “西川候连百战,一身武功乃是四大边镇侯爷中最强的。

    若是爷爷猜的不错,他也许在几年前便已经突破后天境达到先天宗师境界了。”

    上官秋羽疑惑的问道:

    “先天境?既然西川候修为达到了先天境,那他怎么还能够坐镇西南,掌管西南边镇数百万精锐?”

    大禹皇朝从当初四大边镇侯爷私兵造反后,便明令禁止掌管边镇兵马大权的四大侯爵位。

    不能由超过后天境的先天境强者担任,以免再次形成尾大不掉之势。

    如今听自家便宜爷爷这么一说,上官秋羽自然十分的好奇。

    “刚刚那丫头是怎么骗过羽儿你的。”

    说完上官雄不再为自家孙儿多做解释,有些东西得靠对方自己去看去想,他却是不能直接将答案说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