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5章出宫1

    马车内

    上官秋羽静静的听着连祁武在自己面前再三客套。

    从上车连祁武的嘴便没有停息过,但就是不切入正题,这让上官秋羽不禁感到有些无语。

    他可不认为对方叫住自己,又邀请自己上车就只是为了东拉西扯。

    虽然两人有过一面之缘,但那只是在太子轩辕璟的介绍下,仅仅知晓了对方的身份。

    两人并没有说过几句话,根本谈不上半点交情,

    就这样两人明明没有多大交情,但从对方口中说出却如同两人好像相识很久一般。

    即便上官秋羽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他两句,他也能表现出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让上官秋羽对此实在是无话可说,只能在额头上大写佩服两个字。

    这种自来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的出来的,没有多年深厚的功力(厚脸皮)是做不到的。

    这时,连祁武也发现了上官秋羽对自己的热情并不是很感冒。

    所以,也不再废话,毕竟再废话下去,马车就要开到镇国公府上了。

    要知道八大家族的府邸是离皇宫最近的地方,而自家手下也是紧跟着前面镇国公的马车。

    马车行驶的很快,没有什么人敢挡镇国公的车架。

    而且皇宫周围除了守卫的士卒,一般人是不可能无故出现在这里的,自然不需要花费太长时间。

    “咳咳”

    所以,连祁武也不在藏着掖着,轻咳声后直接向上官秋羽试探道:

    “不知少将军怎么看今日翼虎王为苗族王子求娶我大禹公主的举动?”

    车窗外到处一片高墙,一点吸引力都没有,这让上官秋羽颇感无趣。

    放下窗帘的上官秋羽,一脸无所谓道:

    “没什么看法,最后不是没成吗?”

    说实在的,对于翼虎王那种是人都能感觉到他在故意找茬,上官秋羽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

    翼虎王全身上下也就一个小白虎让上官秋羽稍稍上心,其他的他也只能呵呵了。

    见对方好似被自己无所谓的态度噎住了,上官秋羽随即对其问道:

    “怎么,连世子对此有不同见解?”

    连祁武摇了摇头,并没有直面回答,反而问道:

    “少将军可知苗人近年来年,年年入京打探我大禹虚实可为何事?”

    “何事?”上官秋羽顺着对方的话问道。

    连祁武见上官秋羽上道,于是表情立时变得很是凝重道:

    “近年来,苗人一反常态,不再与西南其它外族交战,反而频繁进入我朝西南边界惹是生非,其心可谓昭然若揭。

    因为苗人能够御兽而战,战力十分强横,家父生怕西南有失,身死难报陛下厚恩。

    所以,特命在下此番进京向皇帝陛下向朝廷求援。”

    “求援?”上官秋羽听到对方的话,不禁失笑道。

    上官秋羽实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要知道西川候府麾下数百万精锐大军,竟然连仗都还没有开打便派自家儿子进京求援,这得有多怕死啊。

    同时,上官秋羽不禁吐槽西川候是怎么坐上这个位子的。

    “正是”连祁武见上官秋羽的表情,脸上也不由感到有些尴尬。

    不过,并没有回避上官秋羽戏调的眼神。

    吐槽完后,上官秋羽接着又继续问道:

    “不知道西川候派世子进京,是想要朝廷怎么援助西川候府?”

    随后,连祁武对上官秋羽说了半天苗人如何如何强大,西川候府如何如何势弱。

    总体来说就是要权要钱要粮要兵器,独独不要兵马。

    当然,朝廷想要兵进西南也行,但是兵马的指挥权需要交给西川候府统一指挥。

    同时,像上官秋羽的便宜爷爷这样的人物便不要领兵前去了。

    美其名曰:‘有了朝廷援助,西川候府上下,即便拼死最后一人,也绝不会让苗人占的大禹半寸土地。

    而像镇国公上官雄这样的国之柱石待在朝廷,坐镇朝廷便是对西南最大的支持,对苗人最大的威慑。’

    虽然连祁武一再将其说的很委婉,但是这让上官秋羽听了也不禁像看傻逼一样看着面前的连祁武。

    若不是对方贵为一方边镇侯爷之子,同时自己又在对方马车上。

    说不定上官秋羽真的会忍不住一脚将其踹下马车的可能都有。

    这时候,上官秋羽才明白,皇帝轩辕昇为什么会那么不待见连祁武了。

    感情不光连祁武本人厚脸皮,其父西川候的脸皮,怕是一点也不比他这个做儿子的差到哪里去。

    毕竟,有其父必有其子嘛,所以,上官秋羽为此深深为连家父子默哀。

    有道是贪婪不是罪,有罪的是过度贪婪。

    连家父子如今便是一对过度贪婪到极致的人,这样一对父子让身为皇帝的轩辕昇如何能够容得下?

    西南作为四大边镇中少有战事的一方,数十年来的积累岂是一两的战争能够消耗完的。

    短时间内,即便出兵攻伐苗人也完全不需要朝廷的支援。

    而且算干不过,就算要求援,那至少也应该等到战事开始,双方打过之后再说。

    毕竟,苗疆苗人又不是北地的北虏,北虏实力强劲,北神候也没有在对方还没有与之交手的情况下便派人前来求援。

    北虏被世人公认的大禹第一强敌,而苗疆苗人算什么,顶多也就给西南各外族一点压力。

    即便苗人能够人人御兽作战,但是凶兽妖兽是不能战胜的吗?

    即便不能战胜,难道连防守西川候府上下数百万精锐都没有把握吗?

    战争还没开始,便派自家儿子进京求援,这样的将领上官秋羽当真是长见识了。

    不知道是不是西南长久的安逸日子过惯了,上官秋羽完全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半点杀气。

    这对于一个身在武将世家,同时,还是发生在西川候世子连祁武身上。

    这让上官秋羽不禁感慨西南的外族实力到底有多弱啊,竟然没有把西川候父子赶出西南。

    不管怎么说,作为一方边镇侯爷之子,其它什么不行都可以,但是这身上没有半点杀气?

    不曾杀过人,这样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要知道上官家的血域诀对人的杀气煞气是十分敏感的。

    所以,上官秋羽能够很确定连祁武定然没有杀人,若是对方杀过人,不论是以何种方式杀的。

    身上怎么说也会带着一丝杀气,然而,对方身上完全没有,这让上官秋羽不禁感到无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