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3章两王结怨

    见翼虎王对此这般激动,上官秋羽不由邪邪一笑。

    随即见太子轩辕璟一脸得色的看向自己,上官秋羽不由白了他一眼。

    心道:‘这家伙是学了读心术了吗?竟然将自己的台词一字不差的抢去了。’

    不过,抢了也就抢了吧,这家话还一脸邀功的模样,这让上官秋羽不由的想给他两巴掌的冲动。

    不过,上官秋羽不由心思一转,随即向身后瞥了轩辕冰语一眼,见她正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家洋洋得意的大哥。

    这让上官秋羽不禁暗道好险,同时默默的在心底为轩辕璟这个太子殿下默哀了两秒钟。

    然后,才向对面的轩辕璟示意看向自己身后,正盯着他显得面色不善的轩辕冰语。

    果然,轩辕璟在见到自家皇妹一脸不善的盯着自己时,顿时立马就阉了。

    连忙闭嘴坐回原位,低着头默默的装模作样的开启吃货模式。

    他刚刚一时得意,竟然把对面的小祖宗给忘了。

    最要命的是自己竟然将她拿出来做交易,先不说他有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翼虎王不会答应。

    但是女人是不会管这些的,她只会看你将她放在什么位子。

    自己刚刚的行为,很显然,不仅没有得到自家便宜老子的赞赏,同时,更要命的是恶了自家最得宠的皇妹。

    虽然轩辕冰语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是,心底会有一点不舒服是肯定的。

    轩辕璟想着想着,一张脸苦的像根苦瓜似的,抬头偷瞄自家皇妹。

    不过,见对方一心盯着场上的上官秋羽。

    根本没心思搭理他的意思,这让他对此更加郁闷了。

    一旁的战王轩辕祁眼见自家大哥跳出来以悲剧收场后,便直接很明智的闭嘴观望。

    言多必失,悲剧在前,理当谨慎。

    场上的上官秋羽见翼虎王说的这般决绝,又见没有人上来搭话了。

    于是,耸了耸肩,走到翼虎王身前双手一摊,对其道:

    “那翼虎王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难道翼虎王准备了能够相比北虏所献的万里驹还要珍贵的东西?”

    不等翼虎王开口,一旁坐在席间的北虏左贤王听到上官秋羽的话后,一脸轻视道:

    “切,别说本王轻视夷苗,就凭他们,岂能拿出媲美我北虏万里驹的宝物。”

    西南各族被大禹乃至周边各族统称为西夷,与南疆的南蛮一样,南疆周边的所有外族都被统称为蛮族。

    “你找死,带毛的虏狗。”

    见左贤王毫不客气的对自己和自己的族人冷嘲热讽,翼虎王阿勻木顿时大怒。

    “本王怕你不成,你这配吃草的苗羊。”

    见翼虎王准备跟自己动手,左贤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眼见两方当即就要在席间大战一场的节凑,一声冷哼瞬间让两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席间一股浓烈的煞气围绕在左贤王和翼虎王周围,仿若一柄利剑一般。

    只要两人敢动手,周围的煞气便会直接侵入两人身体。

    这时候,左贤王颇为有些忌殚的看着笼罩在自己周围的煞气。

    要是没有被煞气包围前他还有所不惧,但是此刻,对方悄无身息的将煞气笼罩在了自己周围。

    而且如此近的距离,即便自己想逃也逃不脱。

    煞气不同于真气,真气伤身,煞气伤神。

    上官家血域诀专门吸收战场煞气为己用,这种能够令人心神受到影响的煞气,他是一点也不想沾到。

    于是,只好苦笑道:

    “镇国公,我俩只是开个玩笑,不用这么认真吧。”

    左贤王此举,也算间接的向镇国公上官雄示弱了,这对于脾气暴躁的左贤王来说,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事。

    同时,也能够侧面的反应出镇国公上官雄的实力。

    至于同样被煞气包围的翼虎王也感受到了自己身边煞气的恐怖,因此并没有反驳左贤王的话。

    同时,怀中不知什么时候钻出一只小白虎,这只小家伙似乎是被镇国公施展的煞气所吸引出来的。

    小白虎的出现,瞬间吸引了上官秋羽的目光。

    妖兽:翼虎王(翼虎中的王者)

    年龄:三百岁(未成年)

    实力:超一流巅峰

    所属:苗人翼虎王

    就在上官秋羽注意翼虎王怀中小白虎的时候。

    坐在席间的镇国公淡漠道:

    “这里是大禹,大禹皇宫,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再有下次,你们便不用回去了。”

    镇国公上官雄的语气虽然说的很平淡,但是却没有人敢将其说的话不放在心上。

    大禹皇宫强者众多,即便镇国公上官雄不出手,只要皇帝轩辕昇想要杀两人,亦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若是换作平日,镇国公定然不会管这档子事,毕竟头上还有轩辕昇这个皇帝顶着。

    但是,今天乃是庆贺一众南疆众将领的宴会。

    作为今日的主角,镇国公上官雄自然不能让两个外族在席间大动干戈。

    随着两人周围的煞气散去,席间紧张的气氛随之消失。

    经过上官雄的警告,左贤王与翼虎王两人相互冷哼一声后,便没有了再动手的冲动。

    两人清楚,镇国公上官雄刚刚说的话绝对没有与他们开玩笑。

    虽然两人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若是因为一点口角便身死大禹皇宫,这就有点冤枉了。

    所以,两人都收了性子,不过从双方眼神中可以反应出,两人恩怨算是在这结下了。

    至于什么时候了结,就看两人自身意愿了,双方想要报复对方,除了在离开禹城那一刻出手。

    否则,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了,要知道北虏和夷苗,两者一南一北,相隔甚远,若是等两人回到自家地盘。

    天知道再次相遇会是什么何年何月,而这一次两人之所以会亲自来禹城。

    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大禹一举迅速打退了南蛮。

    更是将其重创,两族想要弄清楚大禹具体局势,才亲自赶来禹城了解情况。

    下次,来的使臣就不一定会是两人亲自前来了。

    经过左贤王这么一闹,翼虎王阿勻木也没有再提求亲之事,直接坐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子。

    完全将先前的事当做没有发生过,对此,上官秋羽也乐的清闲,没有无趣的再找对方麻烦。

    而轩辕昇也难得糊涂,并没有再追究翼虎王先前的闹剧。

    很快,席间再次回归正题,为一众南疆将士庆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