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99章翼虎王1

    如今,翼虎王阿勻木没有事先透露半点消息出来,这让皇帝轩辕昇很是为难。

    苗疆苗族人口虽少,但是因为苗人人人能够控制兽类,能够御兽作战。

    从而致使苗疆苗族整体战力十分强悍,完全不输于南蛮一族。

    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苗疆苗族比之南蛮更加难缠。

    不过,因为人数限制的原因,苗疆苗人一般情况下很少会出来找大禹的麻烦。

    总体来说,千百年来两者之间得关系相处的还不错,还算和睦。

    当然,苗人不找大禹麻烦,不代表他们不找别人麻烦。

    苗人因为能够控制兽群的原因,骨子有着好战的基因,带着嗜血的血性,同时还有点欺软怕硬劣根。

    他们知道大禹不好惹,便掉头压榨南疆其它各族,压制其它少数民族的生存空间。

    对于这种狗咬狗一嘴毛的事情,西川候在这方面一直调控的很好。

    一直暗中为一众西南各族提供资源,以免各族被苗人所灭。

    总体来说,西南一直以来,在大禹四大边疆中算是最为稳固的,战火同样也是最少,这让朝廷上少操了不少心。

    不过,朝廷安心归安心,然而皇室对于设立在西南的西川候府却十分的不放心。

    因为西南战事极少,兵马调动也同样很少,有些军队在一个地方,一呆就是几十年。

    这使得那些将领渐渐拥兵自重,形成如同军阀一般的存在。

    从而使得朝廷对哪里的控制力度也是四大边镇中最弱的。

    而西南一地,势力最大的自然要属西川候府。

    西川候府作为西南一地最大的军阀,手中掌握的精锐兵马数百万。

    在西南一地可谓一手遮天也不为过,要不是西南一地通往中原的各处险关要道都掌握在朝廷手中。

    说不得皇室会直接铲除西川候府的势力也说不定。

    如今平静多年的西南遇到了大麻烦了,以前苗人要打仗都是找相对比较弱小的西南各外族打。

    如今,苗人似乎感觉打那些实力弱小的外族已经没意思了,准备调过头来与大禹好好干上一架。

    颇有一种刀磨好了,想试试刀锋如何。

    这一刻,坐在上官秋羽身旁的轩辕冰语如若针毡。

    她没有想到自己一时想凑个热闹,陪自家母妃前来宴会,竟然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求取公主,这么狗血的事情,百年难得一遇的事情。

    竟然会如此巧合的被她碰上,她这也算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

    如今皇室之中,尚在闺中待嫁的公主只有她轩辕冰语和七公主轩辕凌雪两人。

    其他的要么已经嫁为人妇,要么就是年龄还小,还没到嫁人的年龄。

    可以想想,若是自家父皇答应对方的请求,哪样势必会从自己和七姐两人中挑选一人出来。

    虽然她清楚自家父皇对自己的宠爱,不至于让自己嫁到外族受苦。

    但是,在这军国大事面前她却没有一点把握。

    而且,即便自家父皇疼惜自己不让自己去,但是,她与自家七姐轩辕凌雪从小一起长大。

    两人感情甚深,她同样不希望自家七姐远嫁苗疆。

    而且,从翼虎王阿勻木的穿着上看,轩辕冰语本能的对其感到排斥。

    她实在难以忍受这种有着衣服不穿,偏偏一身披着一身兽皮,这样的生活方式她实在没办法接受。

    场上的翼虎王阿勻木见皇帝轩辕昇站在那里不发一言,随即将头转向坐在上官秋羽位子上的轩辕冰语。

    直接上前拱手道:

    “外臣听闻公主殿下至今还未许配人家,不知道公主意下如何?”

    坐在位子上的轩辕冰语见对方滴溜溜的看向自己,心底暗叫不好。

    随即,果然如同她想象的一般,对方是直接冲着自己来的,这让轩辕冰语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下意识本能的看向一旁的上官秋羽,一脸哀求的看着上官秋羽,希望他能够帮到自己。

    原本轩辕昇正犹豫到底该不该答应对方。

    毕竟在这种场合上,大禹若是直接答应对方。

    这样一来势必会让对方面子上下不来台,如此很有可能以致两族因此与之交恶。

    要知道苗疆虽小,但胜就胜在它虽然短小,但却异常的精悍。

    若是一个处置不当,很有可能会因此造成西南战事生起,到时候又会让朝廷一阵头疼。

    就在他犹豫不定的时候,突然见到对方将目光转向自己最宠爱的女儿轩辕冰语身上。

    这让皇帝轩辕昇瞬间不爽了,虽然他犹豫,但是即便答应,他也不可能让自己最宠爱的女儿远嫁外族。

    苗疆与禹城相隔何止数万里,他又怎么可能让轩辕冰语远嫁那么远的地方。

    所以,从对方将目光转向轩辕冰语的那一刻起,皇帝轩辕昇便直接将仅有的一丝犹豫抛于脑后了。

    不过,不等他先开口,便见一旁的上官秋羽实在受不了轩辕冰语苦苦哀求的眼神,随即站起身来。

    说实话,即便轩辕冰语不求他,他也同样会站出来反对。

    他一直认为战争从来都是男人的事,不应该将无辜的女人牵扯进来。

    “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是巍巍大明的祖训。

    有明一朝,不论功过,只论历史。

    光是以上的几项便足以说明明朝一代人的风骨,这种即便面临君王被俘或战死,敌人兵临城下都绝不低头认输的王朝。

    是上官秋羽最为敬重与向往的,那绝对是一个让人民值得骄傲的朝代。

    所以,在面对眼前这个外族使臣的一席话,上官秋羽不由抱以冷笑。

    如今,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站在大禹一方,他自然不希望堂堂大禹皇朝让一小族之臣在这里使一众大禹臣子和皇帝为难。

    所以,他站出来了,不为轩辕冰语的哀求,不为臣子替君王分忧的本份。

    只为他如今身为大禹堂堂七尺男儿,便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让自己与大禹蒙羞。

    翼虎王见上官秋羽一脸冷笑的看着自己,显然清楚对方是来者不善。

    虽然苗疆一众苗人不是很关心大禹所发生的事情。

    即便是威震各外族的镇国公,苗人也只是大多数听说过,并没有深入研究。

    然而,翼虎王作为苗人少数对外界了解颇多的人,自然清楚镇国公的厉害。

    同样也很清楚上官家在大禹皇朝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

    『感谢坏坏四少的5000打赏,本书第一个舵主出现,恭喜坏坏四少荣登舵主之位。

    同时,这也是小弟人生中第一个出现的舵主,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不废话,今天五更万字走起,以感谢书友坏坏四少的大力支持。

    至此,全书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