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81章感怀

    一把将自家孙儿从浴桶中抱了出来,其间看到上官秋羽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疤。

    即便是他戎马一生,也不禁被自家孙儿身上的伤疤触动了。

    要知道如今上官秋羽连二十岁都不到,即便是他上官雄在这个岁数的时候,依旧还在自家父亲的庇护下锻炼。

    虽然他从小刻苦,虽然他也从小便会普通士卒一起上前线与敌人拼杀,但是,军中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人暗中保护着他。

    即便戎马一生的他,身上的伤疤也没有上官秋羽此时身上的多,这让他一见之下不由心神一颤。

    要知道,上官秋羽穿越前,前任可是被人生生虐杀死的,当时他重生醒过来时,整个人被包裹的像个木乃伊一样。

    由此可见当初他身上所受的伤有多重,几乎刀刀致命,留下这些让人心悸的伤疤也是正常的。

    随即在统一天云湖中,他也同样身先士卒,身上大大小的伤疤,不知增添了多少。

    不过,好在有系统存在,并没有让上官秋羽的伤势留下什么后遗症。

    亲眼见到自家孙儿身上的伤疤,上官雄才想起当初他在问询上官天等人的时候,也知道自己孙儿那次可谓是真正的死里逃生。

    随后几次九死一生,这些伤怕是都是当初自家孙儿还没有与自己这个爷爷相认时留下的。

    以前他没有看到这些,上官秋羽也没与他说,如今看到自家孙儿身上所留下的伤疤,上官雄心底不由生出一丝愧疚。

    他恨自己为什么当初硬要与自己儿子置气,使得自家孙儿平白无故遭受这些磨难。

    “嘶”

    紧随上官雄身后的上官阁、上官诚、府中管家还有铁影四人,看到上官雄怀中得到上官秋羽时。

    亦是不由睁大双眼倒吸了一口凉气,作为上官家的家臣,他们人人手上的武功都不弱。

    他们自然能够辨别上官秋羽身上所留下的伤疤代表着什么,随即,一个个不由齐齐陷入沉默。

    上官雄将其放在床上之后,发现自家孙儿体内真气雄浑,内功也已经突破到了超一流境界。

    并没有他先前所担忧的那样,自家孙儿强行突破造成根基不稳。

    如今,上官秋羽体内真气浑厚的让上官雄这个做爷爷的亦是感到吃惊,这哪里是什么强行突破,明明是厚积薄发。

    若是正常武者,上官秋羽这一身功力,怕是早就冲击到了超一流巅峰境界了。

    却不想自家孙儿才堪堪达到超一流初期,而且最主要的还是上官秋羽体内的真气纯度简直直追先天真气。

    要知道武者境界一样,不代表战力也一样,一些同一境界的武者为什么能够打败与自己相同境界的武者。

    其中除了武技的等级差异外,最主要的便是武者真气的精纯程度。

    真气越精纯,发出的威力便越大,这也是为什么功法有高低之分的原因。

    因为,越高级的功法,所修炼出来的真气便越精纯,同样的功力境界,武者修炼的功法等级越高,发挥的威力自然便越大。

    同时,修炼高等级的功法,突破先天境的概率也比较大一些。

    虽然上官雄不理解自家孙儿为什么体内真气会如此的浑厚。

    但是,只要没有造成自家孙儿根基不稳,上官雄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转头看着站在身旁四人,上官雄挥了挥手道:

    “羽儿没事,你们都下去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是”四人见此,也知道自己在这怕是妨碍到自家家主了。

    从前上官雄这个家主,一生戎马,天下之大无人敢与之沙场争锋,他们这些人追随其身后,一直像仰望高山一样仰望着他。

    天道轮回,在厉害意气风发的人也有老的一天,人老了就会对一些事物和人产生留恋,意志也会随之改变。

    若是换作十年前,那时的上官雄再面对今天的事情,最多也就过来看一眼,绝不会这般感怀。

    不过,‘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即便,如今上官雄老矣,但是,他依旧是能顶大禹皇朝半边天的镇国公,只要他不倒,上官家便永远是大禹第一战神世家。

    数十年的压抑,如今老来得孙与那些老年得子的人一样,总是希望自己孙儿不要受到任何伤害。

    这是人之常情,虎毒还不食子,更何况是人,任何人也无法避免,不能免俗。

    数十年来,上官雄从小接受自家父亲教导,一直严守律己,长大后肩负上官家的重任,数十年百战沙场,延续着上官家传承千年的战神之名。

    上官家累世名声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要说不累那是骗人的。

    当年,自己的父亲还有自己帮忙,父子联手挑起上官家的大梁。

    然而,轮到他的时候,上官秋羽的父亲离家十数年不归。

    十数年来,上官家的一切都是上官雄一人一肩挑着,压力有多大,他无处诉说,他只能默默承受着。

    现实逼的他不得不咬紧牙关支撑着上官家这面大旗,不能让其在自己手中倒了。

    所以,上官雄这一代的上官家,是历代规矩最为深严的,府中一切规矩都沿用着军中律法,没有一丝人情味可讲。

    十数年下来,他早已经习惯了,但是,随着上官秋羽的到来,这一切都慢慢的开始发生着改变。

    一个家族,还是需要有点人情味比较好,这样才能更加让人团结一致。

    静静的坐在床沿边,看着熟睡着的上官秋羽,上官雄感觉这一刻才是他十几年来最最轻松的时刻。

    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就这般静静的护着自家孙儿,脑海中回荡着上官秋羽父亲儿时的一幕幕。

    虽然只要少许的几幕片段,但是这些年他却是不时会想起。

    “哎”

    想到自家儿子小的时候,自己没有什么时间陪伴他,零星的记忆很短暂,让他不免有些后悔。

    如今,他更后悔的是,他连上官秋羽这个亲孙子小时候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让他自责自己这个做爷爷的不称职。

    说一千道一万,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如今上官秋羽能够出现在他身边,他已经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即便有些失落,也并没有让他过度伤感,唯一想的便是以后好好补偿自家孙儿。

    同时,多给自家孙儿一些帮助,让上官家成为他的有力后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