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77章感触

    “哎”

    随着一声叹息,天隐头上插着一根随风飘荡的小草,一脸委屈外加无奈的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口中喃喃自述道:

    “我都说了少将军深藏不露,不可能瞒的过他的,你偏不信,这回让人看咋们笑话了吧。”

    说着,天隐指了指正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搭,静静的看着自己两人的上官秋羽。

    红袖随着天隐指尖看去,只见上官秋羽还真的一脸憋笑的看着自己两人,大有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节奏。

    不由对其狠狠的瞪了一眼,随即,转头埋怨道:

    “那还不是你没用,都突破到超一流境界了,还被别人一眼就发现。”

    听到红袖的吐槽,天隐脸色不由僵硬了半秒,随即显得有些委屈道:

    “我能跟怪物相比吗?”

    要知道天隐术可不是一般的隐匿功法,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天隐术绝对是这个世上最顶尖的隐匿之术。

    不然,护龙卫的密探也不会让世人闻风丧胆。

    能让天隐说出这种夹带着一半丧气话出口,由此可见上官秋羽是真的让天隐感受到了什么事绝望。

    在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领域面前,一次次被人打击的体无完肤,天隐都已经开始麻木了。

    听到天隐这么一说,红袖随即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对,于是,赶忙附和道:

    “额,也对。”

    同样被上官秋羽虐的体无完肤的红袖不由有些感同身受,也不在怪天隐没用,反而对上官秋羽变态行径,进行了一番汇总。

    上官秋羽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当着自己的面你一言我一语的,甚至对方几次恶意中伤自己,这让上官秋羽一张笑脸瞬间黑了下来。

    心中止不住的吐槽两人禽兽,拉伤害都拉到他身上来了,妥妥的虐狗模式正常开启。

    有道是婶婶可以忍,叔叔不可以忍,见两人视自己如无物,当着和尚面前念经,上官秋羽不由直接打断道:

    “诶,我说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就算要谈情说爱也要找一个地方先,在这算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这样很扎眼吗?”

    见上官秋羽一脸不爽的样子,这让刚刚心中还有些郁闷的红袖瞬间感觉畅快多了。

    于是,跟上官秋羽办了个鬼脸,随即,牵着天隐潇洒的走了。

    走就罢了,一边走还一边对身旁的天隐说道:

    “隐,咋们走,有人快受不了,咋们办正事去。”

    ‘噗’

    好家伙,上官秋羽一口老血差点没当场喷出来。

    看着天隐转头一脸歉意又尴尬的看着自己,对此,上官秋羽不禁摇了摇头,暗道‘又是一个怕老婆的主’。

    心中为天隐默哀的同时,又想起红袖最后彪悍的话语,不禁佩服对方当真什么都敢说。

    天隐和红袖两人,虽然上官秋羽与他们相识的时间不算长。

    但是,对于天隐和红袖两人,上官秋羽一直都是将他们看作是自己的朋友,超越普通朋友的界限。

    即便两人现在是在为他做事,可上官秋羽对他们从未有过对待下属那般。

    三人亦师亦友,相互学习,相互玩闹开开玩笑。

    也许,最初三人之间有过误会。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相互之间对彼此的了解。

    让三人原本毫不相干的人联系在了一起,放下了对彼此的成见,相互包容,无心之间拉进了三人的距离。

    对于红袖的无心或是有意的玩笑之举,上官秋羽从未放在心上。

    人生在世,不能光只有手下或是敌人,朋友也同样很重要,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区别朋友的定义。

    那些朋友能够交心,那些朋友只是泛泛之交,这个一定要分清楚,想明白。

    若仅仅只是酒肉朋友,哪样宁可不要,需懂的知己三两个,此生足矣。

    想着想着,这让上官秋羽不由想起了南宫诗洛和齐嫣儿二女。

    二女对于上官秋羽来说都很特别,一个是他来这个世界上第一眼看到人,一个是自己心目中喜欢的类型。

    两个人对他来说都很特殊,很重要,要说一定要偏向于谁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不过,对于南宫诗洛来说,上官秋羽在她面前要更纯粹一些,在她面前他可以做到没有一丝包袱的相对。

    在南宫诗洛面前,他能够做回真正的自己,不用戴着任何面具,能够与她吐露自己内心的一些心声。

    她能够与自己一同感受自己的喜悲,品尝人生的苦乐酸甜。

    和南宫诗洛在一起,能让上官秋羽感到无比的轻松与自在,那种宁静让他眷恋。

    而面对齐嫣儿,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特殊感情。

    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特殊的感情,上官秋羽一时说不上来。

    但是,在齐嫣儿面前,他做不到真正的放下,也无法对其吐露自己的心声。

    对于齐嫣儿他更多的是对其有一种责任般的守护,不想看到她受一丝委屈,不想她受到一丝伤害。

    对她,他有一种很强烈的保护**和占有欲,对方是他的,不论现在还是曾经都是他的,是他认定的不容任何人染指。

    怀揣着心事的上官秋羽,在回房的路上,上官秋羽感受到一众府上下人们都洋溢着一股喜意。

    虽然今日府上大摆筵席,一众下人们都非常的忙碌,但是只要细微发现,他们虽然都一脸疲惫,但是却是打心眼里高兴。

    上官秋羽的便宜爷爷身为大禹镇国公,常年要不是外出征战,便是常住禹城。

    血域城几乎很少回来过,而府中的下人每天打扫着这座没有主人的府宅,自然没有一点意思。

    特别是以前,上官秋羽的便宜老爹离开上官家,一走就是十几年,这不光光让一众上官家的精英们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心。

    同是,这些下人们更是心怀彷徨,毕竟,像他们这些下人,若是上官家没人继承,那么他们将会面临被赶出府宅的下场。

    毕竟,没有人会接纳前主人府上的下人,所以,对于上官家以前的情况,他们也很是彷徨,很是担忧。

    如今上官秋羽来了,不管上官秋羽在不在这里住,他们总算是不用在担心自己往常的平静日子被打破。

    这让他们重新看到了希望,有了希望人便有了活力。

    所以,今天他们一个个做什么都很卖力,想要在主人面前好好表现表现,毕竟机会难得不容错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