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33章秉烛夜谈

    一个从小兵做起的少将军,一路凭借战功上位,这让军中一众士卒将领都心服口服。

    若是上官秋羽没有这样的军功,即便他身为镇国公上官雄的孙儿,也得不到一众将领士卒们的拥戴。

    所以,上官秋羽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选择从一名小兵做起。

    只是后来一连串的事情,机缘巧合之下,让上官秋羽直接坐火箭飞升,堪称传奇般的存在。

    可以说,南蛮此次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后不仅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反而最终成全了上官秋羽个人和整个上官家。

    如今上官秋羽和上官家算是彻底的在南疆扎稳了脚跟,任凭天下风云巨变,都不会影响到南疆这偏远之地。

    王图霸业之基亦有,上官家只需潜在南疆这块偏远角落默默发展,积蓄力量,静待时机。

    有韩庆虎在前面带路,一路上各个哨卡自然是畅通无阻,直达中军帅帐。

    帅帐内,原本已经歇息的上官雄,听到自家孙儿来了,立马顾不上休息,直接起身出帐等上官秋羽的到来。

    见自家便宜爷爷站在帅帐外面等着自己,上官秋羽不由心生一抹感动,连忙上前跪拜道:

    “爷爷”

    周围没有一众将领在,上官秋羽自然也就不用学什么军中无父子爷孙什么的。

    此次他悄然而来,自然没必要在大晚上的打扰一众将领休息。

    “好好好”

    上官雄见到自家孙儿,口中连声说好,将其连忙扶了起来,上下打量着。

    一旁的韩庆虎见此,非常识趣的离开了,继续前往外营守夜去了。

    从上官秋羽救下太子轩辕璟之后,便不再军中任职,反而领了一个缉捕司巡捕使的职务。

    完成了上官家一直以来没有完成的布局,虽然上官家立足于军中,少于江湖势力接触。

    一直以来,江湖势力便没少找上官家的麻烦,这让上官家历代人都十分头疼。

    不过,好在麻烦不大,不然,上官家也不会等到现在。

    只是要从军中延伸到江湖,这样的改变却不是历代上官家先祖和后辈能够做到的。

    毕竟,不同行业有其不同的规则,上官家又不像其它家族一样,后辈子嗣众多。

    每一个上官家子孙,他们为了继承先辈遗志,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军事上,根本无法分心思去了解江湖中事,哪样如何能够玩转江湖上的是是非非。

    而且,有实力不代表一切,除非你有改变整个游戏规则的实力,否则,你就必须得顺势而为,按照所定的规则行事。

    按照正常情况下,皇室是不可能让上官家插手缉捕司,借此进入江湖,拓宽上官家势力。

    上官秋羽之所以能够成功,还是因为他能够把握时机,同时在实力弱小的时候,他没有不自量力去触碰他不该触碰的东西。

    最后,便是借势,借剿灭匪寇俘获民心之势。

    借朝廷大义之势,让一众江湖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借自家便宜爷爷打败南蛮大军,收复失地,无上军威的势。

    借此三势,从而以雷霆之势,一举扫灭三州之地所有不稳定的因数。

    上官秋羽所做的一切,都被上官雄这个做爷爷的看在眼里。

    虽然上官秋羽所做的事,上官雄这个做爷爷的都十分的清楚,但是,他还是想听自家这个孙儿重新给他说上一遍。

    于是,爷孙俩便在帅帐聊起了家常,一个说的认真,一个听的认真,不知不觉间一夜就在两人说说笑笑中过去了。

    天刚放亮,整个大营随着一众士卒们醒来,而变得热火朝天。

    经过几个月的磨合,一众原本有些懒散的州郡士卒,早已经变了模样,数百万大军分散在大营各处,一切竟然井然有序,没有丝毫杂乱。

    在同自家便宜爷爷一同吃过早餐之后,上官秋羽却是准备与自家便宜爷爷出去看看一众士卒操练。

    而昨夜上官秋羽也已经将自己的来意告诉了自家爷爷,想借此看有什么想法。

    一刀寒血并没有留在自家便宜爷爷军中,而是在墉郡城中的护龙卫所里面。

    因为荒州的缉捕司上官秋羽还没有打理好,一众手下还在进攻那些背叛大禹的宗门。

    所以,一刀寒血只能依靠从禹城调派过来的护龙卫成员,对百宗之人进行追查。

    很可惜,那四名先天境百宗长老,早已经被上官秋羽先一步收归麾下了。

    不然,说不定还真的会被他逮住一两位,但是,现在嘛,上官秋羽只能遗憾的告诉他,你没戏了。

    原本上官秋羽是准备一早便去找一刀寒血的,可是自家便宜爷爷说不着急,对方若是知道玄冰珠在他手上,自己会找过来的。

    自己送上门,和别人上门来求,这是两回事,急不得。

    上官秋羽虽然不清楚自家便宜爷爷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一刀寒血会自己找上门来。

    但见自家便宜爷爷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只能点头应是,看看对方是否真的如自家便宜爷爷所猜测的那般。

    吃过早餐,上官雄穿戴好一身甲胄之后,便对一旁早已经穿好甲胄的上官秋羽道:

    “走吧,爷爷带你去看看,现在的他们与当初的他们有多大区别。”

    “是”上官秋羽不苟言笑的回道。

    一身甲胄在身,上官秋羽瞬间变了另外一副模样,身上的慵懒浮夸气息已经消失不见。

    一双冷眸扫视之外,让人不敢直视,虽然脸庞稍稍略带一丝稚嫩。

    但是,在血域诀的运转下,使得他浑身散发着一股若隐若现的铁血煞气,让人见之不敢有丝毫轻视之意。

    见自家孙儿如此,上官雄越看越是满意,平日威严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帐外,一队贴身保护上官雄的铁卫,早已经备好了马匹,在外等着他们一老一少两人。

    因为一众士卒太多的原因,上官雄只能将他们分成数个大营,几个大营下面分成数十个小营,以此来分散训练。

    南神候血通天手下有近三百万士卒,而自家便宜爷爷手上聚集了近六百万见了血的士卒。

    两相加起来,约莫九百万上下,与南蛮交战差不多死伤两百多万近三百万。

    若不是在岐关城下,水淹了南蛮数百万大军,恐怕死伤数量还要在这基础上翻一倍不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