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30章无题

    怜月阁这个堪称无孔不入的存在,当初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上官家布下了一两枚暗子。

    如今虽然一朝尽覆,但是,总算传出来了一点有用的消息,也不妄废一番心血。

    看着一众长老们离去,姬思怜双目眺望北方,神色忽明忽暗,最后低头皱眉思索着。

    从最初,她便觉的上官秋羽身后所站的势力很是神秘,最后在上官秋羽恢复身份之后。

    她一度认为上官秋羽身后站的是上官家,只是后面种种,让她推翻了自己所想。

    如今,在见过上官秋羽假扮的所谓的师兄后,让她乃至其怜月阁大长老都心惊不已。

    用自家大长老的话说,哪样的人不是如今的怜月阁能够对付的,即便是自家师傅和副阁主联手亦是没有绝对把握。

    只是对方对自己乃至自己身后的怜月阁都不感丝毫兴趣,更是完全没有丝毫兴趣插足江湖事。

    是以,唯一能够与之扯上关系的便只有上官秋羽那个上官家的少将军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上官秋羽竟然会掩藏的那么深,其背后竟然有那么大一股势力,让人见之触目惊心。

    想到对方哪天对自己的警告之语,姬思怜不由皱眉,有心反驳却又不敢,最主要还是两者差距太过悬殊,根本没有可比性。

    而这次大长老回去后,怕是会与自家师傅相说,到时候怕是自家师傅也会让自己注意。

    毕竟,哪样的人物,说出来的话,自然不会是空穴来风,若是她或是怜月阁真的将歪主意打到上官身上。

    到时候,凭对方展示出来的实力,怕是会给怜月阁招来大难。

    原本她对上官秋羽并没有什么,最多只是有一点好感,并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

    毕竟,她修炼的功法特殊,若是真的跟上官秋羽发生点什么,那么她一身修为便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样一来,她哪里又会去犯傻,只是明明没有的事,却被警告这让她有些不爽。

    不过,不爽归不爽,谁让事实摆在眼前,怜月阁与无忧宫之间的争斗由来已久。

    只是每次两家传人,斗来斗去,最后硬是将上官家这个毫不想干的人拉了进来,这就有些过分了。

    好在,一直一来,上官家几代人都凭借家传的血域诀,一一破除了怜月阁和无忧宫的媚术。

    为此,上官家历代并没有将其当回事,更是有意将其当做是一场历练。

    只是,好死不死,在上官秋羽父亲这一代出事了,最后更是带着无忧宫圣女离开了上官家,这让上官家为此颜面大失。

    若不是上官秋羽重生,说不定上官家便因此而绝了后,大禹屹立千百年的战神世家,也就此在上官秋羽便宜爷爷这一代,彻底消亡了。

    无忧宫和怜月阁两家的武功,最后讲究的是炼心,身入红尘,如此才能使自身武道通达,进而修为与日俱增。

    如今,姬思怜却是不知不觉间身入其中。

    …………

    上官秋羽在出城不久之后,便重新换了一身衣服,随即弃马施展轻功离去。

    虽然传令兵所配的快马不错,但是与之其轻功比起来,却是相差甚远。

    若是上官秋羽不是身负九阳神功,体内真气源源不绝,他也不会放着好好的马匹不骑,反而施展轻功赶路。

    除却这样能够更加快速赶路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路程和时间。

    荒州一地多山林,若是骑马的话,要饶不少的路,费时费力。

    他清楚影老和赤彪虎两人拖延不了那些人太久,对方只要稍稍出手试探一番,便会清楚自己上当。

    而面对一众强者,影老与赤彪虎和五千甲士是根本抵挡不住的。

    清楚这些问题的影老,自然不会让一众甲士白白牺牲,所以,为了避免损失,两人会在敌人动手的前一刻与大军脱离。

    以此来保全一众甲士的性命,毕竟,正主走了,那些人也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众甲士动手。

    这让一来,留给上官秋羽的时间,便不会太多,所以,他才会直接弃马抄近路,一路以最快速度达到自家便宜爷爷所在的大营。

    他轻功本来就不弱于一般先天境强者,再加上九阳神功源源不绝的自生能力。

    所以,他即便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能够不需要丝毫休息得赶路。

    如此一来,就算那些人回过神来,也不会有人能够追的上他。

    直至深夜,上官秋羽才来到了一座巨型军营外,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营寨,让人望之惊叹。

    同时,整个军营向外一里地,凡踏入者,都能够让人感受到一股铁血煞气。

    不过,这对于上官秋羽来说,却是一点也不受影响,反而血液中不断跳动,很是兴奋。

    好在现在是晚上,众士卒都已经歇息,若是换成白天,一众士卒集体操练,其煞气更加浓烈。

    这么多士卒聚在一起操练,凝聚起来的煞气,甚至会引动天变。

    当初上官秋羽跟在自家便宜爷爷身后,与南蛮双方数以几百万计的士卒拼杀,两方汇聚的煞气使天地都为之变色。

    那时候带给他的视觉震撼,比之这连绵十数里的军营要震撼的多。

    只是,看到这座大营,他不由得想起庸城外,那近三百万隶属于南神候府麾下的人马。

    上官秋羽不由略微猜测到了一丝自家便宜爷爷的用意。

    很显然南神候血通天被自己便宜爷爷排挤了出去,不然也不会将南神候血通天调到庸城,而独留下南疆其它州郡士卒在此。

    南疆久不战争,除了驻扎在荒州边界军队和隶属于南神候府麾下大军,其它各州郡士卒连剿匪都费劲,战斗力可谓低的可怕。

    若不是有着五州之地源源不断的补充,自家便宜爷爷怕是无法以人数的优势打压南蛮。

    大禹面对南蛮最大的优势,便是人多,人多便代表军队多,有道是蚁多咬死象。

    即便南疆众州郡士卒战斗力不行,但是有着镇国公上官雄带领,这让一众大禹士卒能够稳住阵脚,以此来慢慢消耗南蛮的实力。

    更可以从战场中练出一支强军。

    当然,若是一众南疆州郡士卒不堪大用,上官家私兵必然会以最快速度到达战场,与南蛮大军一决雌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