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89章上官雄赶到

    所以,他对一刀寒血还是十分的忌殚的,不敢有丝毫大意。

    而两人身旁的四名百宗长老,却是不敢跟着自家身前两人一起嘲笑一刀寒血。

    感受到一刀寒血的滔天杀意,四人忌殚到了极点,可不敢向千面魔君和天邪老怪两人那样肆无忌惮。

    毕竟,两人敢那般嘲讽一刀寒血,乃是因为有嘲讽对方的实力,若是他们敢那样,说不定直接便被对方秒了。

    而跟在一刀寒血身后的八人,一个个脸色亦是不怎么好看,均沉默不语。

    先天境也是有高有低的,三人的对话,他们不好插嘴,自是只能戒备着对方。

    不用说,一刀寒血此时已经被千面魔君和天邪老怪两人彻底激怒了,虽然众人有心提醒,但却不敢开口。

    就在千面魔君和天邪老怪欣喜奸计得逞,一刀寒血被成功激怒时。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哼,两只整天只知道藏头露尾的老狗,也敢在人前狂犬,当真找死。”

    一路紧追不舍得镇国公上官雄终于赶了上来,其一身金光战甲,手持血域刀,装逼感十足的出现在了一刀寒血身旁。

    上官雄的出现,让一刀寒血稍稍缓解了心头的愤怒,不过,对两人的杀意却是更加浓烈了。

    见上官雄手持血域刀指向自己,千面魔君大怒道:

    “你,上官小儿,你找死。”

    同样的,一旁的天邪老怪亦是一脸阴沉恐怖,想到昨夜若不是铁鹰带着十万甲士和百余架灭神弓出现。

    他们说不定已经将玄冰珠拿到手了,没想到对方如今竟然还敢来找自己等人的麻烦,其不由对其怒目而视。

    同时,上官雄的到来,也让千面魔君和天邪老怪两人感觉到压力倍增。

    因为他们比任何都要了解上官家的人,别看上官雄只有先天境宗师巅峰的修为。

    比他们两人大宗师境界要差得远,不再同一个层面,对上自己俩人中任何一人都没有胜算。

    毕竟,即便上官雄内外兼修,上官家血域诀战力强悍无比,但上官雄依旧不会是两人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可上官雄只是出力拖住自己两人中的任何一人,给一刀寒血增取时间,全力对付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却是完全足够了。

    所以,对此两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上官雄恨恨道:

    “哼,我儿是怎么死得,别告诉老夫你们不知道,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就怕你没那本事!”千面魔君邪邪道。

    当初上官秋羽的父亲,汲水上官家的覆灭,便是他一手策划的。

    原本以为万无一失,让上官家彻底绝后,没想到最后竟然让上官秋羽给逃了一命。

    当时也怪自己手下大意,第一次以为上官秋羽身受重伤,大罗神仙也难救活,却不想后来上官秋羽竟然屁事没有。

    最后反而因为南蛮入侵,让对方名震南疆,更是因为太子轩辕璟的原因,让对方进入了朝廷和镇国公上官雄的视线。

    第二次刺杀上官秋羽,原本以为上官秋羽小小年纪,定然抵挡不住先天境强者的一击。

    却不想老天似乎十分亲睐上官家,死活庇佑上官秋羽,硬是不使对方绝后,最后导致自己的得力手下还因此被杀。

    最要命的是怜月阁也搅和进来了,迫使他没有办法亲自出手去杀上官雄的孙子。

    所以,千面魔君亦是对上官雄恨到了骨子里。

    当然,其中也参杂一些小心思。

    毕竟,若是上官雄选择找自己麻烦,那样自家就不用面对一刀寒血那个杀神了。

    要是最后事不可为,他也能够从容逃走,不会有太大的性命危险。

    所以,他才会故意接上官雄的话,迫使上官雄自己主动来找自己的麻烦。

    不过,上官雄好似知晓了千面魔君的小九九,对其邪邪一笑,转头看向一旁的天邪老怪拱手道:

    “久闻天邪副盟主乃天痕盟主之下最厉害的人物,不知今日可否有幸讨教一番。”

    虽然两边不对付,立场不同,但是武者之间只有强弱之分,上官雄清楚,光凭自己,是没有办法杀掉千面魔君的。

    虽然天邪老怪和千面魔君两人皆是百宗之人,但自家儿子是直接受到千面魔君暗害的。

    所以,能够将千面魔君留下那是最好不过。

    虽然他很想亲手报仇,但是他清楚自身实力。

    自保有余,进攻不足,与其让对方最后见形势不对逃跑了,还不如将其交给最有可能将其斩杀的一刀寒血。

    而且,上官雄也看出来了,千面魔君十分忌殚一刀寒血,不想与一刀寒血交手。

    既然对方忌殚一刀寒血,自己便偏要让他直接面对,让其吃瘪。

    同时,对于千面魔君这种到了现在还存小心思的做法,小人之心可见一斑,对此他很是不耻。

    听到上官雄的话,天邪老怪不由一愣,瞬间一脸怪异的看向一旁的千面魔君,见其面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这让他不由莫名的感到有些痛快。

    原本他也以为自己最后只能硬着头皮与一刀寒血一战,不想上官雄突然将炮火转向自己这边。

    这让他不仅没有感到愤怒,反而心底有些窃喜。

    毕竟,若是自己独自面对一刀寒血,侥幸不死,八成也会身受重创。

    同时,若是被对方缠上,说不定连跑路的可能性都没有。

    至于千面魔君的小九九,他并没有在意太多,江湖就是这样,只要有人的地方便会有争斗有算计。

    同室相戈屡见不鲜,更何况同门之间,在这百宗盟本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他们聚在一起,乃是因为他们都与大禹朝廷有着灭宗灭门之仇,有着一个共同对付的目标。

    所以,想要上位自身便要有足够强的实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任何阴谋诡计只要能够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那就是你的本事。

    所以,不论是天邪老怪的意外,还是千面魔君的愤怒,都仅仅只在心头停留瞬间便消失了。

    正常情况下跑不掉,便只要一战,虽然自己这边人数处于劣势,却也不能打都不打便直接拼着重伤,施展秘术逃跑吧。

    若是那样传出去,他们也不用出来混了。

    这倒不是丢不丢脸的问题,而是他们若是直接逃跑,其便失去了一个武者本有的武道之心。

    武者本就是越挫越勇,强者更是在无尽的逆境中成长起来的,所以,千面魔君和天邪老怪俩人都没有想过直接没羞的逃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