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88章追杀

    奔袭一夜,一刀寒血不知怎么,却是没有打算放过天邪老怪和千面魔君一行六人。

    倒不是说一刀寒血对朝廷忠心不二,天邪老怪等人作为百宗之人,朝廷余孽,他便对其赶净杀绝。

    从始自终他一刀寒血就没有这样的想法,若是因为百宗是朝廷认定的叛逆,便费心费力追杀对方。

    那天下跟朝廷不对付的人和宗门多了去了,难道他一刀寒血还得将他们一个个都收拾了不成?

    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整天去给朝廷抓贼,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一刀寒血与百宗有私仇,费力追杀千面魔君等人,存属私怨,与朝廷没有半毛钱关系。

    若是因为对方只要是百宗之人,朝廷的叛逆,一刀寒血哪里会费这么大的劲追杀他们。

    毕竟,多数人加入朝廷是因为朝廷有其需要的东西,加入朝廷有着莫大的好处,不然,谁会傻到真的为朝廷尽忠。

    屁股决定脑袋,一个人身处一定位置之后,最先考虑的永远是自己,而不是所谓的天子。

    当年对一刀寒血追杀的最凶的除了那些被他弄的颜面尽失的宗门外,再则便是要数百宗了。

    当年他并没有去找百宗的麻烦,额,应该说他找不到对方。

    他没有去找百宗麻烦,但百宗却是对其发布了追杀令。

    百宗之所以当时会追杀一刀寒血,其原因乃是因为一刀寒血拒绝了百宗的招揽。

    所以,百宗盟主天痕亲自下达了对一刀寒血的追杀令。

    其他宗门找人追杀一刀寒血,一刀寒血还能面前接受,毕竟自己挑战对方,让人家宗门颜面扫地。

    但百宗因为自己的拒绝便追杀自己,这让一刀寒血从此对百宗深恨之。

    自从他接掌缉捕司之后,缉捕司对百宗的打压是历代少有的,所以,两边几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当时,百宗之人可不像其他宗门那样,派些高手来追杀一刀寒血就算完了。

    其各种无所不用其极,几度他没死在宗门手中,反而差点死在百宗那些见不得光的人手里。

    一想起当年种种所受到的经历,一刀寒血便怒气横生。

    而他最后加入朝廷,也正是想借助朝廷的力量,从而报复当年追杀过他的人。

    武者不是修仙,修仙讲究的是无欲无求,一心向道。

    而武者却是讲究万物只求一心,追求真正的自我,贪婪,杀戮,一切只求于一心,心之所向,即便天地亦可为敌。

    战天战地战己,这便是武者。

    所以,凡事武功修为越高的强者,他们做起事来越是随心所欲,不会顾及任何人的想法。

    只要自身认为是对的,他们是不会在意任何世俗眼光。

    奔逃一夜,千面魔君见一刀寒血带着人一幅不死不休的追杀自己等人,这让他不禁骂娘。

    想到自己堂堂先天境大宗师强者,百宗盟右使,天下有数的顶尖强者,如今,竟然像条死狗一样被人追杀。

    其不禁感到十分的憋屈,见甩不掉对方,千面魔君索性不打算跑了。

    除非自己愿意承受重伤的代价,施展秘术离开,否则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对方的纠缠。

    而且,此处是南疆,百宗的势力在南疆十分的弱小,根本没办法来支援自己等人。

    但一刀寒血就不同了,他只需要咬住自己等人,然后通知南疆一众朝廷势力,到时候,自己等人说不定会被对方给包饺子。

    要是他们两个死在这里,那对百宗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毕竟,两人身负百宗副盟主和右使的身份,百宗四巨头之二,他们要是出事,必然会使百宗声望大失,实力具降。

    这也是为什么一刀寒血能够追上他们,却偏偏不拦下他们的原因。

    因为一刀寒血知道,光凭自己一人,是没办法拿下千面魔君和天邪老怪两个大宗师境界的强者的。

    所以,与其跟对方拼个两败俱伤,最后依旧会被其逃掉,还不如等自己的帮手来。

    到时候有人帮自己牵制住对方其中一人,那样自己才能放手集中对付其中一个。

    一刀寒血的心思,自然瞒不过千面魔君和天邪老怪两人。

    于此,千面魔君最先沉不住气,停了下来,不禁对一刀寒血大骂道:

    “靠,一刀寒血,你个疯子,莫非你真的想要与我等不死不休不成。”

    他也清楚一刀寒血为什么一定要追着自己等人不放,不过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其竟然依旧怀恨在心。

    要知道,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他们两人也经历几次了,每次他们都是死里逃生。

    以往还有百宗盟主天痕救他们,如今,他们远在南疆。

    即便百宗盟主天痕有心救他们,也赶不过来,同时,百宗盟内他们这些副盟主和左右使都不在,自是需要身为盟主的天痕坐镇。

    所以,外援是指望不上了,如今却是不能任由一刀寒血跟在自己等人后面,不然,自己六人怕是想逃也逃不掉。

    一刀寒血冷眸中杀意毫不掩饰的看向千面魔君,对其冷哼道:

    “哼,怎么不逃了,你们继续,我有的是时间。”

    “嘿嘿,真是好一条忠心的狗。”

    天邪老怪对此不禁邪笑道,眼神中说不出的讽刺。

    天邪老怪说完,一旁的千面魔君不由附言道:

    “哈哈,天邪老哥说的没错,确实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只不过有一点不好。”

    千面魔君一边说着,一边摇头故作叹息。

    “哦,哪点不好。”一旁的天邪老怪心领神会的接话道。

    “会咬人”千面魔君说着不禁哈哈大笑道。

    摁?

    天邪老怪不由一愣,随即跟着大笑起来,不过暗中却是凝神戒备着,他明显的感觉到这一刻一刀寒血其眼神中杀意的可怕。

    要知道当年他们虽然没有亲自动手对付一刀寒血,但是设计陷害一刀寒血却是他们带队领头的。

    当年一刀寒血气运滔天,任何追杀他的人,不论武功有多高,最后都难逃一死。

    他们可是从头到尾看在眼里,从而致使他们没有亲自现身找一刀寒血的麻烦,皆是在背后算计对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