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58章一醉坊

    一旁端坐的方行佐听后,亦是认为轩辕璟的猜测很有可能,不过并没有接话。

    无论胜家手中有没有玄冰珠,都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对于他来说,轩辕璟的安全才是他最应该关心的。

    至于其它的,他想说就说,不想说也不会有人逼他,而且平日轩辕璟也很尊重他。

    毕竟方行佐身为先天境宗师强者,天下有数的强者,即便他轩辕璟身为太子,身份崇高,也不得不对其尊敬有加。

    何况,有一个先天境强者做保镖,他轩辕璟的安全也得到很大的保障。

    对于这样的人轩辕璟拉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因为小事而使方行佐不满。

    毕竟,众皇子之中,除了他轩辕璟之外,无人能够拥有先天境宗师强者护卫左右。

    这不是他有能耐,能够让方行佐忠诚于他,而是因为轩辕璟的皇帝老子轩辕昇的旨意。

    轩辕璟作为皇帝轩辕昇的长子,大禹太子,在安全方面自然不容有任何闪失。

    作为皇帝身边亲近得人之一,方行佐自然而然的被派给了太子轩辕璟。

    因为有方行佐在身边,所以,轩辕璟这么多年来,遇事每每能够化险为夷,其中方行佐有很大的功劳。

    很快,轩辕璟的马车停在了庸城一处烟花之地。

    ‘一醉坊’,这个庸城最大最让男人流连的地方,正是隶属于怜月阁所有。

    怜月阁虽然做酒色生意,但是,却不是那些三教九流能够比拟的。

    里面每一个女人身处此地,却是有不得已得苦衷,或是自身心甘情愿的。

    怜月阁不会做强买强卖之事,投身怜月阁必须属于自愿,同时只要钱财足够,赎不赎身亦是皆属自愿,任何人强求不得。

    毕竟,若是那些女子心不甘情不愿,怜月阁也没有本事成为江湖三大顶级势力之一。

    天下可怜之人何其多,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处于弱势的一方,穷苦人家遇到点什么事,无论多么小的事,都可能牵扯到整个家庭。

    卖儿卖女不在少数,相比于其它,想要屈身进入怜月阁的女子不知凡己。

    至少进入怜月阁,她们不会在受到压迫,若是资质好便不用与她人一样出卖**,取悦男人。

    资质不好的,便只能认命,毕竟,当初是自愿进的怜月阁,凡事便不能由自己的性子。

    当然,怜月阁中的女子,有一定的自主权,不想卖身,便陪酒。

    凡事来怜月阁中的客人,都要遵守一个规矩,那便是若是对方不愿意,是不能强行与之发生关系。

    这项规定看似很可笑,但是却无人敢犯,因为这规定并不是说说而已,而且确确实实的存在。

    凡事触犯之人,无论他是谁,怜月阁都会让他后悔来到世上。

    虽然有这个规定,但怜月阁的客源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吸引着各色各样的人前往。

    原因嘛,越是有挑战的东西,越是能够吸引人。

    还有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即便再臭再硬,也有将它碾碎的东西。

    做了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人,毕竟只是少数,而且那样的人也是需要有足够厚的脸皮和本事的。

    除非你有本事让人既得不到你的人,又心甘情愿给你掏钱,那样任何人都无话可说。

    否则,怜月阁又不是慈善堂,凭什么白养你。

    作为大禹的太子,轩辕璟很少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虽然朝廷并不禁止臣子出入这种烟花之地。

    但是,轩辕璟却是不想一不小心留下什么把柄在怜月阁的人手中。

    他虽然没有尝试过,但是光他遇到的姬思怜,他便清楚怜月阁有多可怕,她们想让人开口说实话,比之刑狱更加有办法。

    而且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那种,做为大禹太子,他心中不知藏着多少事,又岂能让外人知道。

    “咚咚”

    “姑娘,有人找你。”

    此间老鸨带着轩辕璟来到一处女子所住的香闺。

    “你下去吧,让他进来。”屋内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是,姑娘”

    老鸨虽然不知道里面女子的身份,但是,连坊主在其面前都低三下四的,她自然不敢放肆。

    “咯吱”

    一进屋,轩辕璟便见到姬思怜正坐在桌旁饮着酒,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有什么表示。

    “姬姑娘,好久不见。”轩辕璟笑着客气道。

    “有事说事,不用拐弯抹角的。”姬思怜淡淡道。

    显然,此刻她的兴致并不高,眉宇间愁思难解,好似有什么心思。

    轩辕璟笑了笑缓解了一下尴尬,随即一整正经道:

    “既然如此,想必姬姑娘清楚我来这的目的,只是不清楚怜月阁为何将这大好生意拒之门外?

    要说怜月阁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却是不相信。

    莫非怜月阁亦是对那东西有意,所以,想要吃独食?”

    他早就派人前来怜月阁探听玄冰珠和胜家的消息了,可是,怜月阁不知什么原因。

    直接将有关玄冰珠和胜家的消息全部封锁了,一点消息也不对外透露,这让轩辕璟很是奇怪。

    像这种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在怜月阁出现过的,通常情况下,怜月阁即便不知,也会提供一些线索。

    然,这次却是直接封锁所有有关胜家和玄冰珠的消息,无论买家出多少钱,怜月阁都没有透露半点消息。

    这不光让各大势力为之疑惑,就连轩辕璟本人亦是弄不清楚怜月阁在搞什么鬼。

    听到轩辕璟的话,姬思怜眉头更紧一分,随即毫不客气的冷声道:

    “我怜月阁做事,还轮不到太子殿下你来说三道四。”

    这段时间她亦是被胜家手中玄冰珠泄露的事情弄的头大。

    胜家倒是没有怀疑是怜月阁将消息泄露的,他们一直怀疑是流云宗宗主炎不冥搞得鬼。

    因为除了怜月阁,就只有以死的流云宗宗主炎不冥他一人知道胜家的秘密,其临死之前怕是早就部署好了一切,要将胜家拉下水。

    这也是为什么胜家人一直在南疆大肆搜查流云宗余孽的原因。

    而怜月阁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情,若是她们早点知道,也不会把自己拥有玄冰珠的事情告知胜家。

    原本是想与胜家合作,一起找到余下两颗玄冰珠。

    不想如今一点好处没得到,反而惹了一身骚,这让姬思怜很是头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