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57向冰一道

    轩辕璟见这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者,依旧一如既往的谨慎,心里不禁有些苦涩。

    他们虽然贵为太子,但是,从小到大正是因为这个身份,使他一直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

    凡事做什么事,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只要有一点点错,便会被无限放大。

    所以,从小到大,他一直谨言慎行,不敢有一丝逾越之举。

    皇室争斗是异常残酷的,那至高无上的皇权,是每一个人都想得到的,包括他轩辕璟在内。

    然而,他的存在,阻挡了众兄弟们的路。

    所以,亲情是何物?他从来没有体会过,即便是他的母妃,母凭子贵,也只不过是拿他来巩固自身在后宫的地位罢了。

    从小见惯了宫廷中的明争暗斗,各种杀人不见血,尤其是很多人都是死在自己为信得过的身边人手中。

    所以,从而也致使他轩辕璟不相信任何人的性格,其内心的疑心病比之其父轩辕昇还要重。

    做了三十多年的太子之位,他没有一天吃的好睡的好,一直担惊受怕的活着。

    没办法,有太多人想要将他拉下马,从而坐上他的位子。

    身为太子的他,上要学会讨好自家父皇母妃,下要结好内外大臣,同时还要把握好分寸,以免被自家皇帝老子怀疑。

    同时,还要防着一众兄弟们的窥视,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然而,那种优秀又得局限于一个框架内,因为他要是过度的优秀,让朝廷内外大臣对他这个太子抱以很高的期望。

    那不用他下面的兄弟们抹黑他,他头上的皇帝老子便会想办法弄死他。

    自古帝王无亲情,这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而是确确实实的。

    对于皇帝来说,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自己手中的皇权重要,任何威胁到他手中皇权的人,即便是亲生儿子他们也照杀不误。

    所以,即便他有能力,他也不能施展出来,不偏不倚,做一个人们眼中看似平庸的太子,才是他一直以来存活之道。

    一个封建王朝的太子,想要最终登上帝位,其必然需要有常人所不能忍,即便再憋屈也只能憋在心里。

    不然,最后的下场绝非他们所愿见到的。

    然,太子也是人啊,他也需要有人与他说说贴己话,有人给他出出主意。

    可是,帝王无私事,同样的道理,身为太子,身为皇子,他轩辕璟的事,再小若是传到别人耳朵里都能引人猜想。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皇子乃至帝王身边的人,能够一直伴随在他们身边的人,无一不是谨言慎行之辈。

    因为那些藏不住事的人,早早的便已经消失,永远也不会再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清楚老者的为人,轩辕璟沉声道:

    “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人再搞鬼?故意陷害胜家?”

    “殿下何以认为?”方行佐言道。

    轩辕璟上了马车,方行佐紧随其后,待坐好后,轩辕璟才继续道:

    “这消息来的太过蹊跷,一夜之间便弄的天下皆知,显然是有人不想要胜家好过。”

    “殿下是在怀疑?”

    轩辕璟看向端坐在一旁的方行佐问道:

    “如今最不想要胜家好过,同时也最不愿意看到胜家出世的人是谁?”

    听到轩辕璟的话,方行佐不由心下一凝,他心里很清楚轩辕意指的人是谁。

    但是,他却是不能顺着轩辕璟话说出来,不说别的,光是当初自己身受重伤,对方赐药之恩。

    再则对方的身份便不是他方行佐能够随意抹黑的,别看他方行佐身为先天境宗师强者。

    若是轩辕璟真的要对付他,凭着皇室的力量,想要灭他是轻而易举的事。

    随即道:

    “殿下是说南疆各大门派之人?”

    “呵呵”轩辕璟盯着方行佐看了一眼,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当初,他被南蛮军师围困,让方行佐突围前去向镇国公求援。

    随之而来的上官秋羽,带着一众人逃出升天,其天马行空的想法,让人惊叹。

    同时,上官秋羽一直以来的出色表现,让他微微有些嫉妒与羡慕,因为他见到上官秋羽活的随心所欲,不受太多的约束。

    对比之下,自己这个太子,比之上官秋羽多有不如。

    所以,不知为何,他对上官秋羽莫名的有一些羡慕嫉妒恨。

    马车的门帘并没有放下,这时一袭凉风渗进马车,让坐在正位的轩辕璟莫名的皱了皱眉头。

    随即,他突然想到那折在一夜之间传遍整个南疆的消息。

    摁?

    “看来很有可能是真的。”轩辕璟凝神喃喃自语道。

    这让一旁的方行佐不由一愣,不明白轩辕璟又想到了什么,不过并没有说话。

    看着窗外渗透进来的寒风,他亦是不由皱眉,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接着抬眼看向一旁的轩辕璟。

    不曾想这时轩辕璟也同时抬头向他看来,俩人对视之下,均感受到了对方的猜想。

    “方老,你在胜家的时候,可否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轩辕璟不由问道。

    方行佐想了想道:

    “传闻胜家家传武学名为冰一道,此武功至阴至寒,除却至刚至阳的武功能够克制之外。

    若是被其所伤,除非功力高深之辈,损耗真气将其化解,不然必将会日日承受体内寒毒之苦。”

    方行佐没有直接回答轩辕璟的话,只是从侧面的告诉了轩辕璟胜家的武学。

    至阴至寒,这时候方行佐也有些怀疑消息的真实性了。

    玄冰珠,之所以里面带着一个冰字,其原因乃是因为玄水奇寒无比,能够滴水成冰,所以玄冰珠之名由此而来。

    听到方行佐的话后,轩辕璟眯着眼道:

    “至阴至寒,看来并不是有人在无故放纵,很有可能是真的。

    不然,胜家之人为什么能够千百年都不曾衰弱,让朝廷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消除南疆的隐患。

    而且,长久以来,胜家之人一直都不曾接受朝廷的拉拢,反倒是如今大改以往的低调。

    不仅全面出世,同时还接受朝廷拉拢。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

    怕是他们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会暴露,所以想要借助朝廷之力,来防备一众江湖门派的窥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