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1章暗中人

    七雄庄后院

    上官秋羽此时正拿着一卷黄布仔细打量着,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封建皇朝所谓的圣旨。

    好在接旨时,在这里不需要像前世电视里所演的那样,需要跪地磕头领旨。

    不然,他还真不愿意领这圣旨。

    当然,这也只有武者和官员才享有这种待遇,普通百姓还是需要敬畏天子的。

    巡捕使,皇帝轩辕璟的任命,到是没有让上官秋羽有丝毫意外。

    毕竟这职务只是暂时的,即便职位再高也不顶啥用。

    只有步青锋等人的州捕使才是实实在在的,他这巡捕使,回了禹城差不多就该撤销了。

    毕竟,他便宜爷爷乃是武将之首,他天然的属于军方一派,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且,他也不会傻到将上官家的优势舍去,放着大禹第一派系不去争取,反而加入缉捕司,这才有问题。

    上官秋羽之所以要在缉捕司安插人手,组建势力,为的便是用他们来对抗江湖势力,还有就是监察控制地方。

    让缉捕司成为如同明朝锦衣卫一样的存在,用来巩固自己的势力。

    “叮,恭喜宿主手下猎杀超一流境界的天纹虎,奖励八百万杀伐值。”

    摁?

    因为步青锋等人已经带着一众十数万人离开七雄庄大半个月了。

    所以,这几天系统中的杀伐值正源源不断的以肉眼增加。

    虽然他心里乐开了花,但是同时他也被吵的不厌其烦,所以,特意让系统屏蔽了提示。

    这突然跳出八百万杀伐值,这让上官秋羽蹦的一下就跳起来了,要知道这两天步青锋他们剿匪都没有一下得到这么多杀伐值。

    就在他准备察看的时候,突然在系统地图上发现了自己门外竟然有人,而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当然,系统有提示,只是因为上官秋羽将提示音关了,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得知。

    而且,系统显示对方对自己没有敌意,所以才没有进行特别得提醒。

    不过,从系统中清楚了对方的身处的位置,他亦是没有一丝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这让上官秋羽不由感到非常意外,随即将手中的圣旨收进系统空间,拿起挂在墙上的龙牙。

    故作要出去练武,出了门,上官秋羽发现对方并没有就此离开,反而蹲在不远处的树上,窥视自己。

    不过,上官秋羽依旧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只能从系统中发现对方位置。

    “少将军”

    摁?

    “啪”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上官秋羽背后,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红袖突然出现在上官秋羽身后,吓了上官秋羽一跳,因为刚刚他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不远处的树上。

    所以,根本就没有发现神出鬼没的红袖靠近他。

    看见一同出现的天隐,上官秋羽猛然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树上。

    随着上官秋羽的注视,树上的人随即立马消失了,系统地图上也不再出现其人影。

    对方没有与上官秋羽为敌,又不是上官秋羽的手下,所以,对方只要没有在监视自己,系统便不会显示对方的存在。

    红袖见上官秋羽盯着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看,仔细感应下,并没有发现什么,随即对其问道:

    “少将军你怎么一惊一乍的。”

    红袖身后的天隐见此,亦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上官秋羽盯着的那棵树。

    刚刚他进来的时候没有发觉什么,只是在上官秋羽猛然转头的瞬间,他微微感觉到了一丝悸动。

    一股让他感到十分危险的存在,不是因为对方与其为敌,而是感应到对方很危险。

    红袖见上官秋羽不搭理自己,反而盯着不远处那颗破树,不禁略带好奇的问道:

    “话说,我们每次出现你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怎么今天我们都到你身旁了你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上官秋羽摇了摇头,并没有打算将先前的事告知,原本他还以为在暗中窥视他的人是天隐。

    毕竟,七雄庄内除了天隐之外,没有人有这么厉害的隐藏功夫。

    如今两人就在自己身旁,很明显自己猜测错误了,不过这也让上官秋羽警惕了起来。

    随即,略带好奇的向红袖问道:

    “没什么,怎么?你们找我有事?”

    要知道,除了开始来七雄庄的几天,红袖因为不相信上官秋羽的武功胜过天隐。

    于是,几次暗中想要偷袭上官秋羽,想要看看对方是否真的那么利害。

    只是,每次还不等红袖靠近,上官秋羽便通过系统地图发现他了。

    几次被弄的灰头土脸之后,红袖也不想自找没趣了,也没了整上官秋羽的心思。

    自从上官秋羽将近千囚犯扔给他跟天隐之后,一般没事他俩也不会来这找上官秋羽,故而上官秋羽才有此一问。

    “我听嫣儿妹妹说你明天要带人出去?”红袖道。

    七雄庄内,她无聊的时候也就只能来这找齐嫣儿了,同时,这里也就只有她们两个女的。

    很难想象,两个性格完全相反的人,竟然能够聊到一块去,这让上官秋羽不禁有些意外。

    不过,两人之间能谈的来,这让上官秋羽见了也很高兴,毕竟七雄庄内除了她们俩个女的,也没谁了。

    好似怕上官秋羽误会,红袖又连忙提醒道:

    “我可没有故意要打听你的意思。”

    “呵,我又没说什么,你有必要解释那么清楚吗?”上官秋羽笑了笑道。

    虽然‘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亦是不可无’。

    虽然两人对他的好感度亦是有限,不过上官秋羽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不过,即便两人心怀不轨,上官秋羽亦是不会在意那么多。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只要对方对自己有用,他便一定会用。

    看到天隐死死的盯着那颗树,上官秋羽不禁道:

    “天隐兄,怎么了?”

    “没什么?”仔细观察良久之后,天隐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

    他刚刚虽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但随后便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了。

    只是对方的藏匿功夫犹在他之上,这让他心里有些惊讶,同时不禁想到,有如此手段的人。

    除了同为天地两大密探组织的人,他想不到还有谁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