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0章巡捕使

    一众缉捕司大佬听到皇帝的旨意,一个个不由瞪大眼睛,好似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仅仅片刻众人便释然了,作为缉捕司的最顶层人物,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皇帝心里在想什么。

    上官家因为上官秋羽的父亲离去,使得上官家一脉中间出现了断层。

    这对于一个家族来说,若是一个处理不好,上官家就此衰败都是有可能的。

    上官家作为大禹的战神世家,其存在,犹如大禹皇朝手中的利剑,若是因此衰败,对于大禹有着难以想象的损失。

    所以,作为当朝皇帝的轩辕昇很清楚这一点,其自然不会因此而让自己乃至朝廷失去这把能够斩敌伤人得利剑。

    世人皆知,上官家每一代人,因为修炼血域诀的原因,致使寿命大减。

    现如今镇国公上官雄岁数已经不小了,说难听点,就是如普通人一般,已经半只脚快要迈进土里了。

    作为上官家的继承人,如今的上官秋羽才不到二十岁,很显然,任何人都不认为他能够在自家便宜爷爷镇国公上官雄去世后,接任镇国公一切军职。

    毕竟,在这个英杰辈出的朝堂上,一个不到三十的岁的年轻人,想要与众卿同列,位极人臣,这怎么说也说不过去。

    除非他能够在自家便宜爷爷去世前,让自己武功大进,外加拥有无可匹敌的军功。

    不然,光凭现在这点能力,想要夺下军方三巨头的位子,虽然容易,但想要坐稳就难了。

    当然,若是镇国公上官雄能够挺个二三十年,那样便什么问题都不会有了。

    光凭镇国公上官雄的名头,什么都不用做,上官秋羽上升的路任何人都不敢阻挡。

    不过,这可能吗?任何一个了解上官家的人,必然清楚,上官秋羽的便宜爷爷是不可能熬那么久的。

    虽然上官家在军方势力已经根生蒂固,但是,没有人永远只想着做万年老二。

    以前是没有机会,如今有机会了,若是说其他人没有一点心思,这才有鬼。

    所以,在上官秋羽没有成长起来的这段时间里,必然会造成大禹军方内部发生矛盾。

    从前由上官家领导的军方势力,一直都是每一任大禹皇帝最强有力的援手。

    上官家天然的与皇帝紧靠在一起,让其它势力,包括文官一系列的党派,因为军方的明确站队。

    从而使得每一任大禹帝王都能够拥有绝对实力强势碾压各个势力,使他们不得不屈服于皇权之下。

    所以,如今的皇帝轩辕昇,不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子孙,让上官家一直强盛下去,这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只要上官家没有强大到无法制衡的地步,皇帝轩辕昇乃至皇室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即便清楚皇帝会大力栽培上官秋羽这个上官家的独苗苗,但是,直接任免他为三州巡捕使得消息,依旧让总捕司众位大佬感到吃惊。

    要知道太子轩辕璟这次去南疆,头上顶着的名头乃是南疆巡查使的身份。

    虽然上官秋羽的巡捕使身份比太子轩辕璟的差了很多,但是就只针对南疆缉捕司来说,两者权利不相上下。

    有了南疆巡捕使的名头,他们这些人就算有想法,也没有一点办法去阻止上官秋羽对三州缉捕司大换血。

    他们倒是不在乎南疆缉捕司由谁掌权,他们在乎的是如今多了一个外人与他们争食,让他们莫名的减少份量,这就让他们有些不爽了。

    “这次南疆缉捕司重建,陛下要我们给予适当的支援,你们怎么看?”一刀寒血淡淡道,好似一点也不关心一般。

    “什么?要我缉捕司给予援助,这不可能!”

    “财政司呢?重建南疆缉捕司,陛下为什么不下旨让财政司拨款?”

    “这绝不可能!”

    …………

    一刀寒血不在乎,但一众有着大佬牵扯的大佬却炸开了锅。

    重建五州缉捕司,其需要海量的财物资源,想要他们这些大佬从总捕司手中拿出,这犹如割他们的肉一般,他们又岂会愿意。

    不过,这次南疆缉捕司的损失乃是太子轩辕璟造成的,若是由财政司拨款,这让一众朝臣如何看待太子轩辕璟。

    所以,这些损失自然要有人来承担,而这时让总捕司顶缸是最合适不过了。

    毕竟,在皇帝轩辕昇看来,谁让你们从前厚此薄彼,不好好管理南疆一众缉捕司,致使其实力大降,让太子轩辕璟吃了大亏。

    再则,若不是南疆缉捕司出问题,太子轩辕璟能没事去南疆瞎晃悠吗?

    所以,不管他们这些人愿不愿意,反正皇帝已经下旨了,他们若是不执行,便会被认作抗旨不尊。

    虽然皇帝不会将他们怎么样,但是只要皇帝一句话,直接让财政司对他们切断供应。

    如此,偌大个缉捕司,光凭他们这些空有一身武功老家伙,却是没办法单独玩转。

    这也是为什么,缉捕司虽然不归皇室直辖管理,有着很强的独立性,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朝廷一部份,都得听大禹皇帝这个**oos命令。

    不过,除了几名反对激烈的人外,其它人都默不作声,因为他们清楚,这事最后还得由一刀寒血来下决定。

    他们说再多,只要是一刀寒血发话,他们即便再不愿,也不敢说个不字。

    这时,一名老者站起身,向一刀寒血躬身说道:

    “大人,既然陛下只是要我们适当支援,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给太子殿下适当的支援。”

    老者一说完,便让众人眼前一亮,一个个均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接着看向一刀寒血,看他怎么说。

    “适当?”一刀寒血淡笑道。

    老者点头道:

    “是的,相信太子殿下不会为此与我等为难。毕竟,南疆缉捕司的事都是太子殿下自行造成的。

    我们没有任何义务为其买单,至于镇国公哪里,既然是太子殿下许诺给他们的,自然得让太子殿下他自己想办法解决”。

    待老者说完,一刀寒血抬眼看了众人一眼,随即缓缓说道:

    “太子哪里我不管,但上官家所得必须一点不少的给我送过去。”

    说完,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大堂内,只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众人,

    除了几位年岁较大的老者露出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其他人都是一脸茫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