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15章嗜血奴

    巫山二老的两次下跪,让一旁的嗜血奴早已经看呆了,这时他脑海中想到的是两人是不是傻了。

    或者失了心神,毕竟,他曾身为魔门中人,像这种以丹药控制他人的事情,他不光听说过,还亲眼见过。

    但是魔门的做法,基本上是先给对方下毒,然后拿解药来控制对方,以此来要挟对方。

    不过,那也仅限于听命,而且,一般超一流这样的高手,基本上是不会被人轻易暗算的。

    即便是有人倒霉被人暗算了,那也是迫于自身性命逼不得已听命行事。

    想要对方对自己屈膝下跪,那是找死的行为,对方不找你拼命才是怪事。

    武者大多都是宁愿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的主,这是一种社会风气,是由一众武者的傲骨凝聚起来的。

    跪天跪地跪父母,那是天经地义,其它的,即便是身为人师,也不会要求自家徒弟对他们轻易下跪。

    如今,上官秋羽只是给对方喂了两颗丹药,便让两人对他死心塌地,而且还是那种毫不违背的态度。

    这让他心中对上官秋羽忌殚到了极点,即便他当初在魔门之时,每日为求生而与同门之间相互残杀,他也没有这般惧怕过。

    嗜血奴他在魔门时,属于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虽然武功不俗,但每天亦是过着小心谨慎的日子。

    魔门中越是天才弟子,越是容易遭人攻击。

    不论是因为妒忌还是其它原因,魔门中历任数的过来的高手,皆是心机深沉之辈,少有天才能够安稳成长起来。

    但只要是成长起来了,那么他们往往是魔门中绝顶的存在,同时伴随着无尽的杀戮,魔门权利的重新洗牌。

    而他嗜血奴只是一个失败者,是上位者争夺权利的牺牲品,正常情况下,魔门中的失败者。

    其下场只有两个,其一,死亡,其二,逃出魔门从此隐姓埋名。

    当初他与一众师兄弟们争夺自家师傅衣钵传承,数十个人最后只剩下他与自家大师兄两人,其它人全部在失败后被两人所杀。

    而他自己最后因为一招之差而败北重伤,好在对方亦是被他伤的不轻,虽然胜了,但也没有了杀他的实力。

    因为对方胜了,从而得到了继承自家师傅衣钵传承的机会,见自家大师兄的实力与日俱增。

    不甘心呆在魔门等死的嗜血奴,自是逃出魔门,最后来到南疆。

    因为修炼的原因,他在连云山落了草,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将一个原本只有数千人的山寨,发展到了拥有十数万悍匪的巨匪。

    他之所以落草为匪,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修炼,功力越深,武功越高,所需要的丹药便越苛刻昂贵。

    同时,作为曾经魔门中的一员,他喜好杀戮,也不喜欢受人约束。

    如此,他便鸠占鹊巢,强占了一座山寨,然后不断吞并周围的小山寨,随着山寨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和一路杀戮,他的武功一直突飞猛进。

    南神候血通天不够资格让他屈服,他自是没有一丝投靠之意,反而借用十年的时间,在牢狱中仔细追寻自己的武道。

    牢狱中的平静,让他平复了心中的戾气,随即直接一举突破了一流境界,成为超一流高手。

    突破后的嗜血奴对男神侯的招揽,其心里更是不屑,原本他是计划找时间逃出牢狱。

    毕竟,突破后的他若是迟迟不肯露出投靠之意,其必然会受到南神候血通天的忌殚。

    到时候说不定对方直接断水断粮,让他饿死在牢狱中,那他就真的悲剧了。

    如今面对上官秋羽,他是真心怕了,可以想象,对方既然能够给巫山二老服用控制的丹药。

    那他岂不是一样有可能会被逼着服药,到时候像奴才一样跪在上官秋羽面前,他表示自己做不到。

    他不想受人摆布,他原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逃跑,但是,他不敢,因为铁鹰就在他身边。

    若是他敢跑,他相信铁鹰定然会直接杀了他,所以,逃跑的思想只在他脑海中停留一瞬间,随即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大堂内,如今只剩下了他们几人,除了嗜血奴之外,可以说都是自己人了,丹药的事情也不会传出去。

    对于嗜血奴,上官秋羽认真的想了想,决定还是先拿下他之后再说,其它的,等到他从一众囚犯中打杀一批人后。

    赚取杀伐值兑换傀儡丹之后再说,嗜血奴如今才四十岁,便已经超一流境界的修为。

    以他的资质,必然是与自身努力分不来的,一个人的成就,与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付出多少,才会有多少回报,所以,上官秋羽不想因为一时之利,而白白丧失一个人才。

    “给我拿下他。”

    原本准备向上官秋羽表忠心的嗜血奴,没有想到上官秋羽说出手就出手,根本不给他考虑的时间。

    不管嗜血奴是怎么想的,巫山二老一听到上官秋羽的吩咐,便毫不犹豫的向身旁的嗜血奴袭去。

    没有任何犹豫,嗜血奴见上官秋羽要拿下他,其显然是想让自己也变成巫山二老那样,逼他服用丹药。

    嗜血奴二话没说,便向门外逃去,不过,他刚踏出一步,巫行天朝出现在了他面前,抬手便向其脑门打去。

    额

    嗜血奴不由心中大骇,这哪里是在抓他啊,明明是谋杀好吗?

    一低头,身形一晃,嗜血奴躲过了向自己面门袭来的致命一击,不过就在他刚躲过一劫。

    身后的巫行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右肩上,感受到一股巨力从右肩传来,嗜血奴整张脸一阵扭曲。

    无论他再怎么使劲,都无法摆脱巫行玄搭在他右肩的手掌。

    “咯吱”

    嗜血奴忍着剧痛,硬生生的直接卸了自己胳膊,随即转身抬起自己左手与巫行玄互博。

    在嗜血奴玩命的攻击下,巫行玄不得已倒退一步,松开了抓在对方肩上的手掌。

    “咯吱”

    只见嗜血奴身体一抖,原本脱臼的胳膊瞬间又重新恢复到了原位,从头到尾嗜血奴吭都没有吭过一声。

    “嘭”

    不等他有别的动作,身后的巫行天直接一掌打在他背上,直接将其打飞到墙壁上。

    “嘭”

    “噗”

    “咳咳”

    巫行天虽然因为上官秋羽的命令,没有对嗜血奴下死手,但那一掌却是足足用了八成力。

    直接将嗜血奴打的口吐鲜血,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