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02章送信

    权利的争夺是极其残酷的,它不会因为你天赋高,能力强便对你网开一面。

    如今两人如同一根刺,扎在老太监(护龙卫大统领)喉咙上,不拔不快。

    “隐,你说,义父他们会不会有事?”

    听到红袖的话,天隐轻抚其头,低头轻声问道:

    “你不怪他们吗?”

    想到送信的人连面都不露,甚至叮嘱红袖不要回去,显然已经放弃红袖了。

    这也是为什么,红袖在接到信后,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她显然有些不信。

    然,事实证明却是如此,可即便如此,她不仅没有先考虑自身,反而还忧虑其义父等人。

    红袖摇了摇头道:

    “从小义父便待我如亲生父亲一般,义兄亦是每每以命护我,他们如此做,定然是为了我好,我怎会怪他们。”

    说着便抬头看向天隐,一脸幽怨道:

    “要怪,就只能怪你当初为什么要舍命救我,因此让我对你念念不忘。

    要怪,就怪你每次都不让人省心,每次任务都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让人家为你牵肠挂肚。”

    见红袖还要继续向自己倒苦水,天隐抹了抹自己头上的冷汗,急忙道:

    “那你后悔吗?”

    “还不确定”红袖眨了眨眼,眼神中闪过一丝狡诈。

    “为什么?”听道红袖这不清不楚的回答,天隐疑惑道。

    红袖见天隐想听,想了想,随即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对其言道:

    “因为我还不确定你会不会离开我,今日醒来你没有不告而别,我不后悔将自己的身子给你。

    可是,天统领他若是让你回去,你会违背他的命令吗,违抗师命不回禹城吗?

    我知道天统领性格刚烈,宁折不弯,不会在乎大统领的看法,若是你要回去,我不会拦着你的。

    但我不会跟你回去,因为我不想你和义父他们受到伤害。”

    听到红袖的一番话,天隐沉默了,他的师傅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同时,在红袖这件事情上自家师傅也从来没有给自己任何压力。那怕他与红袖的义父,相互不对路看不顺眼。

    但是,他却从没有对红袖摆过脸色,红过一次脸。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想要利用两人的关系与自己的死对头缓和关系。

    若是自己带着红袖回去,自家师傅定然不会搭理老太监的态度,反而会全力护佑他(她)们的安全。

    当然,也可以像红袖另一种言外之意那样,他可以独自一人回去,留她一人在外,从此与红袖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不过,他不是一个无情的人,也不是一个权利心重的人,他心里放心不下红袖一人在外,更不愿做一个吃干抹净的负心人。

    见天隐久久不答,红袖眼中浮现出一抹失望之色,不由从天隐怀中退了出来,轻声道: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待你伤好了,我便离开。”

    “傻瓜,说什么傻话,你如今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让你离开我。

    咋们生则一起生,死则一起死。”

    见红袖一脸失望的神情,天隐心生不忍,一把将其拉过来,露出少有出现的霸道。

    “呸,谁要跟你一起生,一起死啊。”红袖虽然死鸭子嘴硬,但是,身体却是顺从的靠在天隐怀里。

    “咳咳,那个,两位,不知在下可否方便进来。”

    摁?

    就在两人相互温存的时候,突然从庙外传来一道声响,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来人正是上官秋羽,倒不是上官秋羽一直在留意天隐,而是在昨夜,他受到自家便宜爷爷的一封书信,所以才会有今日破庙之行。

    一来便碰到两人在破庙中秀恩爱,这让他不由心里一阵吐槽‘秀恩爱,死得快’。

    见到来人乃是上官秋羽,天隐不禁上前一步,挡在了红袖身前。

    不过,在看到影老也跟来之后,其脸色不由一阵煞白。

    上官秋羽见天隐对自己一脸警惕模样,以及周身凌乱的气息,这让他不由露出一丝尴尬。

    想到若是自己早一天接到自家便宜爷爷的信,自己也不会对天隐下这么重的手,致使人家如今对自己貌似很有成见。

    不理会天隐的举动,上官秋羽将目光转向天隐身后的红袖,见其身着男人服饰,接着又看到满地的碎布衣裳。

    上官秋羽不由张了张嘴,露出意味深长的目光审视天隐,紧接着故作恍然大悟,对其露出佩服之色。

    他没想到天隐这么叼,竟然在这种地方野战,还玩的这么嗨,这让他不由想到,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天隐起初见上官秋羽盯着红袖看,其不禁便要发怒,不过在见到上官撇了撇地上红袖破碎的衣物。

    对自己露出佩服之色后,绕是他脸皮厚,亦是顶不住上官秋羽戴着有色眼镜看他的神情。

    这使得他不禁有些气急败坏道:

    “有何事?”

    显然,天隐亦是看出来了上官秋羽前来貌似没有什么恶意,又想到自己一身是伤都是拜其所赐,所以,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见天隐貌似对自己打伤他的事情,满肚子怨言,为了缓和气氛,上官秋羽不禁竖起大拇指道:

    “没想到天隐兄乃是如此不拘小节之人,小弟佩服,佩服。”

    “你”

    有道是骂人不骂娘,揭人不揭短。

    这种让人尴尬的事情被人看出,然后说出来,这让天隐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有心却无力反驳。

    “本姑娘自愿的,与你一外人何干,难道堂堂镇国公的孙儿,这般喜欢多管别人的闲事吗?”

    倒是一旁的红袖,见自家爱郎被上官秋羽一阵挤兑,也顾不上害羞,其不禁瞪大着双眼,怒视着上官羽。

    见天隐身后的红袖,一副护犊子泼辣模样,上官秋羽不禁呆愣了两秒。

    没有与其争辩,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于是,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天隐道:

    “天隐兄,昨日的误会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毕竟在下事先不知晓你的身份。”

    天隐一脸疑惑接过上官秋羽递来的信封,不清楚他弄的是哪一出。

    不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是对方真的想把自己怎么样,自己根本无力反抗,甚至还会连累身边的红袖。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上官秋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如今又专程来这,定然自己有事,姑且看他如何。

    …………

    19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