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网游文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肆叁零章 奇怪的楼梯

    “不是……”高楼残照似乎很焦急,“哎呀,这事情我说不明白。”

    正说着话,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高楼残照也不废话,直接就开始用行动来解决问题。

    正在楼梯上等着高楼残照的肇裕薪等人,忽然就听到了一个重物坠落的声音。

    紧接着,就看到高楼残照如一个大球一般,从更高的台阶上滚了下来。

    队伍之中唯一的女性——美雅,毫不犹豫的就发出了欢迎的尖叫。

    随之而来的,是二贤与二宫联手组成的安全网,在第一时间迎上了滚落下来的高楼残照。

    高楼残照很显然不具备依洁的惯性,二贤与二宫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将他拦阻了下来。

    肇裕薪见到高楼残照这样的出场,心里一时间还有些不是滋味。

    他觉得,一定是他把高楼残照逼得太紧了。人家为了赶路,都已经放弃了直立行走,改为滚动向前了。

    轻轻拍了拍,刚刚才放弃模仿历史的车轮的高楼残照。肇裕薪主动承认错误道:“兄弟,辛苦你了,我不该催你的,是我不好。跑了这么长得路,你累坏了吧?”

    高楼残照忽然就觉得十分委屈,含着眼泪回答肇裕薪道:“老大,真不远。”

    肇裕薪再一次拍了拍高楼残照的肩膀,说道:“好兄弟,苦了你了。我懂,我都懂。”

    高楼残照这回是真的有哭的心了,他翻身站起,用宽厚的手掌按住肇裕薪的肩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肇裕薪看高楼残照这么正式的样子,抿了抿嘴,说道:“好兄弟,有话你就说吧,别藏着掖着。”

    高楼残照学着肇裕薪的说道:“老大,求您一件事呗。”

    肇裕薪忙说:“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高楼残照手上用劲,直接将肇裕薪推到了楼梯外面。看着肇裕薪一点一点消失在黑暗之中,他大声说道:“您自己跳一回就什么都明白了。”

    肇裕薪顿时就想骂几句高楼残照泄愤,却发觉自己眼前的高楼残照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最重要的是,他刚刚打算开口,后背就忽然一痛,将他的话直接憋了回去。

    此刻,接替了肇裕薪等在楼梯上的高楼残照,原本以为周围的三个NPC多少也得说他几句鲁莽什么的。

    没想到,少了肇裕薪在身边,这仨NPC就好像是看不到他一般。自顾自的聊着天,完全忘记了还有高楼残照这么个人。

    无可奈何的高楼残照只得给肇裕薪发了一条消息:老大,你是聪明人,你自己看一下就明白了。我是个粗人,这事情我怕我嘴笨,说不清楚。

    令他抓狂的是,消息就好像石沉大海,肇裕薪也没有回他的消息。

    接到了消息的肇裕薪,只是会心一笑,便打量起周围的景色来了。

    不得不说,眼前的景物十分的熟悉。如果肇裕薪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跟老巫医的宅院一模一样。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肇裕薪快步走进了走廊之中。

    映入眼帘的,已经不是肇裕薪记忆之中,那个雕梁画栋美轮美奂的走廊。

    眼前的这个走廊,触目之处,全部都是被烟熏的黑灰。

    凭借肇裕薪的眼力,只能勉强透过这些黑灰看到之前描绘美景的一点点底色。

    偏偏,肇裕薪只要一近距离观察这些黑灰,就会闻到一股十分难闻的刺激性气味。

    肇裕薪心里十分清楚,越是这样的反差,越能证明,这就是之前他来回走了许多遍的走廊。

    因为,就算小镇上所有的房子的格局与装饰都一样。也不应该出现一条,凑巧也被黑烟熏过的走廊。

    从黑灰散发的刺鼻气味上,肇裕薪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是焚烧之前的怪物造成的影响。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也不敢多做逗留,快步的向着老巫医的卧房走去。

    残破的门板勉力遮挡着黑洞洞的门口,肇裕薪轻轻一碰,门板便倒在了地上。

    对于这扇被破坏的门扉,肇裕薪也是极为熟悉。不过,他并没有多看一眼这扇门。

    肇裕薪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已经变得漆黑的房间之中。

    从墙壁上黑灰的覆盖层次可以看出,正对着门口的那面墙墙角下,是灰尘最集中的地方。

    肇裕薪知道,那是之前的怪物待的地方。从这房间的情况来看,那怪物显然已经被烧成了一地的灰烬。

    怪物被成功杀死了,肇裕薪心里绷着的弦,总算是松开了一根。

    快步再回到之前他跌倒的位置,肇裕薪发现了一个与他们之前下楼时一模一样的楼梯口。

    快速向前几步,肇裕薪直接就想重新进入这个楼梯口。不想,却从楼梯口上凌空走了过去。

    正在疑惑这楼梯口会不会是自己的幻觉的时候,肇裕薪接受到了一条系统提示。

    “距离您再次进入回廊,还需要等待17分43秒。”

    肇裕薪一瞬间就抓住了一丝头绪,整个人就好像被雷劈了一般,从头到脚,由内而外,透着一股说不清的通明感。

    或许,高楼残照说的“等五分钟”,根本就不是在赶路,是在等待重新进入场景。

    翻出了之前高楼残照发来的消息记录,看到了自己接受消息,赫然就是在十二分钟之前。

    肇裕薪知道,高楼残照从楼梯上跳下来,也是出现在了自己现在呆的这个位置。

    期间经过的那半个小时,根本就不是在持续下落,而是高楼残照用来等待场景重新开放的时间。

    可是,自己明明是向着“侧面”跃出,为什么会出现在地面之上呢?

    这个情况,是变得什么魔术?

    这个奇怪的阶梯里面,莫非真的是一个高维度空间?

    那么,又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开他呢?

    一连串的问题快速涌进了肇裕薪的脑海,让他刚刚有些松弛的神经,再一次绷紧到了极限。

    当一切都拉扯到了不能再拉伸的地步,肇裕薪的脑海之中,忽然传来了“啵”的一声。

    这个声音当然不可能是真实存在的,肇裕薪却好像是遭遇了大爆炸一般,快速的理清了所有的头绪。

    焦躁的反复在楼梯口踱着步子,肇裕薪脚下突然一空,他也像高柳残照那样,直接就摔下了楼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