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七章 特里亚河大会战16

    “这家伙!难道是个怪物吗?”

    战场西方的法术阵地内,伊迪驻着剑气喘吁吁。

    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法术阵地了,除了两个机警的高阶法师当机立断地逃离节点,其余守护节点的法师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被海灵顿屠戮一空。

    缺少法术阵地的援护让人数本就处于劣势的洛森特军团节节败退,海灵顿在法术阵地中开启无双模式,任由夏洛特、伊迪、艾儿如何努力,也无法阻止海灵顿对法师团的肆意杀戮。

    他们仅仅能够做到的,只是拖延海灵顿的进攻、消耗他的体能而已。但战斗持续了半个小时,被夏洛特评价为在压榨潜力战斗的海灵顿却依然压制着己方。

    以一人之力压制整个法术阵地,哪怕这些年来与数不清的强敌交手,夏洛特也对海灵顿的强悍瞠目结舌。

    缺少法术阵地的援护,霍森特军团的牧师与随军法师团再无对手。他们不断释放各种增益、攻击法术,尽情发泄着一开始被压制的怒火。伯伦特构筑的最后一道防线在留下一地的死尸后节节败退,坡道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每一秒都有战士被这双方构建的绞肉机给撕成粉碎。

    “夏洛特!快想想办法!”

    又一次挡下海灵顿的攻击,手足发软的伊迪觉得全身的肌肉酸胀不堪,他甚至快要握不住自己手中的剑。

    夏洛特等人根本拦不住海灵顿对法师团的杀戮,他们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在保护自己、消耗敌人的同时,阻挡住海灵顿对本阵伯伦特的攻击。

    海灵顿将最后法术阵地内最后一名来不及逃跑的法师斩杀,站在尸横遍野的阵地中用不含一丝感情的淡金双瞳看向夏洛特。他的脚下堆满了尸体,有法师的、也有负责保护法师的骑士、战士的。

    短短半个小时,意识到击杀伯伦特、夏洛特极难的海灵顿放弃了一开始的想法,以一人之力在阵地内杀戮数百战士,搅得防线鸡犬不宁。

    “可恶!你有听到我说话吗?夏洛特!”快要脱力的伊迪偏头看向夏洛特。

    后者褚红色双瞳闪烁无数淡金符文,符文忽明忽灭,隐没的符文仿佛沉入无尽深渊、又在下一秒化为全新的符文在双瞳浮现。

    这半个小时中,除了一开始海灵顿发动的几次攻击外,夏洛特只有在对方想要突击本阵时方才出手拦截,其余时间一直淡漠地站在原地,坐看伊迪与艾儿的行动。

    “闭嘴啦!笨蛋伊迪!”艾儿精致洋服破破烂烂,银发幼女呲牙威胁伊迪,又转向夏洛特,“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

    她知道夏洛特在做什么。

    法师在不断观察海灵顿的行动,以星空冥想法、记忆处理术、万象魔眼三大秘法为基础,快速演算杜鲁门的魔能流向。

    这是唯一的胜机,他必须再次重现阻击战时的奇迹,解析出对方使用战技时在体内的魔能流向,好做出最佳的应对方案。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记忆处理术全速运转,在无法看清对方魔能脉络的情况下不断推演。夏洛特的大脑处于高热状态,但偏偏意识却极端清醒。

    “到此为止了,夏洛特.克莱德曼!”海灵顿大剑一指,他虽然狼狈不堪,但看上去却精神奕奕,毫无一开始脱力的模样。

    “你说的是你自己吧?你还能剩下多少体能?神性的力量快要侵蚀你的身体,我能看到你体内那被搅得一团乱麻的血管脉络,现在的你根本就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98.7%!还差一点!

    夏洛特脑中急速推演,记忆处理术如超级计算机般将目前的推演进度实时反馈。

    他必须得拖住海灵顿最后的时间。

    “但你也同样如此,我能感觉到,你体内的魔能池几乎快要干涸。召唤威克里夫和使用那双红色的眼睛,对你的消耗同样很大吧。”

    ——99.2%!就是这样,让我拖延时间!

    “没错!但我猜你绝没想过我能把你逼到这种绝境。哪怕你今天胜利了,以你现在的身体损耗,未来在实力上也很难再进一步。甚至如果继续下去,你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废人。海灵顿,你真的打算继续吗?”

    “这个不劳你关心,班恩冕下的神力浩瀚无边,他会治好我的。”

    ——99.8%!还差最后一点时间!

    海灵顿举起了大剑,“这儿不是我的埋骨之所,而是你给自己造下的坟墓!”

    电光一闪,海灵顿以超越想象的神速攻击!常人眼中浑身燃烧银焰的海灵顿甚至停留在原地,但那只是视网膜留下的残像!

    以神性作为助燃剂,燃烧魔能与生命力的海灵顿无法阻挡!

    然而……锵——

    “是吗?”

    与淡漠红瞳不相符的,是夏洛特唇角那一抹诡异的笑容。

    同样的银焰在夏洛特身上燃烧,海灵顿身上的银焰顺着两人抵住的武器往夏洛特身上蔓延,却诡异地未曾伤害他分毫!

    夏洛特咬着牙,因杜鲁门的怪力而压弯了腰,但他却笑得无比开心、张扬!

    “是不是感觉神性的力量不受自己操控了?”

    海灵顿试着收回银焰,却发现银焰就像初生的婴儿,分不清谁才是它真正的父母。它在动摇,它在疑惑!

    “我看到了你的疑惑!你的震惊!你的恐惧!”

    夏洛特冷汗直冒,怪力在压迫他,同样的,银焰虽无法直接伤害他,但其中蕴含的神性力量却对窃取它的盗贼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和伤害。

    运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模拟窃取神性的运转,短短一瞬,夏洛特就如曾经的蜜尔娜般体内千仓百孔、意识海飘荡不休。

    “你对我干了什么?!”

    海灵顿想抽回剑,却发现两人以银焰为链接,摇摆不定的神性力量让他们如连体婴儿般难以分离。神性被欺诈,误以为两人是同一人。

    “放开我!!!”海灵顿彻底慌了!

    “我看穿了你的战技,我模拟了你运转神性的方式。然后我欺诈了神性,让它误以为我们是同一人。”夏洛特快要坚持不住了,但他却咬牙做出断言,“看到我的眼睛了吗?这双魔眼看穿了一切,它看到了你的未来,而你的未来——只有死!”

    夏洛特大吼一声,与此同时,再也坚持不住的他放弃了对神性的争夺。

    海灵顿作为神性的主人,原本就占据上风,不过因夏洛特那超越常识的能力给打乱分寸,方才被占了便宜。

    这下夏洛特放弃抵抗,顿时神性银焰猛地朝使劲全力的海灵顿回缩,错误的判断让银焰突然缩回海灵顿体内,与此同时,艾儿突然闪现朝他胸前拍出一掌!

    处于震惊状态的海灵顿来不及防御,缺少银焰保护,一颗星屑旋转的璀璨珠子直没海灵顿胸口。他怒吼一声,一剑劈飞艾儿,还想继续攻击倒地的夏洛特,一旁的伊迪却猛地将法师拽开。

    一剑挥空,海灵顿还想再追,却捂着胸口跪倒在地。

    原本就靠神性强撑的海灵顿胸口被虚空碎裂之珠搅成粉末,透支的体能、生命反噬自身,所有的疲累如潮水般涌上,他捂着喷血的胸口,难以置信地看着同样虚弱的夏洛特。

    两个互相想致对方于死地的死敌隔空相望,却再没有初见时的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一个浑身抽搐倒地不起,一个捂着胸口虚弱不堪。

    最后的结局,却是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