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燕4燕歌行(4)

    吴非一怔,想不到立生阁主居然也是一位药修。

    其实林之羽是小竹林掌门,小竹林既然出药修,和燕歌城的映月阁相交也不足为怪。

    龙少君愕然道:“拾柴家请了什么高手,这么厉害?”

    那年轻人道:“你自己进去看好了。”说完,匆匆要走。

    吴非一抱拳,拦住年轻人道:“在下刚从映月阁出来,立生阁主今日出去了,你现在去找他,只怕要走一趟空。”

    龙少君哼道:“次开鉴,爷爷也是请了立生阁主,但他说舅舅死了,要去奔丧,也不知真的假的,这次再找什么借口,我一定要去调查一下,若是敢骗我们,叫他映月阁开不下去!”

    那年轻人焦急地搓着手道:“那怎么办,拾柴家今天请来的高手,绝对不是一般的大师,爷爷这么沉稳的人,居然一局未胜,我,我要去找谁呢?”

    龙少君道:“二哥,你是不是要找药修来帮忙?”

    “是啊,但我现在出去,怕是拉谁来也没用。”

    那年轻人乃是龙少君的二哥龙少宇。

    龙少君一指吴非,道:“这是我找来的药修,他说他很厉害,我带他进去看看,说不定能帮点什么。”

    龙少宇扫了一眼吴非,道:“他这么年轻,不可能是拾柴家那人的对手,我还是去映月阁碰碰运气吧。”

    忽然里面传来一片叹息声,龙少宇面露惊容,道:“第五局也输了吗?”

    龙少君愕然道:“第五局都输了,那算爷爷剩下的全赢,也只能拿到燕歌城四成的份额,今天不会一局都拿不下吧?”

    龙家和拾柴家争燕歌城的经营,是九局定胜负,算一方赢五局,也要把剩下的开鉴全部开完,因为多赢一局多占一成份额,龙家以往战胜拾柴家,也只是多一两局的占。

    龙少宇一跺脚,道:“算现在天掉下一个圣师帮我们也晚了,走,我们进去看看再说。”他推门而入,吴非和冬薇跟在身后,迈步从侧门进了大堂。

    只见这间大堂十分宽敞,四角立着大柱,间却是没有支撑,全靠四根顶梁架空,堂摆了两张长桌,大堂光线有些灰暗,只有两张长桌的周围有萤石照亮。

    一张长桌后坐了五人,站了两人,另一张长桌后却只坐了一位老者。

    堂边有四五十人围观,他们脸色凝重,一语不发,吴非几人进来,都没人注意。

    长桌后独座的那老者,穿了一身红袍,看相貌五十下,身板笔直,一对鹰眼应该很有神,可是此刻却是一副颓然之色。

    吴非向老者对面看去,猛地吓了一跳,坐在最右边的一个锦袍少年,赫然便是司马家的司马亦鸣,而他背后垂手而立的黑衣老者,正是剑嗲。

    “他怎么来了燕歌城?”

    吴非心惊疑不定,想不到自己会在这样的地方遇到司马少,目光一转,落在司马少身旁的一个黑衣妇人身,这一看不要紧,又吓了一跳,因为那妇人他也见过,正是夏花苑的主人菊夫人。

    此刻菊夫人脸带着微笑,意态十分悠闲。

    五人正坐着一位身材修长的白衣年男子,这人看去四十岁左右,神情有些慵懒,吴非心底一惊,这位清秀的年人他曾见过,当日在夏花苑,清笛长老和心媛大师开鉴时,他曾露过面,当时这人站在菊夫人身旁,两人似乎关系不一般,连主持开鉴的海宗师都对他遥遥相敬。

    年男子身旁,是一位穿了紫色绸衣的老者,他的脑袋有些大,坐在五人十分显眼,此刻他一脸得意,眼放出异彩,吴非猜测,这人应该是拾柴家的家主,他对这个紫衣老者没有好感,觉得他的眼神十分贪婪,像个赌徒。

    最左边坐的那人,是一位黄衣少女,吴非看清那少女的脸庞,又是一惊,因为这少女他也认识,居然是燕秋寒,他在舒城精英弟子试时有过交集,听说她好像是燕宵国的一位公主,想不到居然在这里遇到。

    燕秋寒秀眉微皱,似乎对开鉴并不感兴趣。

    龙少君对吴非低声道:“我爷爷不太喜欢人帮忙,虽然他大多数时候能战胜拾柴家。”

    吴非暗道:“司马少是什么身份,他能陪在下座的一定不是普通人。”他身子一转,悄悄给自己换了一副面容。

    “你,你干吗?”

    龙少君对吴非的易容有些愕然。

    “你爷爷对面坐的,有一个人我不想见到!”

    冬薇看见司马少,也马伸手在脸一抹,戴一张人皮面具,她最讨厌的两个人是萧逸和司马少,爹爹还想让她去巴结。

    龙少君道:“姑娘,你怎么也要易容?”

    冬薇道:“我也一样。”

    龙少宇这时走到独坐老者身后,低低说了几声。

    那老者乃是龙家家主龙漫天,他刚才连输五局,败局已定,脸色十分难看。

    吴非看到龙漫天不耐烦地挥挥手,龙少宇有些无奈地退了下来。

    对面的菊夫人忽然站了起来,呵呵一笑道:“老爷子,今日两边定下九局定输赢,现在拾柴家胜了五局,剩下的怕也没什么悬念了吧?”

    龙漫天老脸一红,抱拳道:“陆先生太厉害了,不知夫人有何指教?”

    菊夫人道:“妾身有个提议,不若两边只赌一局,老爷子这场赢了,今日的开鉴,便算龙家获胜,先前我们赢的五局都不算!”

    龙漫天眼光芒一闪,道:“只赢一局便算赢,若是输了呢?”

    菊夫人微微一笑,道:“若是输了,龙家在燕歌城的产业,全部交给拾柴家运作,如何?”

    这个条件让所有人都为之愕然,如果让龙家的产业交给别人运作,那等于彻底玩完。

    在燕歌城,龙家和拾柴家之争已经二十多年,他们的开鉴试只是争夺燕歌城的份额,从来没有将整个产业交给对方运作过。

    龙漫天冷冷一笑,道:“夫人这是开玩笑吧?”

    菊夫人呵呵一笑,道:“我们输了,拾柴家也是一样,他家的产业,也交给龙家。”